Angel

Destiny「1」

〈本文纯属虚构,与真人无关〉

〈也许会删,也许会留坑〉

BGM:曹方-《冰川》


1)剧情结束,帷幕又拉开。


王俊凯这辈子都没有想到过,原来在他的生命中,也会发生一场重大变故,足以把人生的轨迹全部改变,把一切有关平稳未来的规划全部打碎,管你愿不愿意,反正各种分不清好坏的事都挤在你面前,由不得你逃避。

以前他总是抬头去看窗外的天空,现在他总是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的客厅再打开电视。他不过是个刚到十七岁的少年,快要读高二,凭什么要求他像是个在社会上生存很多年的成年人一样,什么都能处理好,什么都能考虑好。

毕竟,也没有谁完全为他考虑过。

在王俊凯刚到十七岁的时候,父母正式提出了离婚。他一开始并不相信,也极力争取过,最后就麻木到面无表情地抬头开口说:“你们有完没完?天天在这里互相折磨有意思么?一刀两断知道么?非得一遍遍磨,要磨谁啊?”

之后不久,父母就真的离婚了。

王俊凯想了一段时间,最终跟父亲一起生活,他实在不懂得怎么面对那样坚强又脆弱的妈妈。并不像大家说的那样,一阵吵闹,彼此心灰意冷,要很久很久才能提起精神来鼓起勇气面对生活,至少王俊凯和家人不是这样。生活还要继续,他马上要到高二了,没有心思把时间花费在其他事情上。你问我有什么事?抱歉,请高考之后再提,否则免谈。

从冬季到夏季,天完全黑尽的时候,王俊凯都会慢慢地走到书房,把门紧紧地关严,不愿意面对任何人。他把所有注意力都用在面对几何证明题和物理化学公式上,有时候卡住,他会一脚踹向桌子把椅子蹬得好远,顺手抓起几本什么书丢出去,管他会不会发出什么巨大声音。在不面对同学、亲戚的时候,他所展现出来的一面就是很少有的冷漠和急躁。

王俊凯确实有受到过影响。“过”,都已经过去了。偶尔会自己发脾气,然后又很冷静地低头做题,不管不顾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王俊凯的爸爸不懂得怎么和他谈,等到发现儿子的不对劲儿时,黄花菜都凉了,提及起来的时候总是会换来王俊凯的一个白眼儿外加一句话:“拜托爸,你能不能别那么幼稚。”

如果日子一直这样活下去也就罢了,半年之后,王俊凯爸爸忽然跟王俊凯说:“儿子,明天爸带你去见一下何阿姨,还有他儿子。”

王俊凯原本正在做题,听到这句话沉默了两秒。他想了很多很多,也明白了很多很多,他会有一个新的妈妈,只不过或许他可以不叫这个称呼;他会有一个哥哥或者是弟弟,那个人也许会瓜分掉他爸除了对工作以外的关心。

“他比我大吗?”

王俊凯爸爸还没有反应过来,“谁啊?”

王俊凯从一堆试卷和书本中抬头,有些不耐烦,“我说那个儿子。”

“哦,哦。他……比你小,小一岁,你上高二他就上高一了。是你弟弟。”

王俊凯的眼睛微微眯起来,亲近的人会知道,这要么代表他在思考什么,要么代表他在生气。很显然不可能是前者,因为他话语里的温度都降至冰点。他说:“你急什么啊,我还没说他是我弟弟呢,嗯?爸?”

王俊凯的脸上挂着嘲讽的笑。他不是不开心会有新的家庭,而是不开心——有人会打扰他,这让他很烦。

“行了,你不用跟我说了,明天我去就是了。只要不打扰我,无所谓你怎么做。”王俊凯又低下头,“我不会欺负他们,随便你怎么对他们好,怎么忽略我,我从来没想过高考之后留在这里。你不用问我的意见,当然我说了也没用。”

王俊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你不可以说他是彻彻底底的叛逆少年,因为他没有为了新家庭而和他爸大吵一架,反而说“无所谓”。可是他表现的,的确很冷漠。类似于“你爱干什么干什么,对谁好还是忽略我我都不在乎”这种感觉,因为他不在乎他爸爸做什么。

王俊凯爸爸欲言又止,想了很久才艰难开口:“我知道这样做很对不起你,可是……”

“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可以去选择你想要的生活,这是你的权利。无论你把不把我当作儿子我都无所谓,真的。我不会对阿姨和那个男孩不好,他们都是好人。信不信我,也随你。”王俊凯依然在不停地写题,头也不抬地回答。

然后,他爸爸看了他很久,很久。

他们是在一家餐厅见面的。一开始王俊凯他爸倒是很紧张,生怕犯了什么错惹得人家不开心自己儿子也不高兴,一直到王俊凯冷着脸说了句“爸你真的不用这么视死如归,我又不是能把地球炸了”,才尴尬地笑笑,神色平静了些。

何阿姨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有一双漂亮的杏眼,而且很聪明。她看到对面王俊凯站得笔直,对他爸笑了一下赶紧说:“来来来,小凯,快坐下。”

王俊凯如梦方醒地忽然抬头,拉开椅子坐下,微微眯了下眼。

他看到有一个很瘦很白的男孩子站在旁边,不停眨巴着比他妈妈还漂亮的杏眼,很紧张的样子。王俊凯低下头,微微笑了一下,在抬头的一瞬间又收敛回去。然后他起身拉开了两张椅子,“何阿姨,你坐。……你也坐。”

何阿姨满脸惊喜,笑着说谢谢,那个男孩瞪大了眼睛,也做了下去,轻声说了句谢谢。王俊凯想了想,觉得在场的所有人都比他紧张。

“小凯,这是何阿姨的儿子,王源。你可不要欺负他啊。”

“源源啊,这是你哥哥王俊凯,以后你俩要好好相处。”

看着这俩人紧张得手足无措的样子,王俊凯低头乐了。当他爸爸提到“弟弟”的时候,他忽然抬起头,眯起眼睛,然后神色如常地继续放空。

忽然王源低声跟他妈妈说了些什么,然后离开了座位走向洗手间。王俊凯他爸赶紧使了个眼色让他也过去,王俊凯无可奈何地也起身去找王源。

王俊凯斜靠在墙边静静地看着王源洗手和发呆,王源转头看见了一直盯着他的王俊凯,张了张嘴巴想要尖叫,然后又压了回去。

“你吓死我了。”王源回身拍了把水在脸上。

王俊凯并未回复这句话,反而单刀直入地问:“你不可能只是来洗手间的,应该是你不想在餐桌前多做停留,或者说……你不想看到我们。”

“倒也不是啦……就是感觉在那样的环境里,很闷很闷,太紧张了。”王源想了一会儿说。

王俊凯没有再说什么,只不过一直靠着墙打量着王源,王源也靠着墙发呆。

忽然王俊凯转身向外走去,“走了走了,你去哪发呆也比在这儿强。”

王源愣了几秒钟才跟上去,心想真是个奇怪的人。

回到餐桌前,王俊凯爸爸不放心地看了两个人一眼,又被何阿姨制止住了下一步动作。王俊凯挑眉看着他爸,很明显,如果他爸以指责他来试图让气氛显得更家常一点,他就要翻脸给难堪了。

索性他爸知道儿子的脾气,混世魔王的威力在他心中只增不减,赶紧把喉咙里那句“你怎么这么半天才回来”收了回去。

一顿饭就这么不尴不尬地结束了,何阿姨和王源跟着王俊凯他们一起回家。他们要结婚了,王俊凯和王源都知道。原本两个人以为会很讨厌彼此的,结果发现他们才是最有共同语言的人。王源看着车窗外暗下去的天空,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呼出来。

家中一切都收拾得差不多了,给王源的卧室也准备好了。家里有两个人都在读高中,为了不打扰彼此,连书房都是分开的。王俊凯他爸现在还在烦恼怎么分房间,又怕王源不高兴自己儿子还闹翻脸,那他就真的倒地不起了。

索性还未开学,王俊凯爸爸最渴望的就是在开学前俩小崽儿能够和平共处,熟悉一点,以后生活才不会是“二虎相争”的局面。

王俊凯之前提出的要求就是他的房间不能有任何人住进来,谁都不可以,即便平时也不要进去。王俊凯爸爸把这些视为敌意,无可奈何地答应了。

晚上王俊凯仍然在他房间里做题,仿佛今天发生的所有都是不存在的,什么都没有变过。

他忽然听见敲门声,笔顿了一顿,“请进。”

王俊凯看到王源有些畏惧地站在门外,眨巴着眼睛,怯生生地开口:“我妈妈让我给你送牛奶。”可怜兮兮的样子就像是只受伤的小兔子。

王俊凯起身拿过来牛奶喝了一大口,挑眉去看王源,“我有那么可怕吗?干吗要摆出一副我要吃了你的样子。”

“确、确实很可怕。”王源拼命地点头。

“哦?哪里可怕?”王俊凯继续问下去。

“现在就挺可怕的。”王源有点委屈地开口。

王俊凯笑了,咧出了虎牙,“好了小兔子,今天大老虎我心情不错,饶你一命。”

然后他看见王源愣了几秒钟,嘿嘿两声向门外跳去,真的像一只兔子一样欢天喜地。


王俊凯钻进桌子下面。他的书桌和书架连着,下面有空地,有时候他就会躲进来。

“你真的不后悔吗?”

我不知道,你不要问我。

“你真的甘心吗?”

我不知道!我说了我不知道!能不能不要问我!

然后一脚踹向桌子,因为惯性椅子带着自己窜出去好远。

“你真的不难过吗?你真的不伤心吗?你真的这样无所谓吗?”

滚!滚出我的房间!

抓起好几本书丢出去,把那些声音驱逐。





王俊凯虚脱一般跌坐在地上,看着天花板。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