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

【卡鸣】「夏日祭」

『夏日的萤火虫啊,你可以帮我找到那个金发的少年吗?』

『他站在四战之后仅存的枯败的一棵树下,澄澈的蓝眸,是如太阳一般温暖的少年。』

序篇


“Naruto……”


是有谁在叫那个少年的名字吗?还是自己在叫他的名字?

卡卡西想要睁开双眼,却难以看清前方的东西。点点荧光弥漫在白雾之中,渐渐驱散开迷雾,金发的少年站在他眼前,笑着向他伸出右手。

漩涡鸣人的手是温暖而充满力量的,卡卡西一直都知道。手掌中赫然躺着两个冰凉的铃铛,如此熟悉。只是倏然感觉到脸上有温热的东西,……是泪水吗?

明明他的写轮眼早已流不出泪水,连他的右眼也忘记了眼泪。

他听到他的学生鸣人说:

“别怕,卡卡西老师,我一直都在啊。”


目之所及,漫天萤光。


「壹」


卡卡西倏然睁开双眼,头上是猫纹的面具,像是在暗部时经常戴在脸上的式样,却略有不同。他微微抬手抚了抚面具上的花纹,耳边却忽然响起清脆的声音。

两枚铃铛上系着暗红色的绳子,挂在他的手腕上,突兀地闯进他的视线。他回过头去,金发的少年笑得灿烂,“卡卡西老师,面具还喜欢吗?”

卡卡西一怔,微微眯了眼道:“不错啊,我很喜欢。”

鸣人的手拉住了卡卡西的袖子,轻轻拽着他向前走。“走路不要发呆啊,卡卡西老师……”话未毕手又指向了红灯笼下的一个铺子,“是拉面店的大叔,我们去尝尝拉面好吧?”

卡卡西未来得及回答,鸣人便已经迫不及待地跑去。卡卡西不禁笑了,鸣人小时候就最爱吃一乐拉面,这个爱好哪怕是到了十八岁也未曾改变过。拉面店的老板早已和鸣人很熟,笑容满面地应和着:“是鸣人啊,四战的英雄归来了,我们大家都特别想你。”

“还有卡卡西老师啊。话说今年的夏日祭还真是热闹呢,那些红色的灯笼挂得一个比一个高的说……”鸣人迫不及待地坐下,“卡卡西老师,你吃什么啊?”

“就和你的一样吧。”卡卡西眼底是挥之不去的一抹笑意,话说今天竟然是夏日祭吗,果然是忙糊涂了,连这个都忘记了。还没想好应该给鸣人什么礼物呢,不过看自家学生的样子,怕是一整晚都要兴奋得睡不着了。

老板转身下拉面去了,鸣人便和卡卡西闲聊起来。“卡卡西老师,我总觉得你今天有些恍惚呢。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嗯……有吗?也许是鸣人你想多了吧,老师可是很开心能和你一起来参加夏日祭呢。”卡卡西微微勾起了笑,晃了晃右手腕,暗红绳结挂着的铃铛发出清脆声响,仿佛快要划破空气一般。

“听说木叶这儿要放烟花,啊,果然没有战争的日子最惬意。我前两天还看到木叶丸用螺旋丸轰飞了一棵树,把他老师吓傻了,哈哈哈……”鸣人并未多说,换了一个轻松的话题。

卡卡西微微垂眸,掩住眼底的疑惑,他不可能忘记夏日祭,尽管他从来都不参加。仿佛一睁开双眼,身边就是鸣人,眼前是万家灯火。

早已是深夜街上却还人来人往,穿着和服说说笑笑,唯有自己和鸣人不知为何穿着出任务时的服装。倏尔绚烂的花火划破夜空,映射进瞳孔如此明亮。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欢呼,拉面店的老板不禁感叹道:“啊,难得大家都出来呼吸空气,这么快乐呢。”

话毕两碗拉面端了上来,腾腾的热雾氤氲不清。“我要开动啦,卡卡西老师快吃,待会儿我们还要继续逛逛。”鸣人用筷子夹起一大口拉面。卡卡西闻言也开始吃拉面,视线却不由自主地移向了鸣人。

有闲暇时间仔细看看他的学生,曾经的小男孩已经成为了高大的少年,澄澈蓝眸仿佛大海一般。忽地,卡卡西放下了筷子起身,看向了外面夜空中绚烂的光芒。难得这么清闲,还是好好放松一下吧。

只是下意识觉得不安。

“卡卡西老师……”吃完拉面的鸣人拉着卡卡西奔向另外一个铺子。“你看你看,这个坠子是不是特别好看?”

红宝石一般明亮的坠子,点缀着黑色的花纹,旁边挂着白色的羽毛。鸣人自顾自地说道:“好像卡卡西老师的写轮眼啊……”

“鸣人……”卡卡西忽地抬头,视线撞上了鸣人单纯的笑脸。他总觉得今天的鸣人很奇怪,忽然提到了他的写轮眼,是要做什么?而且他的写轮眼,明明早就被夺走了啊……

“卡卡西老师有两个铃铛,挂在上面吧。”鸣人握住卡卡西的手腕仔细地挂好吊坠,付钱之后又继续向前走。卡卡西看到眼前有一片萤火的光,斑斑点点。鸣人的身影在这萤火之中有些不真实。

倏尔他回过头来,“跟上哦,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愕然怔在原地,冰凉的铃铛反复敲打在手腕上,提醒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已是亥时三刻,街道上金黄橙红的颜色织成一片,天空中烟花散尽,月明星稀,恍若隔世。鸣人忽然停下来,“老师,我们还是穿着和服逛吧,不然感觉好奇怪啊。”

和服店此时放置的和服都分外地精美,店铺的老板笑容满面,“两位是要来看看和服吗?”

卡卡西正欲开口却被鸣人接了话茬儿,“是啊,有没有合适的?不穿和服逛真的好奇怪……”

“自然是有。不过今天夏日祭,参加活动有机会得到额外的礼物。”老板说着拿出一盒细长的饼干,“两位既是结伴而行,可否试试?”

“两人咬住饼干两端,向中间吃,剩下的那部分越短越好。那么,开始吧。”老板满意地看着两个人说道。

鸣人率先咬住了,卡卡西也慢吞吞地开始。随着鸣人脸庞的慢慢凑近,卡卡西只感觉心跳乱了几拍,仿佛有一种即将被那双眼眸吸进去的错觉。正当他微微惘然之时,轻轻地“咔嚓”一声,饼干终于断了。眼前的鸣人笑弯了眼睛,“结束了哦,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只觉得耳朵发烫,他不由自主地伸手揉了揉鸣人金黄色的发,“快走了。”

不多时,二人便身着和服出来了。鸣人的和服是深蓝色的,仿佛月夜下的湖泊;卡卡西的则是纯黑色,如同此时最纯粹的夜空。鸣人仔细地把红线的一段系在自己的右手小指上,把另一段系在卡卡西左手的小指上,满意地点头。“这样就不会走散了。”

卡卡西有些疑惑地歪头,鸣人笑笑,“也对,卡卡西老师不知道这种风俗……不过,没关系。啊,老师,你把面具戴上好不好?”

卡卡西依言照做了,倏然一双手遮住了眼睛,视野一片阴暗。重新看到灯笼的光芒时,鸣人的笑容还是那样灿烂,似乎还夹杂着几分哀伤,转瞬即逝。卡卡西怀疑这就是自己的错觉,或许是花火和灯笼的光让他产生的错觉。

他不知道的是,在遮住他眼睛的那一刻,鸣人轻轻地吻了吻面具的左边。


「贰」


“庭前花木满,院外小径芳。四时常相往,晴日共剪窗……”

忽然鸣人低低地轻声说了些什么,卡卡西只是隐隐约约听见似乎是一首诗,眼前人的背影沉重而哀伤。

人们已沉溺于夜色之中,橘红灯笼高挂于店铺之前,灯光朦胧,远处似乎可见萤火点点。卡卡西几度犹豫提醒鸣人夜已深了,看看四周却发现人们还没有倦怠之意,街道上仍是热闹非凡。待行至街衢之口才终于止步,鸣人转身面对着卡卡西,笑嘻嘻地道:“卡卡西老师,你记不记得来时经过一家铺子,是买萤火虫的?”

“是吗?”卡卡西并没有印象。说来也是奇怪,木叶本鲜少有萤火虫,今年的夏日祭却会见到。鸣人想了许久,“我们往左拐吧,逛回去也许还有更好玩的玩意儿。”

木叶的人大多都纯朴善良,卡卡西想到这里不禁笑了,鸣人信誓旦旦地保证继承火之意志成为火影,曾经的孩子也成长为如今的少年……

鸣人看见卡卡西似乎有些走神,笑着挥手说:“卡卡西老师,不要走神啊,要知道夏日祭明天就没有了。”

卡卡西猛然抬头,半晌才回神若无其事地向前走,这次居然未走多久就遇见了鸣人提起的买萤火虫的铺子。透明的玻璃瓶中有几点萤火,翩然起舞,凄凄地在有限的一方天地中挣扎。卡卡西蹙眉,“鸣人……这些萤火虫是?”

“这些萤火虫,你不觉得它们很可怜吗?”鸣人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淡淡地回答,“它们从展翅飞翔的那一刻就注定即将结束短暂的一声,寿命不过一个星期,还没有机会看遍身边的景色就要永远陷入黑色的梦境。难道这些萤火虫……就只能在黑夜中迎接死亡吗?”

“萤火虫在夜晚的飞翔,是在用仅剩下的生命,跳最后的舞蹈。”

下一秒笑容重新回到脸上,“所以,卡卡西老师一定要珍惜和每一只萤火虫在一起的时光,因为它们的陪伴,是非常有限的。”

卡卡西定定地看着瓶子中的萤火虫,老板靠在墙壁上昏昏欲睡。良久,他说道:“这里所有的萤火虫我都要了。”

老板猛然惊醒,讪笑了几下道:“我好心说两句,这萤火虫只是漂亮几天罢了,早早就要死掉,若不是原本的货物还未到,我是断然不会卖这萤火虫的……”

“没关系。”卡卡西说罢,放下钱币便收走了所有的萤火虫。鸣人的手指轻轻触碰玻璃瓶,里面的萤火虫忽然欢快地跳起舞。卡卡西心里疑惑:是仙人查克拉的缘故吗?

“看萤火虫的话……还是要去草地上看嘛,对不对卡卡西老师?”

鸣人的话音刚落,拉着卡卡西袖子的手倏然用力,仿佛时光倒流一般天旋地转,下一秒睁开眼睛,两个人已身处一片草地,身旁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泊,玻璃瓶不知何时已经打开。

卡卡西抿着嘴唇惊讶地看着鸣人,后者却仿佛未曾看到一样拉着他的手向前跑,“喏,老师,那里就是萤火之森啊。不过,不急着去,坐下来看看星星也好。”

星星?月明星稀的夜,哪里去寻繁星?

卡卡西猛然抬头,月亮隐在云里,繁星漫天,身边同样也有萤火点点。是夜,倏尔有流星划破天际,若说它毫无留恋,为何要在天空中留下银亮的痕迹?若说它辗转不愿离去,为何又走得那样快?

“因为那其实是一个生命。每当有流星划过,就代表着有一个人死去。”鸣人轻轻地说,“生命消逝得很快,几乎只是须臾一瞬,就进入了‘死亡’这个定义。同样地,有人留恋这个世界,也有人厌世。”

“为什么人会老啊,为什么……人会死呢?”

卡卡西坐在草地上低着头,晚风拂过他的银发。“曾经带土死的时候,我不明白为什么有战争。琳死时候,我却在想自己怎么这么没用。战争,疾病,衰老,现在的世界不就是这样吗?人终归是要死的。”

“但是生命停留下的那些时间,虽然并不一定人人相等,却同样独一无二。”

鸣人笑着摇摇头,“不是哦卡卡西老师,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繁星闪烁成为星河,湖泊静谧波光粼粼,夜晚的风带着凉凉的湿意和鸣人的话,吹进了卡卡西的心底。

倏尔,萤火虫飞舞着,翩跹于两人的身边。卡卡西伸手想要握住,却徒劳无功。鸣人坐在湖边外头注视着美丽的湖面,夜将湖水染成墨蓝色,波光粼粼倒影着星光,像是在温柔地倾吐心事。

鸣人伸出手,虚无地握一握,再握一握,摊开手掌却仍然只有一片虚无。

“鸣人……你可以告诉我你是怎样做到瞬间转移的吗?”

鸣人猛然抬头,犹豫了几秒笑着回答:“什么啊,我又不是佐助,怎么可能有那种力量呢?”

卡卡西摇摇头,“是你把我从夏日祭的街道拉到了萤火之森的入口,站在这片湖泊的岸边……鸣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告诉我好不好?”

“不可以,现在还不是时候……老师迟早会知道的,可是我不想让你现在就知道。”鸣人笑着摇摇头。

“是吗,我总会知道的……”卡卡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脸色倏然一白。未待他发话,鸣人便笑着起身拉住他的袖子。不同于忍者为了便于行动而身穿的衣服,日式传统和服的袖子分外宽大,稍稍一拉便可拽住。卡卡西未曾想过鸣人竟是力道大得连他都挣脱不得,只能疑惑地看向自己的学生。

“卡卡西……老师,”鸣人的笑容有些勉强,“不要再问下去了,你不会想要知道的……”

卡卡西明白鸣人是铁定心不想让他知道,善解人意地作罢。他知道鸣人不想告诉自己一定是有道理的,身为老师却不愿信任自己的学生,那他真是愧对于第七班了。

“萤火虫……都飞走了吗?”卡卡西抬头望向天空,只剩下漫天繁星,那些萤火虫的光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

鸣人低下头来,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看样子已经很晚了……那就趁着夏日祭还未彻底过去,抓紧时间多玩玩吧。”

倏尔拽着卡卡西袖子的手猛然用力,仿佛是时空折叠一般,恍然间卡卡西仿佛看见星河流动起来,汇聚在天边不知名的地方。

视野猛然一黑,仿佛陷入了黑色的梦境。

注:章「贰」开头部分为歌手程璧的诗,同为她歌曲的歌词。据说这是她小时候和奶奶一起生活的真实写照,因为觉得很好所以摘录下来写在了文章里。


「叁」


眼前的漆黑逐渐出现些许明亮,墨绿色渲染出森林中的模样。萤绿的光氤氲出一小片景物,原来这森林中竟也有萤火虫……萤火之森?

卡卡西猛然睁开眼睛,眼前竟又变换了景色。明明之前还在森林的入口,现在竟然……进入了森林?

鸣人倚靠着一棵巨树的树干,看上去像是睡着了一样,却有着掩饰不住的疲惫。“鸣人?鸣人?”卡卡西试探性地碰了碰鸣人的脸颊,手腕却忽然被抓住。定睛一看,少年睁开眼睛笑得调皮又温暖,“卡卡西老师,抓到你了。”

“鸣人,这么调皮可不好。”

“哎,老师。”鸣人自顾自地抓住卡卡西的袖子站起来,拉着他向前跑,“你知道吗,这片森林原本被四战摧毁得差不多了,可是却以惊人的速度重新生长,甚至今年的夏日祭已经有萤火虫出现。所以说,它还是神奇的森林呢。”

卡卡西偶然间看到月亮已经高高地挂起,清晰地镶嵌在夜的幕布上,正所谓“月明星稀”,之前的繁星都已经消失了。“这是……时空间忍术吗?”卡卡西低喃着说。

鸣人闻言身形一僵,良久才撑起有些牵强的笑容,“天晚了,我也有点儿累了,不如我们坐下来聊聊天吧。”言罢便席地而坐,靠了在大树边上。

卡卡西也坐下来,静静地看着鸣人的脸。

“卡卡西老师,你有没有什么话想跟我说?”鸣人忽然笑了。

“有什么话……我不是很清楚呢。不过记得第七班刚刚成立的时候,一直觉得你很调皮,一度担心水门老师会不会责怪我没有管好你。不过四战之后你成了英雄,柱间细胞再生的手臂也融合得不错,我觉得很放心。”

“只有这些吗?”鸣人的笑容仍然很灿烂,只是语气中带着一丝质问。

“卡卡西老师……”

“你……不是喜欢我吗?”

犹如惊雷在耳边炸响,卡卡西瞪大了眼睛看着鸣人,仿佛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

“鸣人,玩笑不要开过头……”

“我并不是在开玩笑,老师你应该知道的。”鸣人打断他道,“难道不是吗?骗得了别人骗不过自己,不是师生间单纯的友善,而是……喜欢,对吧?”

鸣人的笑容仍然很灿烂,仿佛他什么都没有说过,什么都没有发生。

“不过不用担心,我来可不是为了和卡卡西老师说这件事的说……可是老师,到底怎么样你心里应该很清楚才对,再怎么自欺欺人也瞒不过自己。”鸣人微微侧头看着卡卡西的脸,似乎在等待着一个回答。可惜良久卡卡西都只是难以置信地瞪着鸣人,没有或者说不敢说一句话。

鸣人闭上眼睛把头又转了回去,“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卡卡西老师……”

“还真是懦弱呢。”

是我懦弱吗?

这么说的话我的确无从反驳。

我连自己的心中是怎么想的都不知道。我只会逃避啊,以为他不知道,实际上他什么都明白。而我……作为老师,却连一个回答都给不了。

我啊……

的确很懦弱。

眼前一片忽然起了雾一般模糊,等到恢复清明之时身前赫然出现了一座木屋,鸣人已经一步一步有些踉跄地向着那边走。卡卡西犹豫着要不要搀扶一下走得莫名吃力的鸣人,手终归还是慢慢地垂下。

木屋的门“吱呀”一声开了,迎面走出来的少年长长的黑发束在脑后,一直垂在腰间,手上和腿上缠着白色的绷带,一双月白色的眼眸沉静如水。倏尔少年看着鸣人轻轻地笑了,“你来了啊,鸣人。”

卡卡西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这个分外眼熟的少年明明就是……

“是啊宁次,话说咱们也好久没见面了的说,过得还好吗?”

日向宁次……那个死后终于摆脱“笼中鸟”的少年……

四战中明明已经,牺牲了……

如今却好好地站在这里!

鸣人微微回头看着卡卡西震惊的神情不禁弯了唇角,“跟上啊卡卡西老师,怎么说也是许久不见的故人,难得重逢总要叙旧一番。”言罢跟着黑发的少年向木屋中走去,身影渐渐隐没在黑暗里。

卡卡西疾步追上去,木屋的灯在此时忽然点亮了。他伸手握住了鸣人的手腕,出乎意料的是冰凉的感觉。“等一等,鸣人,宁次他……明明已经牺牲了,怎么会……”

“在这里,宁次从来都没有死过啊。”鸣人眉眼弯弯,眼眸中似漾着最澄澈的泉,许是因为灯光昏暗,却如同夜色下的湖一般深沉,酿着卡卡西不能理解的复杂。

这一次,是卡卡西主动握上了鸣人的手,他坚定不移地向前走着,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鸣人置身于危险,这是卡卡西认为的。

鸣人笼在袖子中的手难以察觉地颤抖了一下,面上却仍然是一副仿佛面具一般的微笑。

屋内烛光昏黄,明明方才还觉得木屋分外狭小,现在却恍然大悟竟是个大得走不完的地方。半晌终于明白,这哪里是个普通的屋子,分明就是施了术。

“卡卡西老师……终于,到午夜了……”

手腕上的两枚铃铛忽然叮铃作响,明明无风声音却分外清脆。铃铛的声音仿佛是一根针,串联起了卡卡西脑海里散碎的记忆。他猛然低头看向了铃铛,觉得分外眼熟。倏尔眼前一片光明,亮得目眦欲裂……

“哗――”耳边竟似乎响起了水流的声音,隐隐约约,听不大清楚。

方才手中紧紧握住的手不知何时已经不在。

卡卡西只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只能看见鸣人站在他面前笑得一如既往,分外悲伤。

他说。

“卡卡西老师……再见了。”

“我喜欢你呀。”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原来啊,那两个铃铛,是当初入学时让鸣人他们去争抢的铃铛啊。

“鸣人……”

眼前金发的少年慢慢地凑过去,嘴唇上有了什么触感,两个人以地老天荒的姿势紧紧拥抱在一起,仿佛永远都不会分开。

然而,少年的身影渐渐消散成为点点萤火,寻觅不见。

“鸣人!”

身边忽然温暖如春,最后一点萤火也消散了。

夏日祭,终归还是结束了。


「肆」


卡卡西醒过来的时候,明晃晃的天空就在眼前。他微微侧头看向身边,春野樱抿着嘴唇泪眼朦胧地大声喊着“卡卡西老师醒了”。卡卡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躺在担架上,四肢百骸钻心地疼。

“鸣人呢?”他听见自己沙哑着声音问。

春野樱终于低头不说话了。

“卡卡西老师,你说什么呢……鸣人他,不是早就死了吗?”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啊,是啊。


卡卡西没有太过于惊讶,仿佛他早就知道这个事实一样。实际上他应该一直都知道吧,三年前四战结束,鸣人就已经病得很严重了呀。

和大筒木辉夜以及佐助的战斗,早已让他疲惫不堪了吧。

要说最后,还是因为卡卡西派鸣人去执行了一个A级的任务。

然而最终,这个任务是超S级,而他,卡卡西,却错误估计了任务,派了鸣人和佐井两个一起去执行一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结果可想而知。任务勉强完成,成功击败了无尽隧道中封印的妖怪。那时一个隐藏在上古卷轴的封印,一旦被不熟悉的查克拉触发就会立刻解除妖怪的封印,原本是用来守护神树的,实力自然不可小觑。

即便是九尾的查克拉也无力回天,九尾说,他的确是尽力了,可是千年之前就存在的查克拉兽如今还能存在,这不仅仅只是实力的问题了。他耗尽所有查克拉,也抵不过战斗中查克拉的侵蚀。

最后鸣人笑着摸了摸头,说,那就算了吧。

那就算了吧。

只要鸣人死了,就立刻解除对九尾的束缚,还给他自由。

然而卡卡西身为新上忍的火影,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包括新的五影会谈,以及某些只有影级人物才能胜任的任务。

他们联手封印了曾经作为守护阵势的查克拉阵,一个月的苦战之后终于归来,此时,正值仲夏。

夏日祭的那一天,鸣人终于熬不住了,他睡着了,就再也没有醒来。

刚刚好,就是夏日祭。

卡卡西回来的时候,一点消息都不知道。直到他看到熟悉的病房里再也没有了金发少年的影子时,终于明白了。

他回身问:“鸣人的墓在哪里?”

身边刚刚出席葬礼不久的我爱罗终于哭了。

他是金发的少年,木叶的阳光。

他站在四战之后仅存的一棵枯败的大树下笑得灿烂,他说他一定要成为火影。

终于在十月末,卡卡西挺不住了,他选择执行一个任务来离开木叶,至于工作,谁爱管谁管吧。

他依稀记得紫电过后有一双猩红的杀戮眼眸在眼前,随后视野变成了黑暗。

卡卡西看见了金发的少年。

是梦吗?

卡卡西疲惫地闭上眼睛。

铃铛被风吹动发出清脆声响,暗红绳结将其牢牢束在手腕上。卡卡西猛然低头,赤红黑纹的珠玉旁是洁白的羽毛,未曾沾染一丝鲜血,再阳光下明朗得如同那个少年。


是你把我从悬崖边拉回来的,对吗?

是你来过的吧?

其实你当时只是想让我陪你过完夏日祭,对不对?

我聪明了那么久,终究在你身上犯了错。

你回来过。

卡卡西在阳光下闭上眼,铃铛叮铃作响。


很多很多年之后,卡卡西终于成为了被高度认可的六代目火影,有人问他挂在他房间里多年都未扔掉的护额和赤红羽织是谁的。

卡卡西摸了摸手腕上的铃铛,笑道:


“我,有一个学生。”

“如果他还活着的话,现在应该是火影吧。”

“他是我最重要的人,他是我的恋人。”

“他叫……漩涡鸣人。”



说此话时,有泪如倾。





END

这是闲暇时随手写的,在其他平台上发布过,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我主cp的文马上就能写出来。

评论(10)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