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

【叶蓝】两颗西柚

〈我编的真的是我胡扯的〉

〈许博远是蓝河,这里就直接称呼为蓝河了〉

〈我没想写长但是好像爆字数了?〉

“这是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发生的故事。”

蓝河故作高深地开口说道。

卢瀚文笑骂一句:“去你的,说得好像你有多老了似的。不就是谈个恋爱吗?欺负我年纪小吗?”

蓝河挑眉,“哎别的不说,我年纪还真就比你大,再说了我叫许博远,你们为什么就这么简单粗暴地叫我蓝河?真是没大没小。”

“别的不说,您从了叶修前辈之后就不要脸的本事见长。”

卢瀚文抬头看了眼远远的在厨房忙活的叶修,压低了声音问:“你跟我讲讲,叶修大神当时怎么追的你啊?”

“他啊,”蓝河低头笑了,“就是个流氓。”



“靠!大神你要不要这么过分又抢我们蓝溪阁的boss!”

蓝河坐在电脑前面感觉心目中叶秋的形象正在一点点崩塌,那个高处不胜寒的大神就这么幻灭了。

“什么叶秋啊……该叫叶修了。”

那边的人欠扁地慢悠悠回了一句,就是避重就轻地不谈抢boss这事儿。蓝河无语,离开电脑准备喝点水,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发现叶修又发来了消息。

“怎么了?真生气了?”

蓝河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了,说生气吧,boss本来抢不到就是自认倒霉,再说也是真打不过人家,生气得反而没道理;说不生气吧,怎么有一种……私通敌情的感觉?毕竟是蓝溪阁先看上的boss啊。

当然,他内心的千回百转肯定是不能真告诉叶修,敲出来的只有一个省略号。

叶修拿到第四个冠军之后整个人就超凡脱俗了,张佳乐恨不得掐死的那种。嘴遁技能就不用说了,蓝河觉得能跟他PK垃圾话的只有黄少天。不过叶修也不打比赛了,终于能安安心心地跑到网游里祸害众生,也是非常有职业操守了。

比如说,如果叶修在的话,兴欣若是想要打boss,无形之中队伍里就有了一种王霸之气。

“可不可以帮我们打一次boss?”

蓝河这句话刚敲出去,叶修就马上遁逃:“哎哟我这边网络不太好都卡了。”

蓝河挺委屈的,想自己当时尽心尽力给兴欣当保姆,回来让人家打个boss都不行,真是世风日下balabala啊……

右手按着鼠标刚想要退出游戏,眼前突然窜出来一条信息:

“那什么,今天晚上要是有boss打你就叫我。”

蓝河心里的这点难过就这么慢慢悠悠地飞了,回复了一个“好”就下了游戏和QQ。那边的叶修还想要说些什么,一看人家的头像已经灰暗了下去,心里犯嘀咕:“蓝河这小子,真的生气了?不应该啊,他平时也不是这样的啊……”

碰巧方锐走进来看到叶修这高深莫测的表情嘴角抽了抽,刚想要开口就看见坐在电脑前的那人摸出来一支烟点燃,再下一秒说出的话差点没给他来了个五雷轰顶:

“今天晚上我就不帮你们打了,帮蓝溪阁打个boss。”

方锐觉得,他家的心脏老大可能要彻底背信弃义了。

晚上八点多,蓝河在QQ群里看见有人说新刷新了一个boss,登录游戏发现还真是。正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叶修,那边就有人催促他快点入队。

蓝河自嘲地笑了笑,心里想算了吧,就当是个玩笑,也别让大家都太尴尬。他一瞥,发现君莫笑竟是在线。

君莫笑:蓝河,我看到那边的boss了,你拉我入队吧。有点不方便就直接用这个号了。

蓝河:不方便的话还是算了吧。

君莫笑:哎哟我的祖宗,您可快点吧别到嘴的肉又飞了。

蓝河无语,拉上了君莫笑,不出所料地队伍里面就炸了。

“我靠!君莫笑!”

“他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蓝河头疼地揉了揉额角。


转眼间boss已经开打了,中草堂那边忽然冒出来了一个队伍,像是要捣乱,可是有人看到君莫笑的ID之后瞬间就凌乱了――真的不怪他们,君莫笑在网游里的罪恶行径四大公会的人都知道。

一个银光落刃,明亮的光芒横跨而过,蓝河准确无误地一边攻击一边适时指挥。君莫笑则是不管不顾地大杀四方,一个个技能看得身边人眼花缭乱。蓝河估摸着有君莫笑在,这个boss估计能拿到。但是一想到这儿心里又有点不舒服,如果他没在兴欣公会里面帮过忙,没跟叶修打过照面,估计人家也不会帮他。

中草堂的人还在懵逼,蓝溪阁已经快刀斩乱麻险险地打完了boss。蓝河甩了甩手,动了动僵硬的脖子,聊天对话框闪了一下。

君莫笑:哥技术不错吧。

蓝河:我问你……

蓝河:你帮我们打了boss不会很为难吗?

君莫笑:所以你就尽情地感谢我吧。

蓝河:……谢谢你,不过这次是我不对,不应该叫你的,我先下了。


“为情所困,为情所困啊。”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叶修一惊,随即无奈地笑了笑,“沐橙,你什么时候来的?”

苏沐橙摇头晃脑地道:“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吧,你真应该照照镜子,你脸上的表情啊……”

方锐不知道什么时候乱入了,接过话茬:“简直就像是失恋了。”

叶修只感觉自己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潮流,年轻一代的思想他已经琢磨不透了。“你们一天天就知道自己脑补……”

苏沐橙看着吐槽无力的叶修,忽然觉得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怎么奇奇怪怪的。就叶修那个心脏,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帮别人打boss?而且似乎还没有报酬?还有蓝河,一个蓝雨一个兴欣,怎么跟叶修就这么熟络了?


苏沐橙感觉自己发现了什么。苏沐橙感觉十分惊恐。


所谓神助攻。


无巧不成书。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在叶修帮蓝雨打完boss之后不久,喻文州和黄少天就来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叶修看到他们来了也没客气,直接就问有何贵干。喻文州也干脆,“我们来是为了谈谈游戏材料购买的事情。”

蓝雨方面现在最想要的就是银装,叶修的千机伞就是个广告。兴欣方面刚刚拿了冠军,需要稳步发展,一些基础材料也不可或缺。

只是临走的时候黄少天拉住了叶修,神神秘秘地问他:“我知道你帮我们拿了boss,但是你是不是惹小蓝河生气了?”

“什么玩意儿???”

“哟呵老叶您真厉害,从打完boss之后蓝河就没上线了。蓝河是公会里比较重要的人物,要真被你给欺负得世界观崩塌,你就罪无可恕了。”

叶修本来就很懵,听到蓝河一直都没上线更懵了。送走蓝雨的两尊大佛,叶修就给蓝河发了信息问他怎么回事。

没有回复。

叶修有点心烦地走出了兴欣网络会所的门,外面的空气闷闷的,天空也阴暗了不少。他想起来家里的蔬菜和泡面都不够了,抬腿就往超市迈。

叶修漫无目的地逛着,购物车里放了蔬菜和泡面――实际上他本意也不是买东西,只是来散心的。

他刚刚抬头,有一张挺熟悉的脸就撞上了他的实现。那张脸挺白,大约是生病了,眼眶有点发青。

“蓝河?”叶修下意识开口。

蓝河看见叶修明显也有点惊讶,当视线落到叶修的购物车时明显就比较无语了,“叶修啊你是不是要跟泡面过一辈子?”

叶修讪笑两声,“不要在意那些细节,话说你这几天都没上线是怎么了?”

“生病了。”蓝河说着,配合地打了一个喷嚏。

生病不假,但是蓝河没上线的根本原因是他感觉心烦,不想在网游里面再跟叶修扯上什么人情,就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具体怎么回事,只是下意识地逃避。

“你买完了?一起结账去吧。”叶修看了眼蓝河的有点不好的脸色,从善如流地开口。

当两个人走到超市门的时候一度非常无语。因为刚刚阴沉的天空此刻已经毫不留情地下起了雨,人来人往中居然没有一辆计程车。

蓝河本来感冒着就不舒服,这会儿更不舒服了。他急着回家,好说歹说要先上线给公会那边一个交代――告诉他们他还没有挺尸。

叶修看他抬腿要走,一把把蓝河扯回来,“雨这么大怎么走啊?”

蓝河一脸我意已决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样子,叶修烦躁地拍拍头,把外套脱下来举过头顶,又把蓝河往自己这边搂过来一点儿,冒着倾盆就向兴欣网吧跑。

蓝河心里一万头神兽飞奔而过,偏凉的空气让他打了个哆嗦。叶修单手举衣服本来就不太方便,到了门口外套更是让大风差点刮跑。虽然衣服没丢,但是毫无疑问叶修和蓝河都被淋成了落汤鸡。

“没事吧?”叶修微微低头凑到蓝河耳边问他。

蓝河胡乱地摇摇头,任凭自己被叶修拽进了门。

陈果看到两个落汤鸡――尤其是一个还是陌生面孔的情况下有点儿震惊,她凑过去用眼神询问叶修身边的人是谁。叶修简短地回答了一句“蓝河”,就拉着蓝河找毛巾去了。

蓝河本来感冒着,反应慢了一些。叶修拿着毛巾给他擦头发,陈果贴心地送过去一杯热牛奶。

然而蓝河的心中只徘徊着一件事。

刚才在门外,瓢泼大雨猝不及防地打在他身上的时候,耳边那柔软的触感,到底是不是雨水。

还是某个人低头跟他说话时碰到了的嘴唇。


蓝河不负众望地发烧了,他理智地先跟春易老解释了一下自己几天没上线的原因,然后披着叶修找来的外套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叶修的衣服很干净,蓝河甚至能闻到那抹薄荷味中淡淡的烟味。他鬼使神差地在沙发上窝成一个球,来了一个深呼吸。

叶修穿着拖鞋走过来的时候看到蓝河的眼镜半眯着,脸红彤彤的像是个苹果。他摸了摸蓝河的额头,皱眉说道:“蓝河,你发烧了。”

“嗯。”蓝河懒得开口多说些什么,往沙发里又窝了一下。

“老板娘,有没有感冒药?”

陈果扔过来一盒药,叶修烧了水。等到水不那么烫的时候,叶修就递给蓝河一杯热水加上两颗感冒药。

蓝河迷迷糊糊的,觉得有点难受,想要睡觉懒得搭理感冒药这种看上去就不太友好的玩意儿。叶修无奈地拍了拍,“蓝河?蓝河?赶紧吃药,然后去睡觉。”

蓝河不满地接过水杯吃完药,毅然决然地在沙发上睡着了。当然,最后叶修把蓝河抱到了床上,自己去睡了沙发。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蓝河就醒了,感觉舒服了不少,再三跟叶修保证绝对不会玩失踪后就道谢溜回家了。

然而一个月后,蓝河又一次出现在兴欣接受了大家的注目礼。

原因是好巧不巧地,蓝河回去之后叶修又好几天没能上线。蓝河果断地一个电话打过去,叶修的声音闷闷的,明显也是感冒了。

“蓝河……我想要两颗西柚。”

蓝河不明就里,处于对病号的关心外加自己对叶修那么一丢丢的心疼,他说:“好吧,叶修你生病了就不要吃泡面了,我去给你买水果。”


这就是蓝河拎着一袋水果傻呵呵地站在兴欣里的原因。


蓝河走上楼想去看看叶修怎么样了,谁知道叶修仍然坚持在电脑前身先士卒。

蓝河真想转身就走。

他放下水果刚想要动弹,叶修忽然就看了过来。

“你带错了吧?我说我想要两颗西柚。”

“啊?”蓝河不解,“你不是要吃柚子吗?”

叶修慢慢地站起来走到蓝河面前,看着他说道:

“我的意思是,I want to see you.”

等到蓝河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眼前的叶修跟他表白了。

我想要看到你。

原来是……这个意思。

下一秒钟,蓝河就笑了。

“So we are lovers now.”

这是一场充满了知识的告白。微笑。


蓝河跟叶修在一起之后,跟他约法三章:不要总是抢蓝溪阁的boss,不要总是吃泡面,不要总是抽烟。

“所以最后受益居然是蓝雨?”叶修笑嘻嘻地问。

后来黄少天跑去看了蓝河,蓝河看到偶像,激动得语无伦次,被叶修嗤之以鼻:“呵呵,哥暴打黄少天的时候怎么就没见你这么崇拜我?”

蓝河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我心目中的那个大神可不会把我当保姆。”

黄少天看见蓝雨的同胞就倍感亲切,拉着蓝河一起玩绝地求生。正蹲在草地里面埋伏,黄少天忽然感慨道:“唉,蓝河,我真是同情你。你说你从了老叶,难保他不会做些什么……真是同情你,他没对你上下其手吧?”

“啊?什么上下其手啊?”蓝河的脸唰地一下红了个彻底。

“不会吧……难道你……”黄少天猛然抬头,“你还是处男!”

“黄!少!天!”蓝河又羞又愤,抓起抱枕就要打偶像。手腕刚刚抬起就被捉住,回头一看竟然是叶修。

然后黄少天不知道怎么的就被人一枪爆头了。

叶修仍然是漫不经心地低头,凑到了蓝河的耳边,这熟悉的感觉让蓝河的脸彻底红了,原来那个雨天还真是叶修的嘴唇碰到了他的耳朵。

蓝河讪笑两声,“西柚也给你了,大神你饶了我吧。”

叶修挑眉,“黄少天,调戏我的人你胆子倒是很大嘛。”

又故意吻了吻蓝河的耳朵,淡定地开口道:

“处男?马上就不是了。”








写在后面:

我感觉……我浪费了一个很好的结尾(大雾)

这个结尾真的是莫名娇羞呢。

这之后老叶跟蓝河小可爱发生了什么,大家自行脑补一下?

嘘,拉灯上车啦。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