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

一念成魔

他是冰族的皇子,是冰焰族的神,他是樱空释。

她是火族的公主,是个俏皮的女孩,敢爱敢恨,她是艳炟。

从那一声“云飞”开始,她便坠了魔。艳炟或许并不知道,所谓云飞,真身便是冰族皇子樱空释,是注定的敌人。

也或许并不知道,从何时,命令变成了示好,横眉冷对变成了一心相随,友好……变成了爱意。

也许艳炟对樱空释的爱,不过是一念之间罢了。

艳炟是火族唯一的公主,她要的不是什么公平公正,只有弱肉强食。坚强的外表下,也许隐藏的是柔弱的灵魂,等待着能够温暖她的人。

只是奈何一念出错,一念成魔,他是一个“凡人”,他有着精致的五官,乌黑的头发,还有一个特别的名字,“云飞”。

所以不能看着云飞被哥哥轻视,被哥哥伤害——事实上任何人都不可以。所以艳炟毫不犹豫地冲过去,和哥哥赌上一把,赌的便是云飞的命。

爱的不是他的容貌,不是他的身份……爱的,只是那份或许并不真实的对自己的好,哪怕只是被利用,也情愿自我催眠,就这样吧,很好。

终于,那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是他的转世的人出现了。

罹天烬。

艳炟的双眼是充满了不可置信的,她害怕,害怕这一切只是一场梦。

多想牵着你的手不放开,哪怕与全世界敌对。

只是,你不记得了。

我等你。

火星飞扬,最终竟然是被父皇结果了性命,换来的是心上人的安好。

“不能陪你玩了……”

“你有没有真正喜欢过我……”

没有等到答案,手滑落下去,身体渐渐成为火星,化为一抔尘土。

奈何她等了千年啊。

哪怕……哪怕答案是否定的。


他是冰族的二皇子,是云飞,还是冰焰族的神。

出生时就受人唾弃,因为他的血统并不纯粹,如同他的名字一般:“樱空释”,凄美的樱花最终只能掉落。一切都那么凄苦。

母亲的血统也并不纯粹,就连一泪石都只是作为交换的物品。

樱空释一开始不会任何法术,最爱的,是他的哥哥卡索。

我的名字就是幻影,可有可无。

到去拿噬神剑。

剑鞘和剑身,像是双生兄弟的命,相依相伴,最终也抵不过分离。

蓝瞳变成黑眸,再到云飞,终于遇到了,那个可爱刁蛮的火族小公主。

一开始也只是利用,想利用艳炟帮助她哥哥,完成哥哥的梦想,帮助哥哥守护国家,守护刃雪城。

然后奇迹般地,成为艳炟最喜欢的仆从。樱空释或许不是不知道那一次次的示好,只是他更知道,自始至终她不过实在利用艳炟,动了情,更是害了己。艳炟不能爱上自己,这是两个种族之间的纷争。

也许那时,樱空释还并不喜欢艳炟。

直到重伤醒来,守在身边的还是艳炟。

樱空释的爱,就如同一滴滴的水,从某一个不经意的瞬间积累,经过时间的沉淀,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但那份爱虽然埋藏在心底,却是真实存在的。

“我早就跟你说过,我是冰族的二皇子,樱空释。”

最终他还是为了救艳炟,说出了真实身份。

那一瞬间还是动了情吧。



“我会用熊熊烈火,把你烧尽。”


艳炟的眼神充满了震惊,失望,失望什么?可能是两个人的身份,就注定让这虚无缥缈的爱化为泡影,也可能是欺骗了这么久,可能根本没有爱过她。

那个决绝的背影,像一把笔直的剑,刺痛了樱空释的双眼。

那一刻他是心痛的,为两个人的每一点每一滴,为两个人的……友谊。

但是他是冰族皇子樱空释啊,他注定是陪衬,身份让他们不能相爱。所以,只能咬牙面无表情地离开。

到后来为哥哥而死,转世成为罹天烬。

不认识艳炟,不知道那眼底隐藏的究竟是什么情感,掌握火族幻术,心却冷得像冰块。那烟花,还是让他心中一动。

再后来,他恢复成樱空释。火焰扑面而来,艳炟扑过来挡住了。

她问自己,有没有喜欢过她。

我或许喜欢过你,只是我们的身份不允许,你看,我现在果然害了你。

若是重来,我不会再对你好了。

这样,今天你我就都不会心痛。

怀中的人化成灰烬,仰望天穹,似笑非笑。


凡世



绝望的结束。



艳炟的手抚上樱空释的脸颊,心里百转千回,终究是一念成魔,“我已经等了千年,如今,我不想等了……”

意识回归,终究不能挽回,再一世,还是没有好好对她,欠她一个世界,一个回答。

只是我只有在你死后才能还给你那个回答。


我喜欢你。

艳炟。






一念成魔,一念成爱。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