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

Equal

〈纯属虚构与真人无关〉

1

破烂的车子,碎了一地的玻璃,还有几滩不知名的血迹,映入眼帘的是满目狼藉。

王源正在这里走着,脚步轻快,一双杏眼充满了兴奋,四处打量着周围的情景,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虽然漫不经心地走着,但还是警惕着周围极其微弱的窸窣声响,警惕着每一辆被撞得不成样子的车后面。

王源的反应是正确的,某辆车的后面,忽然窜出来一个人影,只不过即使是在夜色中,也能开出来那人影极其扭曲,跌跌撞撞地冲过来。

王源抽出枪,利落地扣动扳机,“砰”。

子弹准确无比地射入了人影的头部,“人”发出低沉的咆哮之后便倒地死亡。

当他开枪的时候,注意到那辆车的顶棚上,蹲着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16岁左右的少年,虽说神色悠闲,但整个身体弓起来,像是猎豹捕食的样子。王源看到以后才觉得心有余悸,如果他不在这里,估计A市又要少一个人,多一个丧尸了。

不错,丧尸。生化病毒泄漏,一些人受到感染,通过唾液、血液等形式传播,更简单地说,被感染者咬到,不久之后也会同他们一样,变成行尸走肉的丧尸,失去自我意识,然后再去撕咬别人。

王源并不清楚,丧尸之所以会咬人,究竟是对生肉的渴望,还是只是想把眼前的一切活人都撕毁。

不幸的是,没有解药。

整个A市都成为了一个不毛之地,几乎没有什么活人。王源经过搜寻,得到了一些武器,便游荡在这里,寻找活人。

那蹲在车顶的少年一跳,跳到地上,王源才不满地发问:“你不知道车后面有那些怪物吗?”

少年极其悠闲地把手放进衣袋里,“知道啊。”

“那你还什么都不做?”

“就凭目前的丧尸,还伤不了我。”

王源也是无奈,走了这么久,没看到一个尸体,估计即使有,也不可能是人类的。

“你还是跟着我吧,现在A市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又有多少丧尸,你这样孤单一人,太危险了。”

少年似笑非笑地调侃,“难道你就不是孤单一人了吗?”

王源有些无奈,“我身边要是还有人我就不会单独出来了。”

他特意加重了“人”的读音,想了想又补上一句:“我叫Roy,王源。”

少年笑了,两颗虎牙露了出来,一双桃花眼也弯起,“我叫Karry,你可以叫我王俊凯。”

一路上,王源不断地提各种问题,也回答着各种问题。毕竟,在A市,根本没有能快速找到的人了。

“我爸妈在国外,”王源说,“他们应该还不知道这儿的事儿,我根本来不及给他们打电话。以前我爸爸做刑警,和我玩过玩具枪一类的,以前也没少玩,看来今天倒是派上用场了。”

王俊凯笑了,“你也不怕以后有人说你,非法……持枪?”

“等他们能活着见我再说吧。”王源有些鄙夷地说,“要不然,那些枪我总不可能是凭空变出来的吧。都是,嗯,死去的警察留下的。”

王俊凯听闻笑得更厉害了,“呵呵,是你杀的吧?”

“差不多吧。”王源有点烦躁地说。

“那么你呢。”王源忽然想起了王俊凯,他还不清楚王俊凯的来历。

“嗯……这个嘛,准确来说我也不大清楚,我是个孤儿,被养父母收养了,不过现在他们好像也感染了吧。兴许我之前杀的丧尸就是他们。”王俊凯这一番话说得轻描淡写,却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忽然,王俊凯捡起了地上的一把刀,快速地向前抛过去。王源惊愕地抬头,瞪大了双眼。地上是一具尸体,只不过脑袋和脖子分了家。

尸体的皮肤苍白且沾满血迹,毫无疑问这不是人类。王源紧紧皱着眉,他非常清楚,如果不是王俊凯准确无比地爆了丧尸的头,现在恐怕自己也是需要爆头的那一个了。

“这刀不能用了。”王俊凯有些惋惜地说。

“谢谢你。”王源好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话。

“谢?谢什么?”王俊凯有些惊讶地挑眉,“我毙掉那丧尸,不也避免了我被……嗯,咬?”

王源没有再说什么,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有那么几分尴尬。“我想……人多总比人少好,我们可以去找活着的人类吧,或许我同学还活着。”

王源得承认,他有些私心。可这又有什么错呢?如果他的朋友活着,救出他来总不会有错。

“谁?”王俊凯也问得干脆。

“Jackson。”王源下意识地加快了速度,“易烊千玺。”

“你不应该现在来这儿的,”王俊凯哼了一声,“夜晚的楼道决不应该是个好去处。”

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杀了三只僵尸,都是在楼道里游荡的,他们没有搭乘电梯而是选择了走楼梯,脚步声就吸引来这些丧尸。

丧尸丧尸,就是丧失了理性的尸体。

王源想要敲门,但王俊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敲门?你觉得丧尸还懂得,礼貌地给你开门?”

王源恶狠狠地等着王俊凯,这个救命恩人好像太毒舌了。

“离这儿远点儿。”王俊凯干脆地命令,伸手拔出来不知道从哪里拿的砍到,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

火星四溅中,门锁被劈出了个大窟窿。

“你真是个……怪物。”王源瞪大了双眼,觉得这已经超出他的预知了。

“过奖了。”王俊凯抬腿一踹,带开了门。王源小心翼翼地走进去,松了一口气。地上干干净净,应该还没有被丧尸入侵,但还是需要警惕。

“Jackson?你在吗?你没事儿吧?”保险起见,王源还是问道。

“什么人?”

“我,王源。”

许久,一个少年拎着棒球棍走了出来。“易烊千玺?你没事!”王源激动地抱住了少年。

易烊千玺笑着抬头,看到了悠闲提着刀的王俊凯。“他是?”

“王俊凯,他之前还救过我一命呢。”

易烊千玺严肃地站起来,对着两个人沉沉说道:“我们必须改变这一切。”


2


“什么叫做改变?”王源隐约意识到,这一切都不大简单。

王俊凯倒是明白了,“王源儿,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会有丧尸病毒出现吗?”

“还有就是,你的父母为什么会去国外?这难道不存在什么偶然吗?”

易烊千玺赞许地看了王俊凯一眼,“你的父母,应该还平安无事,只不过他们给我通信说,这次的病毒,不简单。”

他拿出了手电筒。现在A市的电路全被破坏了,他们也不敢开灯,万一“那些东西”被吸引过来,就真的糟糕了。

“你们说,丧尸病毒不过出现不到三周,整个A市,甚至于附近的城市,都出现感染者。即使是烈性流感,我也没有看到过这种情景。这个病毒,传播的速度,你不觉得太快了吗?”

“还有就是,你们怎么会活到今天?你们是如何果腹的?”

易烊千玺抬眼看着王俊凯,“还有就是你,王俊凯,王源之前跟我说,你是个孤儿,那么你的养父母呢?太蹊跷了吧。”

王源半天都没想明白易烊千玺这么云里雾里的话,“所以?你问我们这些问题,你又居心何在?”王俊凯毫不客气地问。

“这次的病毒是一些人研发出来的,并非自然形成。而病毒泄露,这是不是人为的,我就不知道了。我们的父母都接近失踪,兴许还能躲过一劫……我的意思是,我们要了解这个病毒,掌握这个病毒,甚至是,逆转这个病毒。”易烊千玺斩钉截铁地回答。

“可是,病毒的研发都没有公布,还能是哪个实验室的杰作呢?”

王源有些懊恼,自始至终,听懂的也只有王俊凯而已。

“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实验室,找到有关病毒的研究……至少,我们一定不能被感染,一定有解药。”王俊凯腾地站起来,随便拿了个东西擦了擦刀,“王源,你的枪该分我一把了。”

“别扯了,现在这么生活不简单吗?能活着就不错了。”王源根本不相信这些计划,在他看来都是胡编滥造。

王俊凯的眼睛微微眯起,像个科学狂人一般露出了一种憧憬的神色,“王源儿,你就没有想过,如果整个世界都充满了这种病毒,大量丧尸围困这里……你还有活下去的机会吗?越来越多必需品被感染,你现在还敢随便去商店吃东西吗?不担心有病毒吗?”

王俊凯越说越兴奋,易烊千玺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古怪。“所以,要么找到研究资料,要么,死。”王俊凯冷漠地说。

易烊千玺沉默着,忽然叫道:“可是我们现在装备不过关啊……击杀丧尸,用什么武器?”

“爆头,子弹击中他们的头部,这是最有效的方法。”王俊凯的脸上浮现出谜一般的微笑,“他们没有知觉,攻击四肢都没有用,只有头部,那是他们的中驱神经所在地。”

“先去警察局吧,”王源笑了,“这种时候,有警察的地方就有枪。”

“在此之前你还是不要用枪了,”王俊凯笑了,“该我出场了。”

王源必须承认,易烊千玺清楚所有的计划,而王俊凯恐怖得就像个鬼怪。

“嘿,老兄,你该去休息了。”王俊凯一边笑着,一边扭断了一个丧尸的脖子。拎起那把刀砍过来,丧尸的头掉了下来。

“啧,果然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生物啊。”王俊凯悠闲地说着,反手挥动起那把王源根本拎不起来的刀,身后的丧尸也一命呜呼了。

王俊凯就像是……怪物一样强大。

“不错,两把枪。”他拾起一把枪丢给易烊千玺,另一把挂在腰间。

易烊千玺拍拍看呆了的王源的肩膀,“走吧,待会儿离开了这个怪物,你就会被咬死的。”

“一个秘密实验室,怎么可能找到。”王俊凯换下了那件沾满肮脏血液的外套,从旁边的某家店里拿出一件黑色的外套披在身上。

“最先受到感染的是A市,所以实验室十有八九也在这里。”易烊千玺厌恶地皱了皱鼻子,“你这身血腥味……真是残暴啊。”

本来就没什么存在感的王源觉得更加没有存在感了,他想要好好想一想,怎样才能活下去。

王俊凯那件沾满鲜血的外套被王源随意地丢在外面,等到王俊凯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不能呆在家里安安分分吗?”他弓起身子,问道。

“不知道,你这副样子要干什么?”王源显然还没有意识到即将到来的危机。

“他们对于生肉的渴望,和追求血腥的本能。”王俊凯缓缓举起了枪,“他们会被人和血液的气味吸引过来,王源,你闯祸了。”

外面一队队丧尸缓缓走了过来,面色惨白,肢体扭曲不堪,数量……多得惊人。

“你们先走,我能拖一会儿,只有一会儿,快走!”王俊凯开枪击中了一只丧尸的头,但后面显然还有更多。

“你一个人顶不住的!”王源焦急地说,“你迟早会被咬,我得留下来!”

“千玺,你快跑吧,跑,跑得越远越好,尽快找到实验室,尽快找到问题的根源,给我们留下线索,千万……别死了!”王源站在王俊凯身后,把易烊千玺推出了后门。

“走啊!”

后门被关上,易烊千玺视线的最后,是王源和王俊凯身边一群丧尸扑了上来……

他只有跑。

跑吧跑吧,反正逃不掉。

“当心点儿,被咬到我又多了个敌人。”王俊凯悠闲地说道。话虽如此,二十多个丧尸,又不能近身格斗,根本挡不住。

“跑吧。”王俊凯在一片嘶吼中说道,“王源,你跑吧,我们挡不住的。”

“呸,本来就是我惹的祸,现在你让我跑?”那群怪物一点点逼近,王源甚至能听到他们喉咙里发出的饥渴的、狂暴的嘶吼。他费力地开了几枪,但也只是消灭了两只丧尸而已。

“准备好一起死在这儿吧。”王源有些绝望地说。哎呀,想不到最后竟然是被咬死的,不,不是死了,可是跟死也差不多了。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嘶吼声也似乎渐渐远去了。

王源猛然睁开眼,发现自己被王俊凯紧紧抱在怀里,而王俊凯……以极快的速度奔跑在一片狼藉的街上。

“准备好死这种事……”王俊凯拼命往前跑着,直到把那些丧尸甩在后面,“根本就不存在!世界上的一切都有它自己的规律,强行得到什么,就必定会付出和他相等重要的代价。”

天边渐渐出现了曙光,王源抬头,现在他一定要和这一切拼个你死我活了。

天蒙蒙亮了,其实易烊千玺留下来的记号并不难看出来,因为那黄色的油漆、各种混乱的痕迹,显然都是他留下来的。王俊凯跑了好一会儿,才把王源放下来,躺在地上气儿都不喘了。

“王俊凯?你没事吧?”王源凑过去问。

“你可以尝试抱着一个人一口气跑几公里。”王俊凯没好气儿地说。

王源的脸红了一红,坐在地上不说话了。说来这是王俊凯第二次救了自己的命。


3


休息了几分钟,王源也不敢停留太久,如果再有怪物袭击,他就真的逃不了了。王俊凯几乎是被王源搀扶着走的,因为之前精神的高度紧绷,现在觉得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顺着记号一路走,还有几具丧尸尸体,发出令人作呕的恶心味道。王源扶着王俊凯跌跌撞撞地往前走,可是信号却突然中断了,再没有什么线索。

王源犹豫着开口,“我们歇一会儿吧,千玺……千玺再没有留下什么线索了。”

“我们人类的气味,会慢慢把他们吸引过来,”王俊凯闷闷地说,“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他们继续这样下去,食物也会被感染。”

王源的视线被前面一个倒在地上的尸体吸引了。

好熟悉……

“易烊千玺!”

王源飞快地跑了过去,王俊凯跌跌撞撞地跟着,靠近那个已经死掉的人。

那张熟悉的脸,神色安详,皮肤苍白得有些不正常,右手握着的手枪指着太阳穴……左手,紧紧握着一个U盘。

一枚子弹,洞穿了他的太阳穴。

是的,是的,真的是易烊千玺,那个聪明的、理性的易烊千玺。

但他就这么被自己结束了性命。

“是不是别人杀了他……然后再伪装的?”王源颤抖着问。

王俊凯的声音冷漠而低沉,“你觉得如果有人,会杀他吗?丧尸又根本不会开枪,所以,是自杀。”

“可是……为什么?”

王俊凯冷漠地指着易烊千玺手臂上的狰狞伤口,“他被感染了,拿到那个重要资料以后,担心变异会伤害到你,所以,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好。”

这是一片荒郊,当时是被封锁的,原因并不清楚,但现在倒是明白了。这里连草都没有,想必是长期的化学实验,把这里变得寸草不生了吧。

“这里的土,有一种铁锈的味道,化学元素影响到了附近的水质和土质,担心会伤害到人体,索性封闭了。你瞧,仔细看还有一些被随意丢弃的试管、碎片之类的,估计是那些科学家们逃出来的时候,扔下来的吧。”

王俊凯用理性到冷漠的声音解释着。但是看着昔日的朋友就这么倒在地上,王源还是难以接受。“可是,可是……”

“没有什呢可是的,你难道想让你朋友白白死掉吗?”王俊凯以斩钉截铁、毋庸置疑的口气说,“实验室里肯定有丧尸,我们又靠近了危险区,你还不明白吗?如果找不到方法成功破解这个U盘,我们就也会丧失一切!”

王源抹了抹脸颊,“可是……哪里有电脑呢?我们刚从市里跑出来,这里……”

“实验室。”王俊凯冷漠地说。

“你刚才不还说,那里肯定有丧尸吗?那我们还要进去?”王源几乎不敢相信王俊凯所说的话。

“我是说里面有丧尸,可我没有说,有就不进去。”王俊凯把手枪拿出来,寻觅着一切有可能有入口的地方。

王源沉默了。自始至终,他就是一个被王俊凯领导的人。他被王俊凯救,被王俊凯领导,直到现在,他都不能看清楚情况,只能看着自己的朋友死掉,看着昔日的家园一点点变成丧尸的聚集地,什么也做不了。

某一块草地上传来了一声声怒吼,像是……丧尸的声音!难不成……就是实验室的入口?他们,居然把这种恐怖的东西囚禁在这里!

“准备好了吗?”王俊凯给手枪上了子弹,说道。

踹向那一块塑料草,石板开裂,阴影中窜出来一条狼狗,只是这狼狗身上破破烂烂,森然白骨露出来,并不像普通的流浪狗。

“看来,变异病毒已经能传染动物,使它们丧失理智了。”王俊凯利落地开枪,那只本来无辜的小狗,如今疯狂的狼狗,也失去了性命。

一路上,王俊凯的手,已经沾满了鲜血。

“等等,你看,千玺手边还有三个数字……013!”王源恋恋不舍地看着千玺,突然注意到了那突兀的字迹。

“0、1、3……”王俊凯像是想起了什么,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王源往洞里补了两枪,才和王俊凯下去,但即使是这样,他们也依然在那狭长的走道里,遇到了身上有破碎、肮脏白外套的丧尸,应该是研究人员。只可惜,研发出来的病毒反倒杀了他们。

实验室里,怎么可能没有电脑。

王源找到电脑,连接U盘。



0、1、3。

三个数字。

最先出来的,是三个数字。

王俊凯呆呆地看着屏幕。

砰,砰,砰。

心跳的声音

砰,砰,砰。

急切地好像要跳出来。

脑海里卡嚓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断开了。

是理智?不,应该是记忆。

一个个画面在脑海里闪过,明晃晃的灯光,一组组数据,还有……还有那些瘆人的针筒。

心脏的跳动,此刻几乎停止。

“王源,你先出去一下,我……想自己看完。”

王俊凯异常平静地说。


4


过了许久,王源听到王俊凯抬高声音说:“王源,你进来吧,咱们喝杯茶。”

王源不解地看着他,不明白在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刻,哪有时间喝茶。

“你瞧,我找到一包好茶叶,烧壶水,好了。”王俊凯噼里啪啦翻出一堆东西,准备沏茶。

“你这是……”

“喝茶吧,”王俊凯笑了,笑着笑着,眼眶有些红,“没事了,歇一会儿吧。”

“歇一会儿吧”这种话,绝对不是王俊凯应该说的。他从来都是行动力超强,拥有绝对领导性的。

“真是……一壶好茶,”王源感叹道,“不过,你到底干什么啊?”

王俊凯突然站起来,笑着看着王源,“如果今天就是世界末日,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对……王俊凯说的?

大概是一见钟情?

这不可能吧。

王源仔细回想着,从车顶上跳下来的王俊凯,一刀杀了丧尸的王俊凯,枪法比自己还要好的王俊凯……

不到两天,可是他回想起来,全部都是王俊凯的画面。英姿飒爽,所向披靡,就像一尊战神,一个怪物,一……一个神。

“大概是……我喜欢你吧。”王源苦笑着说道。

王俊凯的眼睛那一瞬间,有了不同的神采。并非狂妄,并非恐惧,并非兴奋,那是前所未有的一种神采。

“那就不给我一个拥抱吗?”王俊凯笑着说,然后张开了双臂。

王源跌跌撞撞地跑过去,抱住了王俊凯。

他想,如果今天就是世界末日,至少他还紧紧抱着王俊凯。只是,千万不要让这一切变成一个梦。

世界上的一切都有它自己的规律,强行得到什么,就必定会付出和他相等重要的代价。

王俊凯闭上眼睛,吻了吻王源的额头。

王源疑惑地看向王俊凯。

王俊凯忽然起身,拿起了还有一颗子弹的手枪,笑了。他笑得咧出了虎牙,但是笑着笑着,眼眶有些红,眼睛里雾蒙蒙的一片,像是……有泪水在积蓄。

“王源儿,易烊千玺说得对啊……013,难道不就是死吗?”

王源心里一惊,仔细回想这三个数字。0,像是D,1,像是I,而3,反过来,像一个E。

DIE。

死亡。

“我想起来了,我终于想起来了。”王俊凯的笑容充满了无奈,充满了不舍。

“我也是丧尸啊,你的父母,我的父母,都是变异病毒的研究人员啊。”

“只不过我是唯一一个完成体。”

眼眶里蓄满泪水,终于滑下来,挂在脸颊上。

王源惊叫,“你……你怎么了?”

心底有不好的预感。

“养父母用我做实验,做出了第一个完成体。一个速度、力量都远强于人类的怪物,而且,拥有理智,而并非像外面的丧尸一样。”

“那些,都是提取我的细胞,做出来的失败体啊。”

“主体死了,他们才有可能都死掉,才有可能露出基因上的缺陷,不是吗?”

王俊凯凄惨地笑着,缓缓举起了枪。

“我是完成体,一个出生就代表罪恶的怪物。”

“王源,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世界上的一切都有它自己的规律,强行得到什么,就必定会付出和他相等重要的代价。”

“而现在,我要世界重新回到正轨,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他对准心脏的位置,缓缓扣动扳机。

“砰”。

枪响了。


王源,我不能看着你死,所以我要一切都恢复正轨。

带着我的那份命,带着我的血,好好地活下去吧。

脸颊上还挂着一滴眼泪,嘴角还有血迹,只是脸上还有微笑。

正午的眼光照射过来,丧尸们因为宿主的死亡,和基因缺陷,终于在此时被阳光化为灰烬。

王源抱着王俊凯,痴痴看着远方,不知坐了多久。


四年以后——

丧尸病毒的弊端就是,一旦细胞主死亡,连他之前留下的DNA都会变成垃圾,再也没有什么丧尸病毒,而变异的怪物,也会就此消亡。

王源被标榜成英雄。

而王俊凯,王源心中的英雄,却永远、永远地闭上了那双桃花眼。

王源看着天穹,笑了。同当年的王俊凯一样,笑着笑着,眼眶就红了。

没有丧尸病毒,人类也会因为一己之私,变成行尸走肉的丧尸。

有什么区别。


“王俊凯,你说过,世界上的一切都有它自己的规律,强行得到什么,就必定会付出和他相等重要的代价。”

“而现在我想要陪着你,也要付出代价。”


他缓缓把枪对准太阳穴。

扣动扳机。

砰。


天上的亡魂,地上的丧尸。

逃不过的。

世界上的一切都有它自己的规律,强行得到什么,就必定会付出和他相等重要的代价。

王俊凯,我要想陪着你,也要付出代价的。只是这代价,之前我还承受不起。

只是你不在了,也无关紧要了。


013。

DIE。








END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