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

归来

〈本文纯属虚构,与真人无关〉

〈一时灵感,所以很短〉


我愿你归来,阳光不朽而自知冷暖。



王俊凯是在一个冬天回来的。大雪纷飞,他拎着轻便的行李箱疲惫地下了飞机。连日的奔波让他难以自我调整,连安安稳稳地睡个觉,一夜无梦都做不到。

直到他看见那个瘦削的身影。

“王源!”

王俊凯不由自主地迈开了步子,一直跑到王源的身边才停下来,稳稳地接住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嘿!老王,终于回来啦!走走走,吃火锅吃火锅,史强刚刚定好了位子……”

王源的话还来不及说完,就被王俊凯强行围上的围巾打断了。“天这么冷也不知道注意保暖,戴上,不许拿下来。”王俊凯揉了揉王源的头发,白皙的双手在寒风中微微有些发红。末了,把王源伸出来的左手拽在手掌中,揣进自己的衣袋里。

“还冷吗?”王俊凯咧开虎牙笑了笑,微微侧了头,眼中尽是温柔。

王源大大咧咧地一摆手,“本来就不冷,就你爱操心。”末了不忘笑笑,“话说从上个月开始咱俩就没见过面了,你回国都不想我吗?”

“想,想,想死你了。”王俊凯笑容更甚,在衣袋里的右手握住王源的左手大拇指在手心挠了挠,“这次回来短期内就不会再东奔西跑了,就今天我遮挡得严严实实,绝对看不出来我是王……”

“王俊凯!”

身后有人尖叫,王俊凯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深呼吸了一次,大喊道:“跑!”

于是王源就稀里糊涂地被扯着撒丫子跑起来,鞋子踏过雪地发出“嚓嚓”的声响。王源眼睛的余光捕捉到王俊凯其实在笑,咧开虎牙笑的飞扬跋扈,而他给自己的围巾在空中飘扬。

围巾很薄,似乎是在免税店买的,很仓促。王源几乎可以想象到王俊凯急急忙忙在机场买围巾的样子,不由得也笑起来。

跑啊,跑啊,胸腔中像是憋着一股气,闷闷地出不来,王源突然大喊,冷空气进入肺部翻滚几圈,感觉嗓子都成了风箱。


“老王!好冷啊!”

“那你喊撒子喊,怕别人认不出来啊!”

“……”


他们就这么跑着,一直跑出了机场好远,终于在街口停下来呼呼喘着粗气,看着对方傻傻地乐。王俊凯机灵,伸手招来一辆出租车,上车的时候摸了摸脸颊才发现,因为奔跑羽绒服的帽子也掉了,薄薄的口罩也不知道被冷风吹到哪儿去了。

王源上车,气还没喘匀,断断续续说了个火锅店的名字,司机忍不住噗嗤笑了。王源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嘿嘿,出来跑了两步,有点儿累了。”话虽然这么说,脸上却没有半分疲惫的样子。王俊凯靠在车后座上松了一口气,他相信小马哥和史强他们的办事能力,所以剩下的他就不管了。

窗外的景物向后面窜去,街道上有人把头缩到外套的领子里,哈出的空气都是白色的,哦,不对,是二氧化碳才对。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终于停下了,王俊凯迷惘地站在门前,活像个迷路的孩子。王源笑嘻嘻地拉开门,温暖的空气扑面而来,易烊千玺放下了手机挥手笑了。“来了?”

王俊凯闻言点点头,“折腾得快疯了。”

“辛苦辛苦,今天可以放松放松。”

王源拉着王俊凯落座,两个人挨在一起,带进一阵冷气。王俊凯看着餐桌,咧嘴笑了笑,“这是大锅?你以前不都点小锅吗?”

“你终于回国了,这是图个热闹,懂?”王源翻了个白眼,急不可耐地换下外套伸筷子涮肉,“反正不管你怎么说,今天我一定要吃辣汤的。”

王俊凯伸手替王源打开了可乐瓶,稳稳地递过去,半点气泡都没撒。“行,今天让你高兴高兴,不过就一次。”

王源有了“特赦令”,便放肆地往锅里下肉,直到易烊千玺都看不下去了放了点儿菜,才被王俊凯凶狠的目光制止了动作。

“你还要不要嗓子了?”

王源看见对面的千玺噗嗤一声乐了,嘴角向下拉了拉,他知道王俊凯最受不了他撒娇。“你看我好不容易吃一次火锅,你还这么凶我……”

“原则就是原则,不许这么胡吃海塞,胖死得了。”王俊凯脸色僵了僵,最终还是无奈地松了口。

火锅的腾腾热气让眼前的一切有些不真实,不过好容易聚在一起,倒也吃得尽兴。俗话说吃饱了就容易犯困,加之一路奔波的疲累,王俊凯吃得差不多了就靠在柔软的椅子上睡着了。

王源犹豫了几秒,伸手拍拍王俊凯叫醒了他:“小凯,起来了。”

王俊凯迷迷糊糊地睁眼,下意识地应了一声便拿过了外套。道别之后,王俊凯和王源选择步行一段路,反正火锅店离王源家也近。

天气仍旧很冷,王俊凯被寒风吹得也清醒了不少。“叫你逞强,是不是冷着了?”王俊凯看了眼王源,拉过他的手哈了一口气,“连手套都不带。”

走到一个路灯下,王源忽然止了步,“等一下。”

“嗯?”王俊凯也停下来,疑惑地看着王源。

王源忽然踮起脚伸手勾住了王俊凯的脖子,把头埋到王俊凯的颈窝,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欢迎你归来。”

“嗯。”


灯光下,两个人拥抱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