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

喜欢你

帅气军官凯×战地医生源

〈与真人无关,病毒均为虚构,地点均为虚构,战况均为虚构,并无真正战斗,如有雷同算我天才〉

〈有点儿长所以分着发布〉

〈喜欢的可以去看《太阳的后裔》〉

〈与推荐剧主体剧情不同,部分相似纯属剧情需要和巧合〉

〈重申一遍,均属虚构!战斗、病毒、地点、情况、人物、武器都是虚构!〉


1

“剪刀。”一个年轻人戴着口罩,一双亮晶晶的杏眼露出来,站在手术台前,手上带着的手套沾满了鲜红的血液,无影灯的灯光突兀而刺目。

“是。病人有多处砸伤,整个左肩都被钢筋贯穿,失血过多现已失去意识。”旁边的人有条不紊地递过去剪刀,说道。

“病人右腿粉碎性骨折,需要截肢……病人失血过多,血压开始下降!”

“胃部出血,肺部充血……是DVL①感染者!”

“血压不停下降,心跳……”

年轻的主刀医生立刻查看胃部和肺部,沉沉吐出一口气,“现已确认是DVL病毒患者,做好消毒准备。”

“心……心跳停止了!”

“胃部出血因为麻药效力加剧……”

主刀医生看了看监测仪,“没有生命体征了。”

几个医生默默地低下头来,离开了手术台,把生化防护服取下来消毒。自从“Devil”病毒出现以后,病毒感染者急剧增加,而疫苗和治疗药物紧缺,雪上加霜的是,西部地区发生高强度地震,很多人都丧失了性命。


“王源医生,下一场手术还是你主刀。”

“是……当地走私军火黑社会……”

“等等等等,主任说先让王源医生休息一会儿,让林嘉医生主刀!”

“是……”


王源疲惫地坐在走廊上的椅子上,连续三天只睡四个小时让他的体能接近于极限了。手中还拿着刚刚摘下来的最里层的口罩,头就靠着椅子就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王源今年二十岁,是一名准战地医生,年纪轻轻就取得了医学硕士学位,大大小小获奖无数,作为医院的宝,因为加班加点抢救病人的他累得快要挂掉,连吃饭都要掐秒表。至于长相,连主任女秘书都要驻足打量犯一下花痴,你说呢?主任甚至还说,建议把王源调去儿科,他的星星眼一定能受小盆友欢迎。

王源恍惚中可能吧听到耳边一阵喧哗,“军火黑商引发的血案,现在驻地医生们的出发时间提前了!”

“现在边境纷争不断,一些军火商潜入——”

“王源医生?王源医生?”恍惚中似乎有人在拍王源的脸,冰凉的手指混合着消毒水的味道拉回了王源的意识。

“唔,怎么了?”王源扶着沉重的脑袋坐起来,看到旁边的林嘉正焦急地看着自己。“我的手术做完了,王医生你发烧了,快去休息吧。”

王源拍了拍脑袋,晃晃悠悠地走出去,又被林嘉叫住,“对了王医生,驻地医生的出发时间提前到后天,您要记得做好准备。”

“好的,谢谢。”


王源毫不怀疑自己没有感染病毒,他看了看皮肤,简单摸了摸脑袋,只是普通的感冒。他吞了两片感冒药,主任走过来敲了敲门。

“请进。”王源尽量调整好状态,不想让别人担心。

“王源啊,今天你就先回去吧,后天就要出发了,到家准备准备。”

王源有些犹豫,“可是医院里还有很多病人,医院人手紧缺……”

主任走过去拍了拍王源的肩膀,叹息一口气,“苦了你了,谁知道就抽到了你……你现在也在发烧,应该不是感染病毒,回去收拾一下行李吧,给你放一天半假。后天早上九点医院集合。”

王源点头道谢,转身便回去换掉了白大褂,在衬衫外套了一件外套便急匆匆回去。他知道医院主任那么担心并不简单,战地医生是抢救军人的,等于上了战场,难免会有意外,他必须回去安顿好家人。

王源这么急匆匆是他知道,想要把他那爸妈安抚好必须要费一番口舌。不出所料,一回到家爸妈就开始不断轰炸,“你要出去怎么不跟我们提前说一声啊?外面多危险……”

王源这次是真的不耐烦了,人正在发烧本就需要放心休息,还非要让他解释千百遍。“我现在发烧,需要休息,我只是告诉你们抽到我了,我点儿背,但我也不是小屁孩了,我想安心睡一觉。我让隔壁林姨照顾照顾你们,饶了我吧。”说到这里王源真的是祈求的语气,几乎要跪下来。还是王源爸比较体贴,“先让源儿休息吧,不要为难他了。”

王源妈还想再说,可是王源一副要吐的样子,脸色实在不好看,只好让王源先去休息。

像是得到了特赦令,王源如释重负,从衣柜边掏出吃灰的行李箱,考虑到入驻地点是亚热带,所以装了一些防晒衣、衬衫、短袖T恤,短裤长裤七分裤薄裤厚裤深色裤浅色裤,几件外套应急,长靴短靴凉鞋,洗漱用具帽子等等等等,甚至还装了糖果酱油和盐┑( ̄Д  ̄)┍但都是小包装,根本占不了多大地方,结果还空出来小半个行李箱。

王源扶着额头叹息,最终又收拾几件衬衫和T恤,就算打包好了。在背包里面放了些风油精、蚊香、暖宝宝,几本书,手机充电器、平板、平板充电器、充电宝,才拉上拉链。心里想自己真的是太婆婆妈妈了,明天一定要睡到死才出发(这句话回想起来真的太矛盾),然后洗漱觉觉去。

王源实在是太累了,感冒药又有一定的催眠作用,几乎是脑袋刚挨上枕头就睡着了。

做一名医生不容易,身上的白大褂很薄,但它却代表了责任,代表了信任,代表了期盼,多少病人家属的希望都寄予在这里,所以王源觉得肩上非常沉重,他不能让那些家属失望。

那个DVL病毒感染者,死在了手术台上。那个男子双亲都死于DVL病毒,这让王源感到愧疚。目前,“恶魔”病毒只泛滥于西部地区,而地震也发生在这里,好在其他地区暂时无恙……

而王源要去的地方,环境比这里更加恶劣——乌托克②阿尔兰③一带,据说是病毒起源地,战斗不断,气候偏热干燥,有许多战争孤儿。王源要去纯粹是被抽查学习,要不然凭他,医院怎么可能让他去。

王源一觉起来之后,烧已经退得差不多了,就是头有些轻微的昏沉。良心谴责他不能这么懒床,王源勉勉强强坐起来揉了揉眼睛,一看时钟八点,爸妈大声聊天,隔三道门,都听得见。

王源瘫倒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王源爸和王源妈正在为买菜贵的事情大声讨论,听到这种声音就算想懒床都赖不了。王源爸看到自家孩子脸色不好就知道又吵到他了,赶忙拍了一下还要说的王源妈。

王源耷拉着眼皮,扶着门框对爸妈嘱咐:“我去做驻地军医,如果真有个三长两短,衣柜最底层的抽屉里有一个盒子,盒子里面装着银行卡,密码是老爹的生日……林姨会照顾你们的。估计一个月多久回来了,别担心,明天我九点就要到医院集合,我要去做驻地军医的事别声张。”

王爸王妈对视一眼,明白王源去意已决,严肃地点了点头。王源葛优瘫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准备看点儿戏剧节目放松一下神经,没想到看着看着又睡着了。

起来已经是10点了,王源十分佩服自己的睡眠,如果不是这段时间忙到死,他觉得自己可以变成树懒一天睡20个小时。王源起来神清气爽,觉得有些饿,才反应过来自己根本没有吃早饭。

王源赖了整整一天,等到要出发的那一天他早早起来了,悄悄把行李箱和背包拖出来,有些留恋地看了看房间,没有叫爸妈就出去了。

九点整,王源准时站在集合地点,同行的还有林嘉、肖池、陈嘉楠,这些都是王源经常见面的。其他四个都是王源不大认识但他们认识王源的外科医生,外号“张李组合”,因为两个人姓张两个人姓李。

具体安排其实还算简单,避人耳目坐飞机到乌托克,然后坐直升机到阿尔兰。

王源深吸一口气,他相信那将是一个不毛之地。




注解①DVL:Devil病毒,简称DVL病毒,本文虚构病毒,破坏人类免疫系统引发白细胞伤害红细胞以及产生败血症症状,具体症状为皮肤发红有斑点,大量皮下出血,肺部充血,胃部出血,淋巴结肿大,最终免疫系统崩溃。

注解②乌托克:本文虚构国家,国土较小,气候干燥,战争不断且病毒肆虐,部分军火商聚集点,虚构军队介入。

注解③阿尔兰:本文虚构国家乌托克的虚构地区,病毒发源地,气候恶劣,虚构军队驻点。


2


毕竟是从一个国家跨越到另一个国家,签证提前办好,登机也算顺利,整个飞机有一个机箱都是医疗组的,然后又要转机。到乌托克时因为时差已经是黄昏了。勉强还算整洁的机场,王源等人坐上大巴到达接机地点,停着三架直升飞机,想必就是这里了。

直升飞机震耳欲聋的声音吵得王源无法休息,幸好在飞机上睡了几个小时,所以王源精神还算不错。阿尔兰的确荒凉,鲜有几个村落也是因为战争被遗弃的。现在因为病毒肆虐加上人口不多,阿尔兰人民已经紧急转入避难地了。一些战争孤儿留在这里,没有离去。

刚下直升飞机王源就被告知,由于军火商的骚扰,这里新增一批枪伤病人,他们必须赶快抢救。

周围沙尘弥漫,一个个担架上躺着一个个鲜血淋漓面目扭曲的人,无非是地震砸伤和枪伤。王源把行李放好,立刻跑过去抬担架。一批批伤者过来,已经发暗的天空下都是他们因为痛苦扭曲的脸。人手有些不足,王源立刻打起精神来为病人们手术、消毒。

“剪刀,2号针。”王源冷静地发号施令,旁边的林嘉立刻递过去,同时将清理出来的子弹放到一边。

王源用镊子夹出一个沾染鲜血的子弹,一双好看的杏眼里满是焦虑,眉毛轻蹙,“病人左肩有一个没有取出的弹片,伤口已经感染,消毒。”

林嘉夹起消毒棉球擦拭已经清理干净的弹片伤口,同时松了一口气。如果感染加剧,那么这位病人的左臂可能就不保,还好及时发现。

处理完伤口,王源一看血压心跳正常,手术还算成功,道一句辛苦了,病人就被推出去。

“王源医生,有一名伤者等候消毒……”

“好的。”王源这边刚放手,就马不停蹄地赶过去。帐篷里坐着一个年轻的军官,和王源年纪相仿,眉目坚毅,一双好看的桃花眼有着旁人没有的坚定,想必就是等待消毒的那位军人了。

令人触目惊心的是,这位年轻军官的手臂和腹部都有着触目惊心的伤口,虽然做完手术取出了子弹,但仍然鲜血直流。王源赶紧跑过去消毒,酒精沾染到腹部伤口时,年轻军官咬住了嘴唇,眉毛紧蹙,显然过于疼痛。

“你难道没有打麻药吗?这几个伤口应该没那么疼吧。”王源一边消毒一边说道。

年轻军官只是轻描淡写地说:“药品不够,为了节省,没用。”

王源震惊地抬头,“你怎么能不打麻药呢,直接做手术很疼吧?”一手拿出病历登记,“姓名,年龄,看你这样子应该是军官,军衔是什么?”

年轻的军官笑了,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眯起来,咧开嘴露出了虎牙。“我叫王俊凯,年龄……21岁。”

王源正想开口问什么身份,就听到帐篷外一声大叫:“王俊凯中尉,那群被控制的黑社会正在闹事呢!”

被称作“中尉”的王俊凯立刻扶着伤口站起来,皱着眉头说:“在哪里,快带我去!”说完回头对着王源点点头,“谢谢你了,我先走了。”说完便单手捂着伤口走出去。

王源呆呆地拿着病历,好半天反应过来,掏出随身的便签本记上:王俊凯中尉,21岁。其实病历本上根本不用写军衔,王源只是想这样的人一定是不起眼的小兵,没想到居然是上尉。盯着本子看了好久,王源才想起来王俊凯比自己大一岁。

取子弹不打麻药……真是了不起的人。

王源疲惫地坐下来,脑海里不断回放着王俊凯的伤口。手臂上的伤口是尖刀刺的,还好伤得不深,而腹部的那个伤口是因为子弹,一片血肉模糊,缝合过后还在流血,即使这样他也一声没吭。

正想着,帐篷外几个女助手讨论着乱七八糟的事情。“有一个士兵做手术时没有麻药了,另外的那个正要做手术的军官就说他不用麻药了,要把麻药让给那个小兵。要知道那个军官可是中尉!当时那个小兵就说不出话来了。那个中尉的伤口真可怕,没麻药也没说痛,反而安慰我们不用担心。”

王源听到这段话,心里不由得更佩服起王俊凯来。

“快来快来!军火商正在阿尔兰边缘闹事……医疗组……”

王源赶紧跑出去,大吼一声“我去!”打包一堆应急药品坐上车,和几个医生一起坐上车前往事件地点。距离并不远,很快就到了。

许多人担着担架、推着为数不多的病床,耳边还回荡着子弹的声响。王源顾不得那么多,赶忙跑过去帮忙。紧急点比较简陋,但至少还能暂时躲避袭击。一趟一趟人被送过去,许多医生和护士都跑进去处理伤口,眼看外面人手不足,几个军火商虽然被控制但仍然有几个还在疯狂射击,王源赶紧过去抬担架。

驻地军队的越野车停下来,王源隐约看到一批人下来,但也顾不得那么多,赶紧去推另一个病床。

几个士兵严肃戒备,一枚子弹飞速射向了王源——

“小心——”眼看子弹就要射到王源,一个身影飞快地扑过来推开王源,硬生生挡了这一击。

慌乱中王源的手松开了,担架马上要掉下去,推开王源的军官忍痛接住担架,一直担到急救点,一个中心不稳摔倒在地。

王源深知如果没有他挡那一子弹,现在自己就西天取经不复返了,关键是此人居然连担架也替他挡住了。王源赶紧跑过去扶起那个军官,谁知道只是轻微一碰迷彩外套,手上就沾染了血迹。

“王俊凯?”王源看到倒地的军官,一眼就认出了他的桃花眼。王俊凯勉强扭过头去,挤出一丝笑,“是你啊,你松开我吧,都是血。”

王源回头大叫“病床!”王俊凯赶紧拦下来,“现在担架都不够了,我自己能走回去。”

王源瞪他一眼,“不怕疼上尉,乖乖呆着!”

王源把他扶到一边,摊开迷彩外套,子弹整个射进了后背,处理不当估计要废了。担架抬过来王源怒斥:“你看他这个样子能用担架吗?”

王俊凯拍拍他摇了摇头,“很多人都受了重伤,连担架都没有,你让我自己走吧。”

正说着病床推过来,王源扶着王俊凯侧身躺上去。王俊凯皱着眉头,紧紧抿着嘴唇,背后的伤口不断流血,王源只好赶紧给他做手术。

“王源医生,请不要给我用麻药了。”王俊凯看到王源衣服上的名牌和手上的动作,制止了他。王源皱着眉头,他知道药物短缺,但不用麻药实在太疼了,“你能挺住吗?”他有些犹豫。

“枪伤都挺过来了,还怕这个。”王俊凯挤眉弄眼地向让王源放松一下,王源无奈地笑了。“我还是给你用吧,就一针。”王源强硬要求着,但王俊凯却不依不饶,“你看旁边的人也要用的,我能挺住。”

王源最终还是拗不过王俊凯,做手术时尽量轻柔一些,但他知道,刀尖在伤口上怎么可能不疼?但王俊凯硬是没说话,像是铁了心。

取出子弹,消毒,缝合,王源用绷带把王俊凯的后背缠了一圈又一圈。“这段时间避免活动,如果伤到脊椎,那就是一辈子的事了,记住了吗?”王源瞪着王俊凯。王俊凯笑了,“好好好,王源医生您先忙去吧。”说着就要走出去,被王源一把拦住。

“我不是说了避免活动吗?”王源瞪他。

王俊凯无奈地笑了,“我是个军人,我还有战斗,有任务,你总不能让我当植物人吧?”

王源横眉冷对王俊凯,“你今天必须休息,否则我宁愿把你腿打断。”

王源半推着王俊凯侧躺在病床上回大本营,安排了一个床位,不顾王俊凯的愁眉苦脸就出去继续做手术了。夜幕已经降临,而王源不得不加班加点。受到逮捕的黑商们有一些都负了伤,却不肯听从指挥,这让王源感到非常苦恼。

正当一个病人不肯接受治疗的时候,王俊凯突然出现,一掌拍在他的脑后,那人就迅速晕倒了。王俊凯松了一口气,回过头来正准备让别人继续治疗的时候,他看到了一脸震惊的王源。

“你怎么逃出病房来了?”王源压下怒气,勉强冷静地问道。王俊凯没等他说完,就风一般跑回去,坐在病床上装作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王源紧跟着跑了回来,瞪着躲在被子里的王俊凯。

王俊凯躲起来不敢说话,活像一只做错事想要躲藏的小猫。


3


王源眼皮跳了跳,想不到自己的救命恩人这么不正经。他轻轻地迈开步子,猛地掀开被子,看到了蜷成一团捂着眼睛的好大一只王俊凯。

“起来。”王源拼命板住脸忍着笑,装作冷漠的语气。

王俊凯可怜巴巴地抬头看着王源,吐了吐舌头,王源觉得这时候的王俊凯根本没有一个中尉的样子,反而像一只撒娇打滚儿的猫咪,伸出舌头,因为犯了错而卖萌。

“喂,你怎么这么不老实啊?你现在可是又两个枪伤都没有愈合。”王源双手叉腰,挑挑眉。

“作为一名军人,帮助民众是分内之事。”王俊凯正儿八经一板一眼地说。

王源不想就这么放过他,于是故意面无表情地说:“那你不觉得你现在有点儿太淘气了么?拜托别忘了你……”

王俊凯义正言辞地从被窝里跳出来,结果牵扯到伤口,好看的眉眼龇牙咧嘴。“好了,你不要劝我了,我要出院!”说完翻身就下来了,“王源医生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真的昧不住良心好的再见拜拜!”

王源见他要逃,赶忙挡在门口。王俊凯闷哼一声,“要不是我现在受伤,猪蹄儿十字扣绑你没商量。”说完侧身一闪,披上那件染血的迷彩外套窜了出去。

王源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是对这个中尉牵肠挂肚。他赶忙冲出帐篷,四处张望,发现了逃窜的王俊凯。王源悄悄走过去,猛然拍上那个人的肩膀。

士兵一脸懵地转过头来,王源顿时就囧了,居然不是王俊凯。“你好,打扰一下,请问王俊凯中尉在哪里?”

士兵一脸警惕,“你找中尉做什么?”

王源好声好气地解释:“他后背中弹,需要治疗,我得找到他。要不然伤了脊椎他有可能瘫痪。”

说到这里,王源故意吓一下士兵。士兵的脸色发白,瞪大了眼睛,“真的?”

“我还能骗你不成!”王源觉得自己演戏的本事越来越好了。

“他躲进那个帐篷里了,你快去找他吧……过两天我们可能还有事。”士兵指了指不远处的帐篷,王源道了谢就跑过去。幸亏是阿尔兰的大本营,要不然王俊凯非得被爆头不可。

王源走过去,王俊凯低着头正在洗自己的那件外套。他微微垂眸,手上也沾染了一些褐红色的水,好半天洗完,他皱皱眉缓缓晃动肩膀,显然是牵扯到了伤口。然后王俊凯慢慢走到衣挂前,又拿了一件迷彩服披上,然后靠着床坐下来,掏出一个对讲机。

“Karry呼叫Jackson,收到请回答,over。”王俊凯也不知道按了哪个按键,听到一阵沙沙声就说了两个奇怪的代号。

“Jackson收到,请讲,over。”那边的沙沙声又传过来,一个苏苏的声音传来。

“王俊凯。”王源不爽地握了握拳头,“你跑这来做什么?”

王俊凯慢慢转过头去,看到王源微微眯了眯眼,“中尉休息的帐篷就在这儿,我不去这儿能去哪儿?”

王源挑眉,“病人难道不需要好好休息吗?”

王俊凯正想着怎么开口,帐篷外就有人喊:“王源医生在哪儿?快来……”

王源犹豫地看了一眼王俊凯,转身跑了出去。

“Karry呼叫Jackson,王源医生已经走远,不用担心,该干嘛干嘛吧,over。”王俊凯抬头一看王源已经走了,掏出对讲机说道。

“……Jackson呼叫Karry,你闲得没事干了吧,over。”

王俊凯有些疲惫地合上眼睛,他知道乌托克本来就并不安宁,现在就纷争不断,搞不好很快就又要出战了。

战争,真的是剥夺一切幸福的东西啊。

按理来说,王源应该感觉到很疲惫的,但是一想到那个中尉躲在被子里的样子,嘴角就忍不住扯出一丝笑,搞得手术结束后林嘉毫不客气地调侃他:“我真担心你继续傻笑会把手术刀掉到病人肚子里,没拿出来就缝合。”

的确,治疗的病人太多了,想要记住某一个也很难,但偏巧,王俊凯就是给王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要不然他也不会费尽心思让他好好休息。事实上,王源不但没有忘记王俊凯,甚至连晚上说可以休息的时候,他心里都惦念着王俊凯。

不知道是不是命中注定,王源被分配到的帐篷紧挨着王俊凯的。中尉的待遇显然还可以,王俊凯的帐篷里除了他以外只有另外一个中尉,名叫冼木林,被调侃叫“冼三木”。外面已经归于沉静,几个士兵站在外面站岗。王俊凯出来洗洗脸,水滴从鬓角处一滴一滴留下来,王俊凯像是忽然想到什么,在沙地上写写画画起来。

正巧王源出来了,看到了王俊凯和“冼三木”于是跑出来跟王俊凯唠叨注意事项,却被冼木林拦住。

冼木林长得白皙,相较于王俊凯眼波流转的那双桃花眼,他反倒是大眼睛,双眼皮,整个就是娃娃脸。他扯着连白大褂都没来得及换下的王源来到一边,说道:“嘘,老大正在思考目前阿尔兰一带的战斗局势,不要打扰他。”

王源疑惑地看了看冼木林,“你是谁啊?”

“我叫冼木林,是这厮的……室友?”冼木林嘿嘿一乐,那边的王俊凯不知道写到了哪里,他头也不抬地叫道:“冼三木,快来快来,有大事儿。”

冼木林一脸尴尬,想不到自己丢人丢丢到医生面前了,但他还是马上拉着王源跑到王俊凯面前。王俊凯一抬头,见到王源虽然还有些顾忌,但还是指着地上的沙图滔滔不绝。

“你看这个地方,就是今天受到攻击的这儿,”王俊凯说着指了指某一处,“这里如果猛攻的话那些叛乱者应该可以劫到一些人和物资,并且还有可能破入……但是他们偏偏没有。”

王源哼哼两声,“那又如何,不应该庆幸吗?”

王俊凯看他一眼,桃花眼中深邃无比。“在战争中,任何的纰漏都会直接导致战局变化。虽然现在我军处于上风,但对方完全不会连这种弱智都看得出来的地形都没注意。”

王源挑挑眉,“你这是在说我智商不高吗?”

王俊凯低下头来,“不是不高,是已经成为负数了。我怀疑他们这么做有这么几个原因,要么是有别的地方需要人力,如果这样我们就需要注意那几个仅存的村落,他们可能是想要以村民威胁;要么,就是障眼法,最基本的原因无非是运输物资,要不然他们也会弹尽粮绝……”

“还有一种可能,”王俊凯的眸子亮亮的,定定地看着站着的两个人,“就是他们除了运输物资和人质,就是声东击西,很有可能已经掌握了大致的我们的兵力和兵力点,并且已经找到了绝佳的埋伏驻地点。”

冼木林的神色一沉,显然也想到了什么。

“那个地方,有可能已经安排了大量反叛者队伍,而这个地方占据优势,很有可能直捣大本营。”

王俊凯目光沉着冷静,缓缓开口。

4

即使是对战略一窍不通的王源也猛然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一旦捣毁大本营,整个驻军地点都会崩溃,这件事情牵扯到的可不止成败,甚至决定于阿尔兰的本就稀少的居民和附近地区。

俘虏人数也会增加。

王俊凯神色凝重,“照今天的情况,多半他们已经安排完……不过既然我都发现了,那那些军官应该也能预料到一点……快去汇报!”

王俊凯一脸认真地转过头来,对王源说道:“事情特殊,你先回去休息吧,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把刚才我所说的、我所做的和那张图……”他说着就伸出腿来用脚把那幅沙图划乱,“说出去,我先走了。”

王源呆愣愣地看着王俊凯匆匆忙忙跑远的身影,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有些失落地回去了。

他明白这些东西不是他所能企及的,但他就是失落。

就像是信任的人不信任自己一样。

事实上王俊凯也很过意不去,但没有办法,这是铁律,是无法违背的。

王俊凯显然有些高估了那帮军官的智商,最终和他一起的也不过七个人,看到彼此也都很赞赏。仔细地讨论一番,显然现在阻止他们行动已经太迟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利用敌人以为自己并未察觉这一点来进行反击。

王俊凯拿过纸笔,凭记忆画出来地图。“你们看这个点,阿尔兰虽然荒凉,但这里还有些生机……应该居住了一些人,但肯定不是叛乱黑商们的对手,而且很容易就会投靠他们。粗略估计一下,现在差不多已经完成他们的计划了,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从北、南方行动,行动必须隐秘,还要留一些人在大本营,这样才能完全阻隔甚至于包抄敌人。”

“好,那些上尉也没有想出来,那么这次行动指挥就交给你了。”司令员沉思良久,最终说道。

“那现在必须行动了。”王俊凯立刻起身,“叫大家准备吧,时间不多了。”

几乎是转眼之间,帐篷里都开始闹腾起来,不多时帐篷里的士兵就跑出来了。司令员留下一些士兵,其他士兵兵分三路,准备行动。

王源久久不能平静,天知道王俊凯会不会受伤,更何况他的枪伤刚刚过几天,还没有恢复完全。

想到那一子弹,王源紧紧蹙眉。

事实上这三路兵只是包围两面,还有一面是大本营前方正对,最后一面则只有少量那三路兵分散出来的士兵包围,但恰恰就是这里最关键,因为那里正在抓紧时间埋地雷。

这种大胆的行动自然是因为司令员有足够的兵力镇守大本营,而这里又是反叛者最有可能存在的地方,这一战成功,短时间内他们都不可能再攻击,还会损失非常大的人力物力。最关键的两点是,新式地雷NAR.39①能够很好适应阿尔兰的土地环境,加上有一些地雷专家坐镇。

王俊凯作为一个重要存在,出于对自己能力的肯定和增加士气,他就在埋地雷的那一小队。

反叛队伍准备并不充分,慌乱之中看清局势,想要选择人力较为薄弱的东面,但地雷却并不好应对,于是果断地选择现在兵力几乎倾巢而出的大本营的那一面。

王俊凯蹙了蹙眉,这种情况他考虑过,但是这种情况恰恰也是棘手的那一个,这次行动宁可失败都不能失去大本营。不过,他也有所准备,调兵的时候走到半路就派回一小部分,而按他们现在的速度赶上去不成问题。

王俊凯有些犹豫,这些毕竟不是大计划之中的一部分,贸然回去也不大妥当,因为有可能是调虎离山之计。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王俊凯看清了局势:这个地方虽然直通大本营,但是却只有一些土房,并没有多少居高临下的优势,而从这里逃出的人行动太过迅速,虽不算少但也不算多。

王俊凯静心观察,果然,逃出的人不过也只相当于那次救王源的战斗派出的队伍而已,想必是意味行动到这里,部队就会放松警惕。王俊凯没有打草惊蛇,派出一些兵回去,也是利用了他们的放松警惕,其他人埋伏起来。

果然,很快那些人就大量出现,向其他三个方向逃走,这就正好应了王俊凯的计策。于是,埋伏好的士兵马上窜出来,慌乱中军火商和反叛者逃向地雷区……

这次行动,虽说出现了突发状况,却也是取得了空前绝后的成功。确认无误后,队伍们小心行进,找到了一些被绑的居民。

队伍归来。

战斗结束回到大本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所以任务结束之后大家就都去休息了,王俊凯也是一脸疲惫地找完司令员就回了帐篷。

王俊凯被大加赞赏,回到帐篷也准备休息了,却发现王源一脸焦急地站在门外,根本没休息。

“你怎么还不休息啊。”王俊凯的声音疲惫而沙哑。

“实在担心你,根本睡不着。”王源焦急地看着王俊凯,“你没事吧?成功了吗?”

王源第一个问的不是任务结果,而是有没有受伤,这才真正让王俊凯感动。“还好,没受伤,行动成功,司令员高兴死了。”

“那好,你快去休息吧,我也放心了。”

王源放下心来,顿时觉得困意袭人,回到帐篷倒头就睡,一觉闷到大天亮。

起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王源翻身跑出去,觉得心里都舒坦了。

王源跑出去想要找王俊凯,结果却只看到了门外的冼木林。“三木啊,王俊凯呢?”

冼木林显然没有想到这个称呼已经被王源接受了,半是崩溃地说:“他还没起来呢,昨天太累了。”

王源有些担心,悄悄地跑进帐篷,瞅瞅王俊凯。

王俊凯紧紧闭着双眼,似乎很安稳。

“喂,王俊凯,起来了。”王源拍拍王俊凯。

“王俊凯?”

“王俊凯你别吓我!”

“王俊凯!”

王源推推王俊凯,半天没回应,他摸了摸王俊凯的脑门,觉得手中有些烫,于是赶忙叫起来。




注解①NAR.39:本文虚构地雷,并不真实存在,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TBC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