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

喜欢你【2】

并非长篇而是短篇连载,很快就会连载完。

「喜欢你」系列第二次连载文章,第一篇地址http://angel355.lofter.com/post/1e98204f_e07727b


帅气军官凯×战地医生源



〈与真人无关,病毒均为虚构,地点均为虚构,战况均为虚构,并无真正战斗,药物、武器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算我天才〉

〈有点儿长所以分着发布〉

〈纯属虚构,请勿效仿〉

这次会发糖(○'ω'○)注意


5


王俊凯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王源吓了一跳。“咦,你怎么来这儿啦?”

王源瞪他一眼,“没道理发烧啊……应该是伤口感染!有两个枪伤还没有好,需要消毒和扑热息痛……”

王源转头就跑去取药,根本不需要翻看病历和思考就迅速拿了一堆药物和针筒之类的。他非常清楚枪伤至少需要一个多月才能恢复,而如果引起发烧多半就是伤口感染了,最坏的结果……王源根本不敢想。

冼木林也非常着急,他不懂医术,但至少他还知道情况并不乐观。“喂老大,别睡,起来,保持清醒!”他赶紧把还想睡觉的王俊凯推起来。

“别闹了……”王俊凯皱了皱眉头,虽然不舒服但还是不想说话,意识处于半模糊状态。“喂,你起来啊!”冼木林慌了,心里祈祷王源快点回来。

王源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冼木林赶紧大叫:“老大又睡着了!”王源气不打一处来,骂道:“那叫睡着?意识不完全清醒,半昏迷……算了,跟你说也白扯,快把他扯起来,万一真出什么事我也没办法!”

冼木林也有些害怕了,扯着王俊凯坐起来。这个时候的王俊凯连话也不说了,直接靠在王源身边。冼木林七手八脚地把那件单薄的灰色上衣轻轻掀开,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冼木林还没有看到背后的伤口,但仅仅是腹部的伤口就足以让他大吃一惊。整块纱布都被鲜血浸染,他根本不敢仔细看,因为他知道里面一定是血肉模糊。

王源心里骂一句迟钝兽怂货,军人定期体检不会轻易发烧,没想到冼木林也能迟钝到这个地步。用镊子掀开纱布,王源也有些不敢看下去了,因为这段时间的行动,伤口缝合的地方除了感染甚至有一些开裂,这次王源再也不管哪些药物足不足的问题了,这个时候纠结等于直接看王俊凯狗带,小心用消毒棉球消毒,然后打麻药重新缝合。

王源紧紧抿着唇,轻轻拖着王俊凯侧靠着冼木林,先开始处理腹部伤口,心里又是生气又是担心。此时的王俊凯就像睡着了一样,但恰恰这样最让人担心。

处理好腹部伤口,王源又到另外一边,掀起另外一块纱布。背后的伤口显然有些不乐观,情况甚至比腹部伤口还要严重。自始至终,王源都强迫自己保持冷静。要知道他作为一个内科医生,什么血腥场面没看到,简单来说就是看丧尸片眼睛都不眨,但偏偏就是不忍心看到王俊凯这样。他小心地消毒、处理,最终盖上了纱布。

冼木林紧张地睁开眼睛,问道:“怎么样?好了吗?”

王源取出吊针,“还没,这一针打完才行。来,你别在那害怕地闭眼睛了,快来帮我!”

主要还是因为打点滴会更好,要不然冼木林也不可能同意王源这么做,他们不可能有这么多时间可以耽搁。

忙活完了,王源闭着眼睛转过头去,觉得似乎脑海里还是一片猩红。他几乎是虚脱一般地瘫在椅子上面,左手不自觉地就摸上了脸庞,冰凉的一片。

“王俊凯啊王俊凯,你可真不让人省心……”紧张过后,疲惫如同潮水一般席卷而来,冼木林松了一口气,也坐了下来。

“王源医生,你今天怎么有时间……”冼木林太紧张了,说了半句就懒得说下去了。

“叫我王源就好,今天没事……”王源也懒得说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俊凯揉了揉眼睛,翻身起来,立刻就看到了瘫成煎饼的两个人。“哎?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现在……现在几点了?阳光好刺眼呀!”

冼木林听到王俊凯起来了也立刻跳起来,绕着王俊凯看了半天,伸出手探了探王俊凯的额头,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如释重负地站定,“你折腾了半天,王源说你身上的枪伤感染导致发烧,你都不知道你当时有多吓人,好像叫什么?休克……”

王俊凯也知道就这么折腾,枪伤不出问题就怪了,他扫了一眼,看到王源闭着眼睛睡着了,就压低声音说:“你小点声,王源睡觉呢,别打扰他……”话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然后王俊凯走过去轻轻抱起王源,让他躺在自己的床上,拉着冼木林出去了。

王源做梦了,他梦到了他最害怕的事情。

他试着挽留王俊凯,因为他知道那场战役必死无疑,最终他只能愣愣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然后,火光冲天中,沙尘飞扬,耀眼的亮光埋没了王俊凯。

他只能看着王俊凯迎向那片火光,而他什么也做不了。

王源猛然睁开眼睛,急促的呼吸缓慢平息着,最终压抑住了喉咙里的那声尖叫。

他这么想,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王俊凯面对敌人太不管不顾了,根本不会考虑他自己。他害怕王俊凯会像梦里这样。

王源垂下眼帘,双手紧紧攥住衣角。


6


平安地度过了一个多月,王俊凯身上的枪伤都好得差不多了,又添了两个疤痕,好在没有伤到那张白皙的脸,也算是万幸。

真的不是王源太花痴,而是兵营里一堆黑脸汉子,好不容易有个王俊凯皮肤还算可以,再加上那双桃花眼和小虎牙是真的讨喜。认识王俊凯以后,王源经常把自己的洗面奶和防晒给他,说在气候干燥的地区一定要用这些。王俊凯总是调皮地做一个wink,然后对王源说在一堆汉子里这么做会被鄙视的。

王源当然不会信王俊凯的鬼话,如果他真的一点也不注意保护,现在估计也跟那些黑脸大叔无异了。

还有就是冼木林这小兔崽子,自从王俊凯受伤做手术那事跑到他那耳朵里去,非得拉着王源王俊凯桃园三结义,还说什么实在不行他也可以王源安心做军嫂……

王俊凯听到这句话有些尴尬,但还是笑着,回头一看王源早就已经抱着一团儿被子羞成了红苹果,王俊凯原本想安慰他来着,谁知道刚叫了一句“王源医生”王源就窝到墙角埋头不说话了。

最终冼木林道歉了,因为王俊凯跟他打赌的训练每一项都是王俊凯完爆他几条街,输得惨不忍睹,一塌糊涂。最后干脆切磋,也被王俊凯狠狠揍了一拳,于是冼木林任命地对王源道歉。

王源倒不是生气,但是这种玩笑还是让他哭笑不得。不过,王俊凯和冼木林决斗时,一方面出于担忧,另一方面又想看热闹,所以他也去围观了。看到王俊凯为了自己不费吹灰之力欺负弱小,这种感觉实在是……太happy了!

最后,三个人坐在一起,冼木林哭丧着脸揉着肩膀,王俊凯眼神锐利,王源笑嘻嘻地说:“以后,王俊凯罩着我,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安全了!”

冼木林还是忍不住插嘴:“还安全?小心被带进了狼窝!”

然后冼木林又被打了。

王俊凯一脚踢到冼木林的腿,霸气地说:“下次兵营报到,你看我是让你走过去还是让你死过去。”

这个时候连王源也想使坏了,“现在我们两个打你一个,你打不过我们的……哎呀,有王俊凯都不用我打酱油了!”

冼木林乐呵呵地服软。


王俊凯没有什么大碍了,王源也感到很高兴,毕竟这两个月的牵肠挂肚是绝对真心真意的,他是真的害怕王俊凯出什么事。

可是想到这里他又感觉有些忧郁,那天做的梦又浮现在脑海里。

王俊凯被火光吞没,而他只能站在原地,看着王俊凯离去。

王源很害怕有一天真的会这样,他从来没有为任何一个人揪心扯肺过,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对王俊凯牵肠挂肚,生怕他出了点什么问题。

也许,是因为他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吧。

王源在心里祈祷着,王俊凯一定要平平安安的。

“哎,王源,你知不知道,王俊凯晋升为上尉了呢!”过了一段时间,冼木林神神秘秘地凑了过来,对王源说。

王源马上瞪大了眼睛,又是欣喜又是惊讶,“是吗?那可真不错。为什么啊?”

冼木林撇撇嘴,有些忧郁地叹气,“王俊凯本来训练项目就是第一,加上上次与敌军作战,更是立下大功。功德圆满,就名正言顺地晋升了呗。”

“唉,现在我跟他比起来,也只是一个中尉而已咯。我才刚刚晋升中尉几个月,还没有立什么功,所以肯定是赶不上他了。”

王源拍着桌子狂笑,觉得又是替王俊凯感到开心又是替冼木林感到发愁,“那王俊凯岂不是你的上级了?你得叫他王俊凯上尉!”

冼木林正发愁呢,听到王源这幸灾乐祸的笑声,不爽地握了握拳,“嗯,那作为军嫂,你肯定高兴啊!”

王源一听神色一变,捂着脸就开始干嚎:“王俊凯上尉啊,冼木林又欺负我……你快管管这个……这个什么?难不成还要叫七品芝麻官?”

冼木林鼻子都气歪了,无奈正好王俊凯回来了。他只看到那双被擦拭得干净的靴子就知道王俊凯来了——除了他军营里哪个人还愿意保持鞋子整洁?

王源马上抬头,看到王俊凯穿着一身军绿色的制服,左胸前还别着好几个勋章,肩章上是三颗星星,大概也能猜出来是真的晋升为上校了,而且似乎还有晋升的希望。

一身笔挺的制服和亮闪闪的勋章肩章,不同于以往那件迷彩衣,显得挺拔而又沉稳。王源笑嘻嘻地说:“看来王俊凯上尉还有晋升的希望啊。”

王俊凯疑惑地歪过脑袋,“哎?王源医生知道啦?”

“嗯,叫我王源就好。冼木林刚刚欺负我,你得替我出头啊!”

王俊凯换下制服外套,出来“教训”冼木林。

一切都很欢乐,直到有一天,王俊凯匆忙跑过来的身影打碎了一切幻想。

那天天气阴沉,闷热闷热的,让人喘不过气来。依然有很多伤员被送来,只不过相较刚来那几天还是好了些。

王俊凯匆忙跑进冼木林和他的营地,那身笔挺的制服已经换下来,正在套那件迷彩外套。他的语速像机关枪一样快,似乎充满了焦急和不安——

“那边起了一个中等规模的暴动,我们小组需要出发。行动必须要迅速!如果待会……待会他们聚集了一定的人就有些麻烦了。还有……我出战的事,你不要告诉王源,如果他知道了会为我担心的。”

冼木林目瞪口呆地看着行动迅速的王俊凯,缓缓说道:“可是,王源就在这里啊。”

一边的王源闪身出来,站在了王俊凯的正面。

“什么?”王俊凯扣上最后一个扣子,抬起头来,目瞪口呆地看着王源。

刹那间,世界都安静了。原本被风吹动而起伏的旗子,沙土飞扬的沙沙声,此刻在两个人耳朵里似乎都被按下了静音键。那种不安和害怕的神情渐渐漫上了王源的脸庞。

“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呢,”王源紧张地握拳,一下一下地去扣衬衫袖子上的纽扣,“是不是如果我不在这里,你就不会让我知道你要出发的事情了?”

“既然你不想让我知道,是不是很危险?”

手机里的歌曲刚好播放到了马天宇的《黑名单》。


“你的话太过于苍白,你的心从未曾敞开——”


王俊凯闭上眼睛,觉得心里充满了愧疚。这种愧疚难以名状,甚至于不知道从何而起,然而它就是紧紧地攫住了王俊凯的心。

良久,王俊凯握了握拳,闭上眼睛,似乎有着难以阻挡的决心。

“抱歉,我必须去。”

王源的眼睛里有着说不出的担忧和失望,“即使我不想你去,你也必须要去吗?”

王源闭着眼睛没有说话,缓慢地点了点头。

“那,你一定要平安回来。”最终王源还是没有继续阻拦,他知道,即使阻拦也不会有用的,因为王俊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我答应你。我……该去领防弹衣了。”王俊凯简单地回答了一句,就跑了出去。

也许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话太苍白了,就像那首歌曲唱的一样。

王源沉默地站在原地,许久都没有动弹。

“他只是……不想让你担心。”冼木林犹豫着开口安慰。

“不……”王源依然没有动,可是却开口说话,“我想,他或许是担心如果真的回不来了,我会怎么办。”

冼木林没有再说话,他知道多说无益。作为一名军人,他同样见过有同伴离去,但是只有这次,他如此明显地感到害怕和不安。

时间似乎流逝得比平常慢了不少,每一分钟都似乎如一年一般,这是真正的“度秒如年”。不过,冼木林和王源都奇迹般地没有多么焦躁,照样地,王源继续在手术台上工作,为负伤的军人们消毒包扎,而冼木林则按照命令巡视,一切如初。

可是,即使是不知情的人,在王源身边也能感受到那种焦躁、不安、恐惧和害怕的心情,就像天要塌下来一样。

王俊凯啊王俊凯,你千万、千万不能有事。

王源无时无刻都这么想。

夜幕渐渐笼罩,沙尘弥漫中,月亮凄冷的光芒将大地照得一片惨淡。部队在这样的月光下迈着疲惫的步伐归来了。

冼木林第一时间就去问了情况,然而经过一致点名,结果让他瞬间瘫倒在地上,长长呼了一口气。

王源急迫地凑过来,语气中是压抑不住的焦躁不安,“王俊凯怎么样?”

冼木林低着头,良久也没有说话。

“你说话呀,别装哑巴,他怎么样啊?”王源有些着急,他实在不想再继续这么漫无目的的等待了。

似乎是知道瞒不过去,而王源也必须清楚这一切,冼木林缓缓开口:

“归队的人里,没有王俊凯。”

“他和几个人被俘了,他为了掩护其他人,被逃跑的那些人带走了。”


王源的脑袋轰隆一声。


7


就好像天都踏下来一样,原本王源的心跳如此急促,而现在它趋于平静。

良久他才回过神来,“那你还等什么,得让司令员赶紧去救啊!我又不是你们军队里的人,我去也没用啊!”

冼木林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瘫在地上,声音低沉,“听司令员的口气,那边的刑罚残酷,被俘的只有五人,救回来估计也废了。根据这次的死伤情况,外加运回的是敌方的大本营,贸然前去不是最好的选择。”

王源没有功夫去字斟句酌思考冼木林尽量委婉言说的话,但他听明白了中心——目前,至少暂时,司令部不希望派兵救援。

“也就是说,现在他们是见死不救吗?”王源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原来,到底还是采用了舍车保帅的做法?

那双杏仁眼里,盈满了质疑、悲伤和愤怒,亮晶晶的温润眸子有种说不出的哀伤。

“不行,我必须要去你们那里,问个明白!”

王源猛然站起来,充满了坚定,他必须要问清楚,也必须要让司令员救出王俊凯!


在茫茫的阿尔兰某一据点,这里阴暗而干燥,大本营因为人力的损耗和派遣,此刻人也不过只有普通据点那么多。

“又是那该死的军队里的人!三番五次扰乱计划……”

“这不是上次的那个指挥官嘛,怎么这次就被抓了,也不过如此嘛……”

王俊凯吃力地抬眼,前面的这些人很显然都是当地的黑社会和军火商,甚至为了羞辱他派的还是中国人,第一次见到抗战电视剧里面背叛祖国的人。样子不伦不类,只是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无赖的孬气。

王俊凯现在几乎整个小腿都浸泡在常温的水里,只觉得冰凉无比;双手都被捆绑着,绳子勒得非常紧,甚至有了红痕。他咬着牙抬头,睁开眼睛死死看向前方。

“你们部队会不会派人来救你?”

王俊凯咬着牙,“不知道。”

估计也真是一堆属于管理的人,随意地就上来拳打脚踢,王俊凯感到一阵鄙夷,连真正的酷刑都不知道怎么使,看来部队里的传闻都是骗人的。

好吧,他在逞能。且不说浑身冰冷,手臂僵硬,这堆拳打脚踢有几下踹上了肋骨,如果不是王俊凯强忍着,怕是已经叫了出来。

“看你估计也是个什么军官,总有些有价值的情报……正好充当沙包!”

一棍子狠狠捶向了王俊凯,王俊凯知道部队十有八九不会马上来救自己,所以只好咬着牙硬挺着。手臂已经泛起了大片大片紫青的痕迹,额头和脖子处也有泛血的伤口,头皮处的伤口一点一点地滴血,血液掉到王俊凯的眼角边,但他就是死撑着不喊一句话。

“卡嚓——”之前不知道哪里找来的木棍连续捶在王俊凯肋骨和腰上,没几下就断成两截,用力过猛使得王俊凯闷哼一声。前面一个貌似是老大的人恼羞成怒,几乎是抓到什么就往王俊凯身上砸,一鞭子抽在王俊凯左手臂上,不得章法。然而这不得章法却害了王俊凯,另外一鞭抽在了头顶,王俊凯只觉得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直到他说为止!”

一盆凉水浇在头顶,王俊凯的头发湿淋淋地贴着脸颊,许久也没说话。直到那边骂了一句“该死,不会是死了吧”,王俊凯才睁开眼睛,微微眯眼看着几个人。

冰冷的凉水和刺痛让王俊凯觉得眼前一片朦胧,鲜血一点一点顺着脸颊流淌而下,腥甜的气味弥漫在嘴边。王俊凯咬着牙死撑,就是不说半个字。

军营里,王源和冼木林面对着指挥官眼底快要冒火。谁都知道王俊凯是刚刚晋升上尉,就这么拖着救回来估计也完,有这么个猪做指挥官,亏得大家还能对抗敌人。

“每一个士兵都是一条生命,你们凭什么见死不救?这就是你们的计划?毫无章法!我看这个部队最大的悲哀就是有你这么个蠢蛋!”王源几次好声好气地商量,却都得来了一个个含混的答案,终于他忍不住,抓起桌子上的茶杯就丢过去,砸中了司令员的脸。

“您也知道,王俊凯的每项测试都是第一名,况且这次去还能掌握敌方的情况,知己知彼,更何况上次一战他们已经士气大跌,若真的放任他们继续只会白白失去。”冼木林还算比较有理智,尽量提出一些解救所带来的利益——他太了解司令官了。他理解司令官的做法,但只能理解,却不能忍受,他决不能抛弃同伴,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权衡好双方的利益。

司令员敢怒不敢言,他当然舍得放弃某个军官,因为这个生命不是自己的——和当时宣誓时还是有些出入。可是他也感到很无奈,因为如果贸然派兵,只会陷入两难的境地。面对盛怒之下的王源,他也只能好声好气地劝阻。

他觉得,即使就回来王俊凯估计也废了。

“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难道他的命就不是命吗?之前的作战部署也是王俊凯完成的,如果你不及时救他,那么我无论如何也会把你指挥失误的事实上报!”

听到这句话,司令员也是一愣。别人不清楚,他自己是清楚的。作为一名司令官,了解战局并做出部署是他的分内之事,然而这一切却是王俊凯完成的。因为他的错误估计才导致险些被捣大本营,换言之若真是让王源认真上报,他这司令官总会被批判处分,那后果就不好了。

“……那好吧,我会派部队去的。王源医生,请你也作为军医前往吧,没有多少医生,还要有人留守。冼木林,就你那队吧。”

考虑种种,再损失也不可能全军覆没,司令官还是同意了。

王源松了一口气,最终没再说什么,拉着冼木林去叫战士们集合。

“集合!”响亮的叫声,代表了王源的期望。

坐着军用越野车,好不容易来到了人已经不多了的敌军据点,冼木林思考良久,最终还是对王源说:“你最好就留在这里吧,你也没什么战斗经验,如果我们把王俊凯和那些俘虏救回来,你可以直接给他们治疗。”

王源知道这种时候不能逞强,但双手还是止不住地颤抖。他希望冼木林和王俊凯都平安无事地回来……虽然,可能王俊凯的状况很糟糕。

在隐蔽地带,几个医疗队员和军医严阵以待,随时准备治疗伤员。一片杂声中,王源尽量保持着自己的冷静,但双手甚至颤抖得握不住手术刀。

前面迅速抬来一个担架,负伤的人穿着迷彩服,黑色的头发湿淋淋地贴在脸颊,一双桃花眼紧紧闭着,眼角沾染了血滴……

“王俊凯!”

王源尖叫一声,马上用最快的速度处理。

冼木林很快跑过来,“赶紧坐车回去,我们本来就只是给他们施加压力的,现在解救出了王俊凯和其他人质,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再战斗已经无益了。”

“可是王俊凯……”

“直接送上车!”

王源自主坐在王俊凯旁边,迅速查看情况。

“体温偏低,身上有多处划伤和撞击伤,应该是钝器袭击造成……”

“看样子又是……长时间浸泡凉水体温过低……”

王源一直在呼唤王俊凯,希望能让他恢复意识,但依然没有办法扭转现实。心里又是害怕又是庆幸,幸好,他还有把握扭转一切。


(并不是所有黑社会都说英文,好像贸然这么写不大好,要不然我用翻译也要写上的('∀'))

8

如果说人的一天是从早晨到晚上,那么王源相信,他的生物钟已经卡在正常人的休息时间了。因为他这段时间都因为王俊凯揪心扯肺,每天忙得死去活来。

比如现在,那种深刻的不安感觉就又找上了王源。王俊凯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王源亲眼见到王俊凯轻松击败冼木林,但他毕竟不是铁人。体温低不说,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更是让王源觉得愤怒——也许,早一点派部队救援王俊凯他们,也许这几个人就都不会受伤了。

冰冷的环境让王俊凯的意识混沌,分辨不清眼前的一切。他努力睁开眼,也只能看到王源那双熟悉的、但此刻却充满焦急担忧的杏仁眼。可是他觉得好困啊……过会儿再说吧……

然后在王源对他的大呼小叫中,王俊凯睡着了。

当然,也就没听到那些呼唤。剩下的事,王俊凯都不知道了。

王俊凯再醒来的时候,一睁眼看见的是雪白雪白的天花板,他正奇怪,什么时候军营里还有了这么个地方,歪头再一看,王源就趴在他旁边睡着了。

此时王俊凯的内心,是崩溃的。我是谁?我在哪?王源怎么在这儿?

好半天他才理清思路,想明白他是怎样被带走,接下来又是如何。只是对于被救出的那一段,根本没有记忆。

所以,是有人把他救出来了吗?估计又是托王源的福吧。王俊凯笑出了虎牙,翻身悄悄起来。“嘶——”王俊凯懊恼地揉了揉脖子,真疼,看来那些人的手段还真挺凶残。

王俊凯轻轻扯起被子,盖在王源肩上,然后悄悄溜出了门。如果真的让王源看到,他肯定又得让王俊凯老老实实待几天,那就真的糟糕了。

当王俊凯以为他真的平安溜出去的时候,身后传来冷冰冰的一声:“回来,喝药。”

王俊凯一巴掌呼脑门上,五官都挤在一起了。

王源迅速站起来,冲了一堆药,满脸漠然地看着王俊凯。

王俊凯耷拉着脑袋,一边揉关节一边走回去。王源原本紧紧绷住的脸忍不住松懈了下来,嘴里嘀嘀咕咕着,直到王俊凯走到他面前,王源才准备教训他。

“这就是你答应过我的,平安归来?如果不是冼木林你恐怕早就在那里挂掉了!我都说过了你要注意安全,结果还是这么不要命,你这种人怎么可能让人放心呢?”王源终于忍不住劈头盖脸一顿骂,对着王俊凯怒目而视。

王俊凯立正站直,保持军姿,“我是不会死的,请医生放心。”

“放心?放心就怪了!你还真以为游了一圈泳就回来了啊?你那该死的指挥官智商堪忧,说了半天才肯去派兵,我看你这几天只能站着了,后背前胸都是伤,你就在这儿好好反省吧!”

王俊凯站着不敢说话,低着头,刘海垂下来。一个上尉,偏偏怕了一个医生,真是稀奇。

“现在立刻马上,休息,把药喝了。”王源最终还是叹息一口气,说道。他知道,无论自己再怎么劝说,再怎么阻拦,王俊凯也只是会低头向他说对不起,然后再转身离开。

那就像是王俊凯的使命一般,只有前进,没有退缩。这是王源真真正正理解到,在这种情况下,不受伤是不可能的。别说受伤了,能平安归来就算是万幸。

得知王俊凯没有归队的那一刻,王源感觉天都要塌了。那种失去重要东西的恐惧感是真切的,军人这种职业,就是注定没有自由、平安、温暖的生活的。

如果王俊凯真的永远离开,那是王源所不敢想象的。

“把药吃了。”王源抿了一小口,觉得实在是太苦了,有些担心王俊凯能不能喝下去。王俊凯非常平静地喝了一大口,脸上依然是微笑的表情,就好像吃了块糖一样。

王源怀疑自己的味觉出现了问题,“很苦吧?是我的问题吗?我怎么觉得那么苦啊?”

王俊凯摇摇头,“不苦。”

“很甜。”

“因为只要是你给的,都甜。”

过了许久,王源才低下头来说:“( づ ωど)你说好话也没用!”

外面站着偷听的小护士捧着脸颊被萌了一脸血,碰巧有一名年轻军官走过来,看到这几个人鬼鬼祟祟又一脸期待地样子,马上过来问。

“你不就是那个代号Jackson的中尉嘛,我见过你的,好像跟一个代号是Karry的人用对讲机联系呢吧……你怎么来啦?”

其中一个眼冒桃心的护士见到军官马上开口问道。

年轻军官笑了笑,脸颊处露出两个梨涡,“我叫易烊千玺。至于那个Karry……他其实叫王俊凯,现在是上尉了。”

“啊,那王俊凯就在里面啊!”那些小护士马上叫起来。

“我还奇怪你们在这里偷听什么呢,王俊凯又做了什么坏事啊?”易烊千玺凑过去一看,心里觉得不大正常,所以马上问。

“哎哟……前段时间王源就和王俊凯上尉关系不错,王俊凯那会儿被俘,王源不知道有多担心,现在……哎呀虐狗啊!”

易烊千玺整个人就懵了,什么叫……虐狗?!

那几个小护士一脸满足,“就是什么药苦不苦之类的,但王俊凯上尉回答说‘只要是你给的,都甜’,哎呀我的妈呀,这是发糖吧?甜死了……”

易烊千玺马上一脚踹开门,看到的画面是这样的——

王俊凯靠在病床上端着药,笑眯眯地看着王源,而王源坐在他身边,低着头一脸别扭,顺手扯了那件新发给王俊凯的迷彩服。

千玺马上大喊出声:

“王俊凯你什么时候也决定出柜了?!”


霎时间周围一片安静,憋着笑的护士们忙拍照,易烊千玺瞪着眼睛死盯着王俊凯,王俊凯依然笑眯眯地盯着王源,看都不看王俊凯一眼,王源更是害羞地埋下头……

“我去老王你不能有了王源忘了战友啊!”易烊千玺不甘地大吼出来。

于是,帅气上尉王俊凯拉着可爱医生王源出柜的事情像插了翅膀一样,飞遍了整个军营。

王源囧得都说不出话来了,倒是王俊凯,刚恢复了点儿就跳出来,大声嚷嚷着“那我们就一起绕营地一圈让他们看看好了”,这下连那么几个不知情的吃瓜群众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王源别扭地转身想要跑,却被王俊凯一个旋身拉住了,王俊凯笑嘻嘻地把胳膊搭上王源的肩膀,因为身高的关系,他微微低头,说话时呼出的热气都喷到了王源的耳朵和脖子上:“你难道不好奇我们兵营是什么样的吗?”

说到底,王源来了以后也没仔细看过这个营地,更别说那些用于站岗的地方了,听王俊凯这么一提及起,心里还真有点儿痒痒,犹豫了半天才点点头。

“那就跟我来,王俊凯从不打诳语。”王俊凯对他笑了笑,那两颗虎牙露了出来,拉着王源的手就往越野车的方向跑。

“哎,你等等啊,别那么快……”王源赶忙喊出来,但注意力却放在了王俊凯拉着自己的那只手上——

王俊凯的手并不像王源的手那样柔嫩、白皙,虽然不能说特别黑,但还是比较粗糙,显然已经做过很多训练了。

好半天王源才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脸上腾地红了,于是路过的人们又看到这样的景象——

帅气的王俊凯穿着一身笔挺的迷彩服和T恤,右手紧紧拉着王源的手,因为跑的关系刘海儿一扇一扇,王源白皙的脸颊有些红,跑得气喘吁吁,迎着阳光,两个人的身影居然有些唯美。

于是这些人立刻尖叫起来,要么讨论要么拍照,至于那些士兵,则马上拿对讲机通报。

王俊凯拉着王源的手,一点也不顾别人的目光,拉着他坐上越野车。王源气喘吁吁地瞪他,“你……跑那么快干嘛……果然……我还是不能跟一个上尉一起跑……累死我了……”

“没事吧,歇一会儿喝点水,别人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吧,今天就带你看看兵营。”王俊凯一边发动车,一边说道。

王源脸又是一红,捂着脸大叫:“你还知道啊,别人正在那儿传呢,你就又送上了八卦……”

王俊凯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盯着王源,王源马上服软,“我错了……”

王俊凯笑出了虎牙,突然又特别认真地对他说:

“喂,那些人怎么说你知道吧?”

“那……就让它成为现实吧。”

“王源,我喜欢你。”



TBC

给你们发糖('∀')

不要问我为什么直接贴链接,我是个网络白痴,上网查了也不知道怎么修改……求解答TAT

马天宇的《黑名单》是专辑《手花》里的歌曲,安利一下,鞠躬。

PS:新文已经开始写了,不要着急。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