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

小朋友

〈纯属脑洞〉
〈中二病犯了你能怎样啊哼〉

1

王源是一所学校的平凡学生,性格天真。他原本以为这一生就那么平平淡淡地度过,直到有一天他走了霉运——

一个“小偷”闯进他的家里,而且心安理得坐在沙发上。窗户是敞开着的,外面下着瓢泼大雨,几个湿淋淋的脚印突兀地印在从窗户到沙发的地板上。

王源机械地转头,显然喉咙没有跟上意识,没有放声尖叫。坐在沙发上的少年有着有点儿婴儿肥的白皙脸颊,一双桃花眼极其精致,两颗可爱的虎牙,一米八的大个子,此刻正一脸天真无邪地吃着王源的薯条,蘸着王源的番茄酱。

王源终于忍不住闭上眼睛放声大叫,“啊啊啊——妈妈快来救我!”

坐在沙发上的少年有点委屈地伸出手又蘸了点儿番茄酱,撇撇嘴,“你不要叫了嘛,坐呀。”说得顺理成章,好像他才是这个房子的主人。

其实他也在仔细打量着王源,圆溜溜的杏眼,皮肤不同于自己病态般的白皙,反而有着健康的肤色。瘦瘦的,显得很高,此刻正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

王源的心脏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劈头盖脸抛出好几个问句:“你是谁?你来我家做什么?你怎么爬上八层楼的?你是不是要绑架我?”

沙发上的少年悠闲地晃动着双腿,精致的桃花眼笑成了月牙,“我叫……王俊凯。我是来做客的,绑架你?太高估你自己了吧……”

他慢条斯理地吃完了最后一点番茄酱,“爬八层楼,对我来说还是比较简单的。”

王源反复打量着面前叫做王俊凯的少年,确定了他暂时不会伤害自己以后,颤抖着声音开口说话:“那么,王俊凯,你是否可以离开我的家了呢?”

那个“我的”被王源特别强调了一下,谁知道王俊凯居然心安理得地跑到冰箱前拿了两个西红柿又开始吃起来。“这位小朋友,客人来了你难道不应该好好款待一下吗?”

王源愤怒地看着王俊凯,“款待个鬼啊,你是不请自来的好吗?我怎么可能请一个客人从窗户爬进来!”

王俊凯眨眨眼睛,埋下头去,“那我跟你一起玩吧。”但是在窗户开着风雨阵阵的情况下这么说显然非常不厚道,王源抱住肩膀,正要去关窗,却被王俊凯喝住。

“这个小朋友可不应该是你的目标哦。”王俊凯一个箭步轻盈地越上窗台,像猎豹捕食的样子一样弓起后背,虎牙若隐若现,桃花眼也轻微地眯起来。

似乎是在回应王俊凯的话,窗外响起了“嗖”的一声,王俊凯这才又优哉游哉地坐回了沙发。

王源不解地关上窗户,问道:“你刚才在跟谁说话?”

王俊凯继续啃着西红柿,头也不抬地说:“只是想要来拜访你这位小朋友的人而已。”

王源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准备跟王俊凯算算这笔擅闯民宅的账。

王俊凯心下却有些凝重,他知道刚才埋伏窗外的那个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但还是故作轻松地对王源说:“哎哟,好饿啊,你快去给我做点吃的!”说完又倒在了沙发上。王源对于突然出现在他家里的王俊凯本来就没什么好感,看他这副样子顿时就有些不爽。“王俊凯,你难道不觉得你应该离开我的家了吗?”他咬牙切齿地说着,握紧了拳头。

“不行,你好歹也是我的小朋友,我得,跟着你。”王俊凯说到这里就诡异地笑了笑。“你怎么跟着我?我明天还要上学,你还要跟着我不成?”

王俊凯却摆摆手,“放心,明天就有大惊喜了。好了,你快去做点儿吃的,好饿啊。”

王源却有些不依不饶,“你赶紧回自己家里啦,你吃了我那么多零食,还好意思说饿?好了好了,快走吧。”

王俊凯无奈地把双手抱在胸前,似乎有些不满意王源的行为,“现在外面还下着雨,让我回到那个地方,可不太好哦。”

王源本来也不忍心让他一个人冒雨回去,当然是因为他忘了这个人还冒雨从外面爬了八层楼,加上王俊凯实在让他好奇,所以也只好勉强同意了。

王源煎了几个鸡蛋,又拿出一点儿面包,冲了一杯咖啡,这才在饭桌前坐定。王俊凯有些好奇地拿过来那杯咖啡,王源却一把抢过来,“晚上喝这个会失眠的。”说着讪笑着端过咖啡,“我晚上要学习,提神,呵呵。”

王俊凯看了看咖啡,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头,“小朋友放心好了,我不会喝你那鬼东西的。”

王源看了看王俊凯,低头吃完了他的那份晚餐,然后转身准备写功课去。王俊凯也跟了上去,趁着王源没关门闪身窜了进去,眨眨眼睛一脸无辜。

“你进来干什么?”王源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已经到极限了,化学物理已经让他够烦了,现在家里还多了这么一个不速之客。王俊凯非常随意地坐在了王源的床上,打量着王源摊在桌上的课本。

“虽然你学的这些东西都是小儿科,但是好歹我也要未雨绸缪……喂小朋友,你那道题算得不对啊!”

王源回过头来瞥了他一眼,“王俊凯,你是不是博士学位?还有,我不是小朋友,我叫王源。”

王俊凯听到这句话,什么也没有说,靠在墙壁上坐下来,“我有点儿困了,你快写完功课吧。”

“地上不凉吗?”王源仍然低头写着作业,瞥见王俊凯的动作,问道。

王俊凯闭上眼睛,“我不介意。”

上一次去学校上学的记忆,已经模糊了……

早上王源坐在班级里,脑袋里不断回想着昨天王俊凯的突然出现。他不自觉地托腮,脑海中浮现出王俊凯那张白皙得有些病态还有些婴儿肥的脸,嗯,真是神奇。

“今天有一位新同学到我们班里,大家鼓掌欢迎!”

王源听到这句话立刻浑身一颤,心里知道肯定没好事,在看到讲台上那个笔挺的身影之后顿时一惊——

王俊凯站在讲台上,深色的校服却被他穿出了一股英气,挂着标准化的微笑,“大家好,我是王俊凯,请多多关照。”

王源可以看到王俊凯向着他笑着咧出虎牙,轻轻摆了几个口型:“小,朋,友。”

王源瞪大了眼睛,原来王俊凯说的惊喜是这个!接下来老师的一句话更把他雷了个外焦里嫩:“那么,王俊凯同学就坐到王源旁边吧。”

王俊凯一步一步走到王源身边,似乎有意戏弄他一般,缓缓坐下来,桃花眼眼波流转,咧出虎牙笑道:“同学,你好。”眼中满是戏谑。

“你,你好。”戏要演全,王源也只好咬牙切齿地回应他。

似乎是在赞扬王源的配合,王俊凯一边笑着回应大家投来的目光,一边敲了敲王源的手指。而王源则非常紧张,生怕露馅儿。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王源揪过被女同学们搭讪的王俊凯,低声问他:“你这个不明人士怎么会变成转学生?”

王俊凯低头思索一会儿,“催眠你总该听说过吧?”

王源不可置信地看了看王俊凯,这个少年果然还是不能深交。

下课王俊凯总会被各种搭讪,但每次都被他巧妙地应对。午餐的时候王源识相地避开了王俊凯,不顾王俊凯对那些人微微不耐烦的神色。

晚上放学,王俊凯非常自然地把手搭在了王源的肩膀。人还没有走尽,王源有些尴尬,“王俊凯你又要作什么啊?”

王俊凯听到这句话微微地下头去,配合着王源的身高,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哎哟小朋友,和我结伴而行不感到愉快吗?”

王源别扭地别过脑袋,“拜托,我叫王源,不是小朋友。”

天阴沉得可怕,大朵大朵云聚集在一起,王源走在小巷里感到分外阴森可怖。他战战兢兢地走着,本来就非常害怕,前面一阵沙沙的声响更是让他恐惧不已。

一边的王俊凯忽然神色一凛,拽住了王源把他死死护在后面。然后他一个箭步越到前面,轻微弓起后背,像是捕食的猎豹一般。原本眼波流转的桃花眼有些危险地眯起来,闪过狠戾的光芒。王俊凯缓缓开口:“我记得我告诉过你,这个小朋友可不应该是你的目标哦。”

突然窜出来一个人影,穿着不符合季节的黑色长袍,声音沙哑:“看来你是非要护着他了,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说完以及其快的速度冲了过来,亮出一把匕首。

王俊凯急忙带着王源闪开。看清了黑衣人,王俊凯戏谑的语气中反而还带着几分愤怒,“棘罗,你带着它也不怕伤了自己?”

棘罗阴森地笑了笑,在昏暗的天空和阴森的小巷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诡异,“呵呵,杀了你们就足够了。”

棘罗的攻击速度实在太快,远远强于正常人类,锋利的匕首直直刺过来。若是王俊凯一个人还能应对,但带上了早已吓傻的王源就有些吃力了。眼看匕首就要刺到他们,王俊凯立刻闪身抱起王源,以及其快的速度蹬上墙壁,跃上旁边低矮而不起眼的小房。

王俊凯咬咬下唇,眼神闪出寒光,“可恶,好饿啊……”把王源放下来,自己立刻跳下去。

王俊凯毕竟也是赤手空拳,王源看得出来王俊凯出手快准狠,但棘罗的匕首也狠辣无情。王俊凯尽量维持着理智,眼眸一暗,反应只是稍稍迟钝了一下,就被棘罗钻了空子。棘罗闪到王俊凯背后,一口咬在了王俊凯白皙的脖颈上!

王源看到了惊呼一声,棘罗的牙齿刺破王俊凯的皮肤,贪婪地吸吮着他的血液,满足于鲜血带给自己的能量。王俊凯知道大量的失血一定会让自己先去见上帝,于是咬咬牙趁着这个机会一掌打在了棘罗的脖后将他打晕,然后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王源尖叫一声——“啊!”王俊凯这才无力地睁开眼睛,想起王源还在房顶上,强撑着站起来,跃到房顶上又把王源带下来。王源清晰地看到王俊凯的脖颈左边有两个模糊的小洞,大块大块的奇怪血块凝固挂在黑色的长袖衬衫上,脸色苍白,这让王源非常担忧。

王俊凯到了地面上瞬间瘫倒,有些顾忌王源的视线,整理整理衬衫衣领,企图遮住那个伤口。他闭上眼睛,真的好饿啊,太饿了,如果不是刚才反应果断,就真的要被那家伙吸干血了。

强烈的饥饿感渐渐带着野性的本能侵占掉王俊凯的理智,王俊凯勉强背过身去,收起了方才荆罗用的匕首,缓缓低下头来。

王源半天回过神来,强压下来恐惧,跑去看看王俊凯。王俊凯整个人倒在一动不动的荆罗身旁,桃花眼紧紧闭上,微张着嘴睡得很香。

王源实在是太害怕了,如果不是王俊凯迅速地反映过来,刚才他肯定已经死在了荆罗手里。只是眨眼之间的功夫,荆罗的身体就消失不见了,王源不敢置信地走过去,不敢相信经过那么狠厉的对决之后荆罗竟然如此迅速地逃脱了。但他也管不了那么多,费力地背起王俊凯往家走。

王俊凯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王源房间里,他猛一激灵立刻看了看手表。然后他起身走出去,发现王源正在做饭。王源看到王俊凯一脸警惕地走了出来,笑道:“你醒啦?正好晚餐做好了,你快来吃吧。那个荆罗已经消失了,可能是逃走了吧。”

王俊凯晃了晃脖子,动了动手腕,骨节发出了骇人的声响。王俊凯知道自己现在绝对是精神满分,眸色暗了暗,坐在餐桌前动了动筷子。

“那个,今天谢谢你。”王源不自然地别过脑袋,小声说了一句。

王俊凯闻言笑了笑,“哦哟,小朋友也会跟我道谢了?”说得王源一阵脸红。

王俊凯嘴里嚼着晚餐,却觉得有些味同嚼蜡,饥饿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一个惊雷劈响,天空瞬间就被闪电撕裂。

2

王俊凯特别嘱咐王源,这段时间虽然自己会和他一起上学,但还是要时刻注意身边的情况。但是对于昨天的战斗王俊凯却只字不提,只是对王源说:“看来有好多人都盯上了你,这可有些麻烦。”这让王源非常不解。

很快就要放暑假了,可是王源却颇有些发愁。考试自然不是问题,但是王俊凯说过类似于荆罗那样的人盯上了他,他不能再让王俊凯为自己冒险了。

这段时间在王俊凯有些诡异的看护下王源除了上学放学上厕所和回家,哪里都不去。王俊凯因为跟他形影不离也抽不开身,这让王源也感到很愧疚。他的朋友景图来找他的时候,王俊凯虽然礼貌地微笑了一下,但眼里有一闪而过的狠戾,王源有些后怕。

经过了好几天的行动,王源越发觉得王俊凯不简单。尽管目前没人再来伤害他,但王源却觉得王俊凯的行为反倒带着那么一丝占有欲的偏执色彩。每当有人靠近王源的时候,王俊凯就会立刻变得警惕。

暑假终于开始了,稍有准备的人就知道这个时候下手是最好的。王源和王俊凯自然想到了这点,所以也分外警惕。

王源回到家里就飞快地做作业,没过几天王源的成绩就出来了,到底也还是让王源非常满意。王源每天都熬夜早起,外加头脑聪慧,没过几天就写完了。王俊凯也是对王源照顾有加,早上起来的时候替他做早饭,帮他冲一杯咖啡,隔段时间就提醒他休息;午饭做好叫他出来吃,顺便给他拿点儿点心,叫他午睡;下午叫醒他抓紧时间写作业,晚饭两个人就一起准备。

王源经常嫉妒地问王俊凯:“你怎么不写作业啊?你不跟我一起上学啊?”

王俊凯这个时候总是会低下头去,轻声回答:“我也想和你一起上学啊……”

时间过得很快,王源写完作业那天距荆罗袭击已经过了15天,王俊凯却似乎因为精神的高度紧绷变得越来越没精神了。

王源在心里默默算着日子,等到第17天的时候,终于出事了。

“哗啦……”王源可怜的窗户玻璃碎了。

王俊凯立刻反应过来,把王源藏到书房,自己独自迎战。

这次来的人似乎认识荆罗,因为他似乎是来讨债的,“杀死了荆罗的人一定都得偿命,先解决掉你再去找那个命也不知说好还是说坏的小鬼。”

王俊凯犹豫了一下,闪身冲了上去,但是刚一出手他就后悔了,因为当对方掏出匕首的时候他就反应过来,自己绝对是被王源带傻了,又是赤手空拳。

此人身手比荆罗还要敏捷,出手迅速狠辣,所有人都知道若真是亮出了匕首定是准备拼命的。王俊凯感觉到身体渐渐麻木迟钝,心下又是一惊,真不巧,看来这个人就是等到这个时候才来出手。几回交手下来,王俊凯就觉得有些疲惫。

王源本来担心王俊凯一个人是否能应付,于是悄悄推门出来。可惜,来人听觉灵敏,马上就发现了王源的存在,立刻飞身扑过去,手里的匕首斜斜刺去——

千钧一发之际。

王俊凯扑过去挡住了王源,那把匕首没柄而入,刺进了王俊凯的左肩——

“别害怕,闭上眼睛。”王俊凯吃力地把王源护在右怀,冰凉的右手盖住了王源的眼睛。

王源只听到惨叫一声,就再没了声音。隐约觉得王俊凯好像移动了一下,然后就什么动静也没有了。

王源勉强睁开眼睛,只看到地上一滩鲜血,不知道是王俊凯的还是那个人的。

王俊凯迟钝地把王源轻轻推开,单手捂着左肩缓慢地走动着,头低下来,以至于王源看不到他的表情。

“王俊凯?”王源迟疑着呼唤,却听到王俊凯有些颤抖着说了句“别看”,心里疑惑却没有过多过问,乖乖闭上了眼睛。

等他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王俊凯眼眸阴暗,正在包扎伤口,地上干干净净地一片,旁边的抹布上还有血迹。

王源悄悄走到王俊凯身边,帮他包扎左肩那个伤口。“王俊凯,我们应该去医院。”王源颇为笃定。王俊凯皱了皱眉,显然非常不愿意,但是因为伤势懒得说话。

王源想要带王俊凯出门去医院,转身正要出门,手腕却被王俊凯死死抓住。“这个时候你就别闹了。”王源不满地说。王俊凯回以隐含怒气的神色,王源这才不情不愿地放弃了。

王俊凯显得非常疲惫,坐在地板上靠着墙壁就合上了眼。“喂,王俊凯,你别在地上休息了。”王源迟疑着说。王俊凯摇摇头,自顾自地坐在地板上睡着了。

王源经过这一阵心惊肉跳,怎么也睡不着,坐在王俊凯身边思考着。从王俊凯不请自来开始,惊险的事就不断发生。虽然王俊凯每一次都救了他,但与其说王俊凯保护自己,是他把危险引来还差不多。

但不管如何,王俊凯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么说好像不太厚道。王俊凯实在诡异,而且自己一直以来都忽略的……就是王俊凯的来历,即使王源一个人生活,但那是因为父母工作的关系,而王俊凯似乎从来没有提过自己的家人。

王源这么想着,半挨着睡着了。

王源早上起来的时候,王俊凯还没醒。王源做了早饭之后看到王俊凯还没起来,就悄悄靠近他。

他轻轻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谁知道这个动作就吓到了王俊凯,王俊凯的手就像钳子一般狠狠把王源拽开,飞速起身把王源逼到了墙角,右手放在王源的脖子边,似乎蓄势待发。

王俊凯的脸就在王源脸前几厘米的地方,眼睛闪闪发亮,眉毛上扬,神情暴戾。“王俊凯,是我。”王源好半天回过神来,开口提醒。王俊凯歪头看看王源,才侧身闪开。

王源满腹疑惑地问:“你神经为什么总是那么紧绷呢?是不是有人在通缉你啊?”王俊凯自嘲地笑了笑,“大概是吧,我也算是命大。”

王俊凯闭上眼睛,饿,虽然饥饿感较上次相比不那么明显,但现在这样不是办法,至少不能让那种折磨理智的饥饿感继续存在。昨天的机会没有好好把握,真是失策。

吃过早饭以后,王俊凯阴沉着脸,交给王源那把之前从荆罗哪里得来的匕首,说遇到敌人就用匕首刺他,然后自己出了门。

虽然这么做不是最好的选择,但他情愿那么做。

王俊凯咬了咬下唇,黑色的帽子挡住了他的神情。

——你也是实在可以了,不过这些对你来说太少。

——收起那些多余的东西吧。

王俊凯脚步有些沉重,他如果再不好好考虑,就真的要完蛋了。

王俊凯回到王源家里就把自己锁在书房里,告诉王源不要随便打扰他,也不用给他做饭。王源虽然不解但还是照办了。

没有敲门打扰,但察觉出诡异的王源躲在门旁偷听。屋子里传出来纸张被撕裂的声音和沙沙的声响,偶尔还会有那么几声咳嗽和干呕的声音,听的出来王俊凯非常不舒服。

等到第三天的时候,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

王源心里觉得不妙,纠结一番还是进去了,结果就发现了靠在书柜边坐下来,任他怎么呼唤也不回答。

完蛋了。

王源立刻跑过去,二话不说给王俊凯两巴掌,不敢往他的脸上打,只好拍他的后背。

王俊凯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去卫生间,靠着洗手池开始咳嗽。一回头发现王源在看,立刻反手把门关上。王源早就预料到了,所以一闪身就进来了。

王俊凯平复一下呼吸,沙哑着声音问:“我不是说过不要来打扰我吗?”

王源本就生气,听他这么一说立刻给了他一拳,“我不来?我不来你就死那儿了!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王俊凯皱着眉头看了看王源,“别闹了小朋友。”

王源越听越生气,破口大骂:“我看你就是个傻子,你肩膀上的伤还没好,然后你又把自己锁起来,我要不去看你你就真的狗带了你知不知道!你要真去见了上帝我怎么办?”

王俊凯听到这句话才转过头来,“你能怎么办?”

“普天同庆!大好事!”王源火冒三丈,立刻顶嘴。

王俊凯苦笑一下,拍拍王源的肩膀,“陪我出去走走吧。

3

王俊凯依然是那身黑色的上衣长裤,戴上了帽子以后扯着王源出了门。

王源家附近有一条小巷,棘罗就是在那条阴暗的小巷与他们交手的。原本王源以为这条小巷已经清理干净的时候——

他发现地上还有一点点鲜血,那么刺目。

不过这不是上次交手留下的。

因为旁边是他的朋友张景图。

“景图!”

王源尖叫一声跑过去,王俊凯也赶紧跟上。

当王源发现张景图已经死得很干净的时候,坐在地上失声痛哭。而王俊凯看到地上那个人的样子的时候,跌坐在地上。

“吸血鬼……”他呢喃着。

“吸血鬼……”

“他们怎么能伤害一个孩子!”王俊凯大吼出声,一拳砸在墙壁上。

王源听到这句话,王俊凯带来的每一次危险事件都浮上心头,他愤怒地揪起王俊凯的衣领,“你给我说清楚点!什么叫吸血鬼!什么叫伤害!你来了以后就没有一次太平,原来遭殃的是我,现在是我朋友!”王源愤怒地直视着王俊凯,“你到底要祸害多少人!”

王俊凯闭上眼睛,任由王源责骂。可是该死,俱乐部里那家伙也没说几天到底有多久,没想到这么快。

饿啊,如同不合胃口的食物,总是不能带来最大的满足感。饥饿感渐渐袭来,眼帘中除了王源那张愤怒的脸以外,还有倒在地上的张景图。

书上说餐厅里都采用鲜艳的橙色之类的颜色是为了勾起客人的食欲。

饿啊,好饿啊,真是折磨人的饥饿感……

王俊凯闭上眼睛竭力保持理智,但是本能显然还是比较强硬的,野性的本能染上理智,什么也不能管了——

王源看到王俊凯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大吼到:“你倒是说话啊!你现在装什么?”

王俊凯猛然睁开眼睛,血红色的瞳孔鲜艳刺目,眼眶微微发暗,亮出原本可爱的虎牙低下头去——

然后他一口咬在了王源抓着他的右手手腕上。

虎牙刺破了皮肤,鲜血汩汩地从手腕处涌出,却被王俊凯一丝也不肯浪费地吸食干净。新鲜的鲜血实在是美味,微微腥甜的气味弥漫在王俊凯嘴边。

王源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只是这么一瞬间,失去理智的王俊凯就咬上了王源的脖颈,有些贪婪地吸食着鲜血。迅速失血的感觉让王源有些晕眩,但王俊凯只是把脸埋在王源脖颈里几秒钟就立刻抬头,像是恢复了神志。

王源回过神来睁开眼睛,发现王俊凯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跳开了,自责又恐惧地瞪大眼睛,反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白皙得有些病态的脸颊上滴下来几滴鲜血,显得非常突兀。

王源的身躯僵硬,机械般地靠近王俊凯。可是他越是靠近,王俊凯就越是后退。王俊凯血红的眼睛看到了王源的瞳孔里,他的脸是那么骇人,可怖,以及可憎。王俊凯条件反射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似乎害怕看到别人,也害怕别人看到自己。

王源一步步走过来,不敢置信地问:“所以,景图是吸血鬼杀死的?”

王俊凯像是害怕王源一样不断地后退,但王源还是往前走,“所以你是吸血鬼?”

“你是不是也想把我像杀死景图一样杀死?”

“你们吸血鬼为什么那么可恨?”

“王俊凯,你们吸血鬼真应该去死!”

王源大吼出声。

王俊凯听到这句话立刻就冲上来,死死抓住王源的衣领,“你以为我想做吸血鬼吗!难道我不想像你一样,无忧无虑地去上学吗?可是我是吸血鬼!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是吸血鬼了!那吸血鬼就应该被你们唾弃吗?我要死掉的时候你怎么不在?我喝吸血鬼的血、被迫成为吸血鬼的时候你怎么不在?你们人类可以为了生存猎杀动物,肆意践踏生命,甚至把我们变成这种不人不鬼的生物,这就可以了吗?”

王俊凯伸手从王源的衣袋里掏出那把匕首,“这把匕首是银的,你来呀,吸血鬼最怕白银了,你来呀!”他原本帅气的脸庞扭曲可怖,强硬地掰过王源的手塞进去匕首,“吸血鬼怕阳光,你来呀!”

王源握紧了匕首,但是却一直没有动手。“野性的本能让我们去捕食,所以吸血鬼们会盯上十三岁以上的人,你走了三年的好运只是因为这种小镇不是吸血鬼的首选。我这么说你满意了吧?”

王俊凯血红色的瞳孔因为愤怒而格外骇人,“你给我记住了,我是个吸血鬼,一个你所厌恶唾弃的吸血鬼。”

说完,王俊凯头也不回地走了。

“王俊凯!”

王俊凯回过头来,眼中的血色渐渐褪去,“你还真是天真,小朋友。”

王源有一天找到了吸血鬼俱乐部,这只是因为误打误撞。

一只纯血统的吸血鬼,咬伤了一个正常人类,并且把他也变成了吸血鬼。吸血鬼的体能、智慧都强于常人,除了需要吸食人血。一小部分吸血鬼被人类发现。

逐渐地,吸血鬼成为了人类重点研究的生物,他们的能力让科学家们疯狂。孤儿院里的孩子们就成为了实验对象,人们给这些孩子饮用或注射吸血鬼的鲜血,有的人转化成功,但是看着昔日的朋友却有种无法克制的吸血想法。有的人失败,孤零零地死掉。

所以,所有被失控吸血鬼杀死的人,都被隐藏了起来,没人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

王俊凯就是为数不多转化成功的半人吸血鬼,他的身体里有一半的鲜血是纯血统吸血鬼的。

两年前的王俊凯,在好伙伴的帮助下,翻出了围墙,而他的伙伴却被发现,因为是孤儿,所以被肆无忌惮地虐待至死。

两年前的王俊凯,奔跑在大雨中,地面很冷,雨滴很冷,但是他的皮肤比那些都冷。

两年前的王俊凯,每一次跌倒,每一次爬起,都是因为他知道,既然逃出来,如果再被抓回去,就必死无疑。

后来,王俊凯闯入了一条小巷子,有一个破败的招牌,隐秘的一角上画着六芒星。王俊凯走投无路,刚刚跨进店门就昏倒了。

后来,王俊凯醒过来,有一些跟他一样,皮肤没有血色,眼圈微微发暗的人在照顾他。一个人默默地递给他一袋鲜红的血液,他应该厌恶这种腥甜的味道的,但是新鲜的血液却是他生存的能量。

王俊凯厌恶这种本能,但是很残酷,不吸血,他就会死掉,他更加厌恶从此就不会变老的自己。

吸血鬼俱乐部资助一些吸血鬼小孩上学,王俊凯很幸运,他能够像普通孩子一样上学。可是,也仅仅只是像而已。

两年,他变得麻木不仁,已经默认了他是吸血鬼的事实。一直照顾他的阿泗老爹为了帮他躲避追随着吸血鬼气味的人们,被抓走了,到此,他最后他盯上了王源,嗯,这个人类的血液好像还不错。

其他吸血鬼尾随而来,保护自己的美食这可是吸血鬼的本分,王俊凯吸了荆罗的血,后来那个吸血鬼的血液浪费了,真是可惜。吸血鬼的金色血液还是很迷人的。

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王俊凯就真的习惯了王源在自己身边,羡慕王源能有好朋友,而不像自己一样,无法让阳光照耀,只能与血液腥甜的气味相伴。

那个时候俱乐部的人给的是冷冻血和家禽的血,看玩笑,这些东西会肮脏了吸血鬼的味蕾,不过王俊凯宁可去用这些东西填饱肚子,也不想去吸王源的血。

有吸血鬼告诉他,那些多余的东西是没有必要的,盯上王源就要杀得干脆果决。

那些血液真的不太美味,结果……就伤害了王源。

王源有了银匕首,应该就不会害怕那些吸血鬼了。而自己作为引来吸血鬼的祸害,还是趁早离开他吧。

王俊凯拉了拉帽子,王源的鲜血让他愧疚但感到愉快,所以只能这么逃避他。然后王俊凯以极快的速度奔跑,就像一匹无所顾忌的猎豹,飞速地窜向——吸血鬼俱乐部。

好吧,王源必须承认,王俊凯除了这次实在是太饿了,好像没有伤害过他。王源也必须承认,有一个伙伴陪在身边跟他斗嘴,他感到快乐。

张景图惨烈的死样……

可是他不是被王俊凯杀死的。

王源夜晚找到吸血鬼俱乐部,好奇地进去,所有人都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但一瞬间都恢复正常。

“小朋友,你的银匕首上,有王俊凯的血液哦。”

王源拿出匕首,却没有发现血迹,想必是王俊凯擦干净了。这是他给自己的护身符?

“吸血鬼拿银匕首,就是要决一死战的意思。他既然把沾染了自己鲜血的匕首给你,就是说你是他认同的吸血鬼朋友。你好像是个人类哦?”

王源握着那把匕首,心里有些愧疚和后悔。

“不过既然这是王俊凯做的决定,我们也不会对你动手。”

王源坐在吧台前,生平第一次要了啤酒。

吸血鬼大叔没有给他,“既然你都认识王俊凯了,就应该知道我们吸血鬼除了鲜血以外是尝不出味道的。所有不知情闯进这里的人,可都被咬死了哦。我们这里没有酒,只有血液。”

“王俊凯这孩子哦,15岁的时候被做了实验,成为了吸血鬼。现在他应该是17岁。其实他一般都不伤人的,实在饿了就去找逃逸的罪犯之类的,也不经常能吃饱。做吸血鬼,就是要没有感情的。”吸血鬼大叔慢条斯理地擦拭着高脚杯,也许上一秒那里面盛放着的就是猩红的血液。

“他盯上你的时候我们就怕他心软,告诉他一定要快准狠,看来他还是没有完全把你当食物看待。”吸血鬼大叔无奈地摇头,“他很少来这里,他害怕吸食人血。”

“不过啊,吸血鬼也可以吸同伴的血的。之前的荆罗,仗着身手敏捷经常打劫俱乐部。因为吸了他的血,这孩子还愧疚了好久呢。后来他说,还有个人要来杀他,碍于一个小朋友在场,左肩受伤,他可是第一次用自己的吸血鬼之瞳了呢。”

“不过小朋友,小凯如果没杀了你,你也要小心些……敌对的吸血鬼,可以循着对方的气味来争抢食物喔……”吸血鬼大叔诡异地笑了。

王源沉默了一会儿,说了句“谢谢”,离开了俱乐部。

他好像误会王俊凯了。

可是现在知道,实在是太晚了。

纯种吸血鬼的血液,是金色的?

王源走到巷子里,看到了被景图残留下来的血液吸引过来的吸血鬼。显然这个吸血鬼以为景图受伤,想要吸血却发现已经死得干净,走运地发现了王源。

王源知道自己完了。

4

王源尽量保持着冷静,握紧了王俊凯的匕首。

“哦哟,我亲爱的小猎物,我是吸血鬼柯槭。王俊凯给你的匕首对我可没用,我可是他的死对头呢。”

“原本我还遵守着礼貌不去抢别人的猎物,谁知道那个家伙竟然放过了你。嗯,好像是你愚蠢地把他赶走了?”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咯。”

说完吸血鬼柯槭闪身冲过来,王源握紧匕首,随时准备迎战。

嗯,不愧是吸血鬼,速度真快。

王源脑袋里竟然还在胡思乱想,赞扬起吸血鬼的速度。

王源迅速地挥舞出银匕首,擦到了柯槭衣服的边角,而柯槭则以绝对性的速度优势咬上了王源的手腕——

王源迅速挥动匕首,斜斜划过吸血鬼的脸颊,灼烧出一丝痕迹。

王源终于明白为什么王俊凯左肩膀的伤恢复得为什么那么缓慢。

吸血鬼速度真快啊。

所以当柯槭冲过来的时候,王源心里真切地希望王俊凯能出现。

然后王俊凯就真的出现了。

王俊凯离开王源之后,在极少的没有摄像的地方穿行。嗯,不得不说,喝到目标的血,还是很舒服的。

但是这个目标不能是王源。

王源带着有他鲜血的匕首,那是他特意划上去的,所以多少预感到,小朋友好像有危险。

几乎想也没想,像猎豹一样在黑暗中穿行。

挡在王源面前。

柯槭看到王俊凯也不是特别惊讶,“嘻嘻,你这个没用的吸血鬼来这里,是想跟我打架吗?一个为猎物心慈手软,动情的吸血鬼,可没资格和我争哦。”

王俊凯歪头看着他,“这位小朋友,可是我的目标哦,你可没资格动他。”

然后他飞身扑过去。

柯槭好歹也是作为吸血鬼活了十年,外表虽然是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但心理年龄已经三十岁了。作为吸血鬼的经验自然比王俊凯多,所以不和王俊凯硬拼,只是拖延时间,不断地窜来窜去,避免正面交锋。

王俊凯知道长时间的战斗会迅速消耗上一次进食所带给他的能量,所以亮出了另外一把银质匕首——

“第二个刺客带来的战利品。”王俊凯扬起眉毛,若有若无地露出了虎牙。

“啊哟,想吸同伴的血吗?”柯槭不紧不慢地闪身说道。

“不礼貌的同伴,被我喝掉鲜血也应没关系吧?”王俊凯笑着笑着,瞳孔就渐渐染上了鲜红,杀意满满。

“动了吸血鬼之瞳了喔?”柯槭笑道。王俊凯看准时机,反手一挥,匕首就飞射出去,正好刺进柯槭的右肩。

“真可惜,你应该用它了结我的性命的。”柯槭不紧不慢地笑着,“我的左手,也很灵敏哦。”

柯槭微笑着看着王俊凯,缓缓掏出了一把手枪——

“砰,砰,砰,砰。”

四枪,每一枪都击中了。

柯槭知道,若真的用手枪,未必射得中王俊凯,但是要去射击王源,就十拿九稳了,那个小朋友一定躲不开——

而王俊凯就意料之中地替王源挡枪。

王源惊恐地看着王俊凯扑过来,挡在自己面前,四颗子弹都射中了他——

没关系的吧?吸血鬼自愈能力不是很好的吗?

柯槭见到计谋得逞,疯狂地笑了起来,“呵呵,呵呵,我的小猎物,我手枪里装着的,可是银子弹!”

“吸血鬼,最害怕的就是银!”

淡颜色的血液浓稠地流出来,在王俊凯黑色的上衣上显得非常刺眼,王源看着看着,眼泪就像王俊凯的鲜血一样一滴一滴流下来。

王俊凯中心不稳,扑通一声跪倒在王源面前。他吃力地抬起手,摸了摸王源的脑袋,“小朋友,你哭什么呀?”

然后他回过头去,冷漠地看着柯槭,“你输了。”

柯槭得意却疑惑地看向他。

阳光划破天际,太阳出来了!

“呵呵,吸血鬼怕的可不止银,还有阳光。”

阳光下,柯槭如同无处遁形的小偷,惨叫着化为烟雾。

王俊凯知道上帝在迎接他,于是特别温柔地低下头来,轻轻地吻了吻王源的额头——

“你好像是我成为吸血鬼以来的,第一个人类朋友呢……”

然后就再没有声音,脑袋一动不动地埋在王源脖颈边。

“喂,王俊凯,你还要吸我的血吗?”

“喂,太阳出来了,你不躲吗?”

“喂,王俊凯你怎么不动了?”

“喂,王俊凯你还真的去死了……”

“王俊凯你还真的不管我去见上帝!”

王源颤抖着大喊出声。

可是王俊凯没有回答他。

也没有趁着这个机会吸血。

王源紧紧抱着王俊凯倒在他身上的身体,眼泪一滴一滴砸下来,砸下来。

这个时候,王源知道,他的朋友再也不会回答他了。

王源的眼泪湿润了王俊凯的衣领。

“王俊凯,王俊凯,你倒是说话呀……”

很长一段时间,王源都只会说这么一句话。

王源把王俊凯放到避光的地方,回头再看,阳光普照,王俊凯流到地上的鲜血一点点消融,渐渐地,地上只剩下一把装着剩余几颗银子弹的手枪。

就是这东西杀了王源的伙伴。

王源像痴呆一样想背着王俊凯回家。

可是刚刚走了那么几步,王俊凯的身体就飞速地化成了灰,飘散在空中,再也寻觅不到踪迹。

王源一下子瘫倒在地上,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流下来。

再也不会有人叫他小朋友了。

再也不会有人辅导他写作业了。

再也不会有人……那么保护他了。

王源竭力忍住,但还是哭出了声。

嗯,天上的王俊凯看了会伤心的。

如果王俊凯在的话,他一定会说:“哎呀,小朋友,你原来那么喜欢我呀?”

可是他看不到了。


5

王俊凯死后,王源每天都要来这条巷子发呆。

然后虚无地握一握,也许会触摸到王俊凯也说不定。

哈哈,搞得王源像是疯掉一样。

王源经常会恍惚。例如,他吃饭的时候,好像王俊凯就在自己面前,吃着也许他觉得味同嚼蜡的食物。

王源就难以想象,王俊凯为什么会装作好吃的样子。

煎蛋的时候,习惯性地煎两人份的,热牛奶也热两杯。

时不时地,会吃西红柿。

吃薯条的时候,会莫名其妙地对着番茄酱发呆,然后蘸很多。

真是要疯了。

有一天王源买了两份草莓冰淇淋,咬在嘴里原本应该很甜的,突然就变苦了,嗯,都怪这出镜率变大的眼泪。

手中有一份化开的冰淇淋,王源突然就哭了,“喂,都因为你,冰淇凌一点也不甜了。”

“喂,你知不知道啊?”

然后眼泪就砸在冰淇凌上。

突然眼前有一片黑影,嘴唇上好像有什么触感。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王俊凯坐在王源面前,舔了舔嘴唇,然后低头吃着草莓冰淇凌。王源低头,发现那份冰淇凌已经不翼而飞了。

王源的脸上还有泪痕,但他管不了那么多了,揉了揉眼睛。

王俊凯还在自己面前。

不是梦。

不是幻觉。

王俊凯闭着眼睛思考了一会儿,抬头对王源笑道:“是不怎么甜。”

“毕竟,还是你最甜。”

然后他笑着露出了虎牙。

王源呆愣地看着王俊凯,突然扑过去抱住王俊凯。

王俊凯显然有些措手不及,还是接住了这个大大的熊抱,“哦哦哦,小心我吸你的血哦。”

王源把脑袋埋在王俊凯颈窝里,颤抖着声音说:“随你便。”

嗯,王俊凯的脖颈处湿了一片。

王俊凯挑了挑眉,“我回来了,不过这次我变成了人类。”

王源抬头惊讶地看着王俊凯。

“不过有一件事我要做哦。”

“不介意我吧?”

然后王俊凯低头轻轻吻了一下王源。

王源惊讶地抬头看着王俊凯。

王俊凯悠闲地仰头,嗯,好像还是王源最甜。

“这次我变成了人类,就可以一直陪着你了。”

“真好。”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