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

Spark a conflict accidentally

〈纯属虚构与真人无关〉

〈并不严谨,胡编乱造,看看就好〉


特警凯×特警源


楔子


王源永远也不能忘记,那天耳边隆隆的声响,火光交织着警车的声音,杂乱且无序。

他被狠狠推过去,推到安全的凌空桥对面,再回头只能看见一个人笔直地站着,侧身看着他,脸上布满了灰尘,还有血迹和擦伤,唇角渐渐扬起,勾勒出熟悉的笑。

然而,王源还没有来得及支配声音,眼泪就抢先一步行动。

“王俊凯!你这个混蛋!”


Part 1


BGM:《手花》——马天宇


“周队,你看这顿饭是不是该你请啦?”王俊凯嬉皮笑脸的看着欲哭无泪,仰望天空思考人生的警局周大队。

“泥揍凯,我现在真的想揍‘凯’,”周大队没好气儿地呛他两句,“不就是个特种兵,不就是有个爹在警局,不就是爹官职挺大么……”

王俊凯立刻正色,“以后出去不要说我爸在警局知道么?”

“哎知道知道,你小子正直,鄙视那点儿歪门邪道……不过你有这么好的资源,却不知道利用,真是可惜咯,我要有你那么厉害的爹,别说大队,我想怎么请假就怎么请假……”周大队知道王俊凯一贯的脾气,于是也就不再提及,毕竟,他自己也很欣赏这样对他人和自己都公私分明的人。


王俊凯经过考核,终于以第一的成绩如愿以偿,加入特警大队,代号“Karry”。当然,这个英文代号到了别人嘴里就东北话味儿十足,甚至还有叫什么“咔锐”这种奇葩称号。要想当初,欺负新成员的前辈还不是在他的武力措施下乖乖服软?


其实,王俊凯一开始还没有真跟他们打,就是把他们的毛巾和帽子剪出几个口子而已。而那些特警队员认定王俊凯就是这混球,出来约架,被打得鼻青脸肿,哭爹喊娘地回去了。

不过,你可不能说王俊凯是魁梧大汉,相反地还有着文质彬彬的沉稳气质。白皙的脸颊和柔情似水的桃花眼,怎么看都不像是个特警。然而毕竟人不可貌相,王俊凯体能测试,居然是第一……连周大队都十分欣赏这个年纪不大的警察,充分说明王俊凯实力强劲。

周队感慨万分,最初见到王俊凯的时候,他也不过跟自己那个学生易烊千玺差不多大,谦逊有礼,以至于让周队产生了“王俊凯不适合做警察”的念头,直到看到王俊凯和教官掰手腕,这念头才被彻底颠覆。


“不过不是我说你,你现在这身份……不好总来了,你要实在想见我,给我发条信息就行,毕竟……”周队压低声音,“身份都要保密。”

王俊凯眯眼笑,“反正到时候也不过就是用代号,真正名字没人知道。我一定要总来啊,跟你蹭饭。”

周队摇摇头笑了。他当然清楚王俊凯训练紧张,身份特殊自然训练也特殊,基本上是大伤压小伤,一层一层,这个刚好那边就又挂彩,仅有的休息时间也都放在了跟自己混。王俊凯是把他当恩师,也怕万一真的有事不能来找他。


这个有事,大概,就是死亡。


当初,王俊凯的父亲在他准备参加考核加入特警大队的时候,就很冷静很认真地问他:“在这样的队伍,不可能会平平稳稳,你不能让别人知道你的荣耀,甚至有可能死了别人都不知道你是为谁而死。而如果你继续以这个身份努力,不去触碰那些高风险的部分,你会过得安稳。”

王俊凯已经不记得那个时候父亲凝重的眼神,也不记得自己脸上的表情,只是很清楚地记得自己那个时候心不在焉地在翻某本书,刘海垂下来,阳光洒落,在书页上投下细小的阴影,而他,淡淡地说了一句:

“爸,这是我想要的,从最开始我就注定为它奋斗。”

声音不大,但却有种坚定不移的气魄。


身为警察,王俊凯的父亲何尝不知道特警的复杂和危险?有那么多的战友,死在了任务中,然而最后也只有一块墓碑而已。但是此刻他听到了那样的回答,笑了笑。

“好,你可不要后悔啊。”


回忆到这里也就结束了,王俊凯的脑海里,依旧是父亲那个意味深长的笑。


背上是足有20公斤的负重物,太阳毒辣,王俊凯甚至感到自己像是从水里刚刚出来的一样——今天教官让他多跑了500米。而下午还有一项特别的训练任务,去泳池练习肺活量和潜水技巧。

说到底,特警还真是危险的职业。


结果当天中午,正当他准备去找周董言的时候,有人说要他过去,周队找他。

周队就是周董言。

周队坐在椅子上大口吃着饭,和平时那副威严形象倒是有些出入。不过他还是很认真地跟王俊凯说:“今天你们特警大队来一个新队员,你照顾照顾他。”

王俊凯咧嘴一笑,桃花眼弯弯,有种潇洒的好看。“你说的照顾,是不是代表我可以在别人的掩护下尽情欺负他了?”

周队咽下一口米饭,白了他一眼,“你小子,当初过来的时候不也被欺负了吗?你还舍得欺负他?”

王俊凯面容顿时严峻,“当然舍得,因为被欺负才要去欺负。”


这个世界总是要弱肉强食的,没有公正可言,被欺负不会去挽回尊严,只能从更弱小的人身上找回平衡感。


“不过当初他们可是没得逞啊。”王俊凯又笑了。

周队放下筷子,极为悠闲地说:“别人我不知道,你我还是很了解的。平时就是有点毒舌,其实真来了新人你肯定最照顾他。”

末了提一嘴:“哦对了,那个新人啊,叫做王源。”

王俊凯眉头一皱,“能行么,他来多长时间,你确定他能吃得消这里的训练?”

周队只有在王俊凯面前才会真正放下架子,用本来的面目和性格面对他,所以嬉皮笑脸地回答:“你以为就你能吃得消啊?人家好歹也训练过。”

王俊凯极其随意地把袖子往上挽,露出了一条狰狞可怖的伤疤。那伤疤曲折而明显,让人不寒而栗。

“这什么时候留下的?你怎么没跟我说?”周队脸色顿时一沉,声音也变得有些严厉。

“很久之前了,”王俊凯轻描淡写地说,“你那学生易烊千玺知道的。所以你看,不是我杞人忧天,而是……你知道,这不是什么简单的判断题,这是要命的。你确定他想好了吗?”

“我不知道。但我想问你,你那时又想好了吗?”


王俊凯笑了,那笑容包含着倔强和疲惫,“我说过,我这条命啊,就是为了实现这个愿望。”

周队沉默,他也只有资格沉默。


“好好照顾王源吧,别让他再受欺负。”

“你放心,打不过我的人,我都会保护的。”


下午王俊凯依然照常训练,在准备好跟教官撕一场的心理准备后,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征途。

套上潜水衣之后,王俊凯悄无声息地潜进水里。教官说,在执行任务地时候随时需要潜水和隐藏,所以要求王俊凯的憋气时间至少达到三分钟。刚开始练的时候,大家看王俊凯一直没出来,慌忙把他捞出来,结果差点狗带,从此以后,教官就要求另一个人陪他下水,互相查看对方的情况。

王俊凯透过潜水眼镜,看到一个瘦瘦的身影面对着自己靠在池底,惬意地把手放在脑后。王俊凯不由得浅浅地勾起嘴角,继续进行他的潜水。

忽然,教官跳下来抓着他俩出水面,摘掉眼镜恶狠狠地骂:“我说你们是哑巴吗?原本让王源看着你,结果你俩在里面安安静静的跟挂掉似的,吓死人了!”

王俊凯自动忽略掉教官的训斥,摘下潜水镜打量着对面的人,“你就是周队说的王源?”

王俊凯看出来王源很瘦,皮肤白皙,一双杏眼,更加犹豫要不要让他留下来。王源眨巴眨巴眼睛笑了,“哦,周队跟你提起过我吗?”

“当然,”王俊凯心不在焉地收好潜水镜,拿来两条毛巾,“他特意嘱咐让我多欺负欺负你的。”

被晾在一边的教官猛然跳起来,“喂!你俩,刚才憋气四分钟不到,出去跑圈!”


到了训练场,王俊凯皱着眉拎起背包,“你给王源换一个10公斤的吧。”

教官一挑眉,“怎么,刚才不还说要欺负他吗?”

“你觉得他能承受住你那魔鬼摧残?”

“好好说话,立正!”


跑了5000米,尽管负重物已经减了一半的重量,但王源还是有些力不从心。看着王俊凯似乎不知疲惫的背影,王源感到有些忧郁和挫败。

王俊凯忽然拿出来一瓶水扔给王源,“给你,去休息15分钟再喝。”

脚下的步伐明显有所减速。


“哦,哦,谢谢。”王源下意识舔了舔嘴唇,隐约看到王俊凯的桃花眼微微弯起,似乎在笑。


“嗯,不客气,毕竟以后要欺负你,所以先对你好点。”



Part 2


BGM:《树读》——王俊凯


王俊凯算是和王源熟络了,分到了同一个宿舍。周队特意跟他说,王源的代号就叫做Roy。

王俊凯支起下巴,微微眯眼,看着王源的侧脸。王源一回头就看见了王俊凯诡异的目光,有些害怕,“你,你干嘛?”

“我只是在想,你为什么要做特警,还是说你只是一时脑热。”

王俊凯的声音有一点低沉,富有磁性,说什么都有一种温柔的语气。

“……稀里糊涂,没怎么想。”


“怕的就是你这样,我们很快就会有任务,而这种任务通常都会有生命危险。”王俊凯忽然抬眼看着王源,那种眼神,满含着复杂。

“……我不知道。”

王俊凯勾了勾唇角,“你不清楚我当初是怎么熬过来的,我刚来的时候被前辈欺负,虽然最后他们没打过我,但是那种滋味你是不知道的……很多人都会欺负新人,即使他们以前也是新人,当然,应该说他们作为新人被欺负过,所以下意识地去报复。而周队特别让我照顾新人,我曾经就有些怀疑,现在……我也差不多明白了。”

“我当然不是自我夸奖,这是实话。你完全可以去看看其他几人的伤疤,他们在描述时只会轻描淡写,但那些经历往往都是死里逃生。在训练中也经常受伤,而且绝不是像之前的训练那样。我不应该跟你说这些,但是你又是否接受了这个不对等的代价呢?”


王源只有沉默,因为他确实不知道。当初能够进来只是因为成绩好,所以才决定加入,但是现在想完全不是这样。

压抑的沉默过后,王源突然开口:“我也许并没有想好,但是你要知道,既然我这么选择了,那么无论有什么后果,我都必须无条件接受,即使是不好的结果,那也是我活该。”

王源忽然觉得,王俊凯离自己其实非常遥远,他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王俊凯会有这么悲观的想法,也不明白为什么王俊凯训练的时候完全处于不要命的状态,更不明白为什么王俊凯会把这些话都说给他听。

王源不知道王俊凯对着战友的墓碑敬礼时拼命忍住的眼泪;不知道王俊凯在训练和任务中受过多少次伤,甚至于差点废掉右臂;不知道王俊凯拼命训练是因为他知道,今天不拼命,在任务中就会没命。

王俊凯表面的潇洒和张扬,其实都含藏着不为人知的辛酸和自我质疑。然而,王俊凯却真的不希望王源在毫无准备下就去从事这样危险的职业。


“你是个很好的人,”王源忽然抬起头,非常认真地看着王俊凯,“我知道新人会被欺负,我也知道你那天特别让教练给我的负重减轻,但是你要相信我。虽然我不能理解你现在对我说的话,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

王俊凯笑了。


“我相信你。不过你还是先去训练吧……要迟到了。”


晚上还要进行潜水训练,王源终于想了起来。于是立刻拉着王俊凯跑,“我说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啊?快迟到了!”

王俊凯看着牵着自己的那只白皙的手,眨了眨眼。


到了教练那里,正准备去换衣服,却突然看到周队站在那里,原本要跑,看到两人突然停下,一脸严肃。

“紧急集合,围剿毒贩。”周队说。


暮色四合。


王源来到这里已经有一个多月了,第一次任务竟然就是围剿毒贩。这次的围剿对象是数一数二的团队,犯案无数,被抓到的成员也不少,但依然没有找到这里的Boss。此人行踪隐秘,至今连是男是女都不清楚,更不清楚他们的老巢。

一同出队的还有周队的学生易烊千玺,代号Jackson。他和王俊凯认识,于是就低声说道:“这次任务不简单。”

“安静!”总指挥听到易烊千玺的这声嘀咕,大声喊道。“老规矩,对讲机通话,注意隐蔽,这次我们组一起行动,配合周队那组一起行动,他们打掩护,我们就暗中前去,一定要快准狠,要不然……”

话到这里就突然停住了。


“行动。”


任务地点在一栋废弃大楼中。这地方几个月前就应该被拆掉,但因为某些原因被搁置,偶然发现有毒贩出没,于是进行秘密围剿。敌方武器未知,人数未知,危险程度也是未知。

王俊凯甚至感觉到肩膀上的伤疤发凉。

也是那一次,对他最好的朋友牺牲了。而他却只能面对朋友的墓碑,忍住不流泪。


王俊凯捏了捏王源的手,低声问他:“紧张吗?”

王源老老实实地回答:“很紧张。”

“你待会跟我一起行动,切记不要落单……找不到我也不要轻易使用对讲机,确定安全再联系。”王俊凯说道。


特警队悄无声息地出动了,就像是潜水的鱼儿一般,在黑暗中真正地畅游。王俊凯和王源一同潜入了荒废大楼的主楼,刚到门口王俊凯忽然做手势让王源停下,示意他前面有摄像头。

这就更加奇怪了,即将拆迁的大楼,为什么监控录像依然还在运行?肯定是有人将这里作为了据点,而且说不准工程的搁置就是因为有卧底。

王源皱眉,同时悄悄指了指侧面——那里也有一个摄像头。在这样严密的监控下,监控死角变得非常窄小,而且很容易暴露。王俊凯不能带着王源爬窗,而目前也只有这一种方法。

王俊凯小心地贴着墙角,低下头来,示意王源按自己的脚步跟上。顺利潜过一楼,排查掉一批房间,王俊凯和王源准备去西边和易烊千玺他们会合。

“不对,”王俊凯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那个监控摄像头,原本可以全方位无死角监控,但是却好像被故意安排出一个死角,这……”

“砰!”一声枪响在耳边炸裂,划破空气一般地凌厉,刚好打在王俊凯脚边。

“糟糕。”


可以肯定已经被发现了,而且那个人应该就在楼梯边。王俊凯拉着王源迅速向西边跑去,“呼叫Jackson,第一小组已被发现,准备集合,over。”

然而对讲机那边居然传来了砰砰的枪声,突兀,让王俊凯的心像铅块一样沉下去,沉下去。

恐怕这次的任务,早就在敌人的意料之中。但是为什么……

圈套都恰到好处。


王源努力平复心情,沉稳地分析局势。现在已经不能贸然前往去找易烊千玺了,他们彻底陷入了孤立无援、进退两难的境地。

“我有办法了,”王俊凯突然开口,“Roy,待会儿我一喊,你就立刻跑,我给你打掩护,回到B区集合,我会跟上的。”

“能行吗,你不要骗我。”王源蹙眉,“你知道现在局势不利,贸然行动有可能会让我们更加被动。”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王俊凯低声说着,突然冲出去对着楼梯一阵扫射,子弹打在扶手上声音清脆,窜出火星。王源心一沉,这无疑会引来更多敌人。

然而,王俊凯忽然在一阵扫射中大声喊:“现在!”王源心领神会,迅速向门外跑去,尽量贴着监控死角。然而他的神色突然一僵,因为他听到一声闷响——


就是被子弹射到、身体倒在地上的声响。


他想要回头,但是王俊凯给的命令就是决不回头,回头就意味着暴露,意味着更大的失败机率。

他只是侧身一瞥,隐约看见那个熟悉的瘦削身影捂着肩膀踉跄着靠在墙边。

“Roy呼叫总队,需要支援!”


索性理智尚存,他一边跑一遍呼叫,来到B区,却发现周队和易烊千玺狼狈不堪地靠在墙边喘着粗气。

“周队那边因为情况突变已经离开,埋伏在外面,我们可以撤退了。”易烊千玺说。

“什么撤退?任务成功了吗?人抓到了吗?”

“人已经被周队那边带走了,难道不是吗?”

王源忽然瞪大眼睛,“不可能,刚才我和Karry被袭击了……他还在里面!”

周董言的眼神瞬间变得焦急,“你说什么?他不能在里面!谁知道那里有没有被安装炸弹!他有没有什么事?我们快去接应他!”

“他好像中枪了……”

周队神色瞬间冷厉起来,“你之前怎么不说?为什么要鲁莽行动?他是不是说要掩护你让你出去?”

“是啊……”

“完了。”


易烊千玺脸色突然惨白,“他可能是知道逃不出去才给你打掩护的……我们中计了!里面还有人!”

“紧急呼叫三大队!紧急回任务地点集合!over。”

队伍集合,在黑暗中王源看到了一个被搀扶着的踉跄身影。


Part 3


BGM:《说干什么呢》——K.Will


“你瞧瞧你们的行动!真可以说是漏洞百出!”

周队大发雷霆,王源内心却觉得有些委屈,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三大队已经成功了,而且他们不也没有发现那部分人员么,还是王俊凯汇报后才知道的。

王俊凯肩膀上缠绕着的雪白纱布被鲜血染红,只是简单披着一件迷彩外衣,他的头低下来,仿佛在认真地听从教导。

王源看着王俊凯那张无可挑剔的侧脸,有些愣神。


他是捉摸不透的,他是谜一样的,他……是无所不能的。

所以,为什么你会愿意特别关照我呢?


王源一个白眼翻到天灵盖,寻思周队也不会审时度势,处于不利情况也不知道,处于有利情况也不汇报。内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也要装作认真听训的样子。

他微微一撇,王俊凯就在他身边,垂着眸子,紧紧抿着嘴唇。

周队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其实都是在担心他们出事。王源清楚,也很感激。但是,他依然不耐烦。


窗外的阳光是那么灿烂,树影都无法阻拦它们带着毫无顾忌的炽热,夏天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到来了。王源突然觉得,生命亦或内心中,就这样被某些东西填满,充盈,最终绽放出比阳光还灿烂美好的东西。又或者说,那些东西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所以也无从谈论失去。

夏天,真的来了。


任务并没有失败,除了代价惨痛了点儿,让一个人跑了,没有什么可指摘的错处。身为特警就是有一点,有任务时都是生死攸关,结束后如果能活着回来又是送了一口气。所以,周队以养伤修整为由,极力争取到了放假一天的机会。

王源心底一盘算,还是希望能跟王俊凯一起度过这一天假期。他坐在床上呆滞地看着墙壁,心里已经乱成一团。他很感激王俊凯,但是又很疑惑。他现在已经不清楚自己当初选这条路是不是正确,而有些事,有些问题,答案从来都只取决于你心里。

那么,王俊凯为什么要给自己掩护呢?身为特警,身体素质必须过关,这一受伤很有可能就此退伍。


“想什么呢?”

忽然,耳边响起了熟悉的王俊凯的声音。王源猛然抬头,还有些犹豫。“啊?哦,就是想可不可以和你一起去,嗯,溜达溜达?”

王俊凯把外套脱掉,听到这句话猛然一顿,“……嗯,你确定?”

王源顿时泄了气,“那算了。”

王俊凯笑了一声,“我可没拒绝啊。我没意见。”

“行啊行啊,要不我们去公园坐海盗船?去鬼屋好不好啊?”

“……我反悔了。”


反正最后王俊凯还是跟着王源度假去了。经过反复的讨价还价,王源依然以撒娇的必杀技让王俊凯陪着他去游乐园。其实这里他有点私心,就是想看王俊凯被吓的囧样儿。

“那就先去坐海盗船吧?”王源坏笑着问,但他忘了自己其实也不怎么玩,到底怕不怕连他也不知道。

“行,没问题。”王俊凯神色坦然地跟着王源,有些不自然地坐上座位。

海盗船慢慢开始启动,王源瞬间就后悔了,因为他发现其实自己也怕这个!慢慢地,起伏越来越大,王源的心就像是从天上摔下来,再飞升上去,又摔下来……就是给他十个胆儿他也再也不要坐海盗船了!王源拼命压抑着内心的恐惧和即将迸发出来的尖叫,转头看王俊凯。

王俊凯的脸面无表情,只是嘴角有些上扬,平常得仿佛就像训练一样。当然他很快就绷不住了——

“哈哈哈……”

王俊凯开始大笑起来!

王源一个劲儿往王俊凯怀里钻,原本王俊凯还忍着不笑,终于忍不住了,“哎呀我去,王源你别拱了,你早说你害怕就不玩了嘛——”

“闭嘴!等着下去我饶不了你!”

王源原本压抑在喉咙里的尖叫瞬间变成了咒骂,奈何脸色惨白,实在没法儿分心去收拾王俊凯。

到最后,王源是挂在王俊凯身上下来的,整个人就像是个大型挂件,根本无法支配四肢。倒是王俊凯没有害怕的意思,看着王源拼命憋笑。

“别笑了!”

王源沮丧地跟着王俊凯,他堂堂天龙哥怎么能害怕区区海盗船呢,可是现实就是这么无情冷酷无理取闹……

“下一个地点就去鬼屋吧!”王源咬牙切齿地说。要知道,他从来没去过鬼屋,不过是因为觉得里面的都是假的,自己应该不会害怕才提出来。王俊凯这次出人意料地爽快答应了,这让王源觉得有些诡异。

买票,进鬼屋。黑漆漆的房间和未知的恐怖让王源觉得脖颈有了一丝凉意——不对!后面……有人?

他回头一看,一个长长头发、脸色苍白的女鬼面无表情地在他背后盯着他,王源差点儿就叫了出来,紧紧抓着王俊凯的手臂往前走了几步,他已经不敢再大意了。

王俊凯悠哉悠哉地走着,非常欠扁地说:“王源儿啊,害怕咱就快点出去吧?”

王源干脆紧紧抱着王俊凯的手臂,因为身高的原因,在黑暗中从背后看上去,就像是极其恩爱的……情侣。当然王源并不知道这些,颤抖着声音叫:“王俊凯……我怕……”

王俊凯愣了一下,摸了摸王源毛茸茸的头,“别怕,有我呢。”

王源忽然就觉得,身边有王俊凯特别安心,因为啊,王俊凯就是神通广大、无所不能的啊。

头就埋在王俊凯肩膀上。

重见天日的时候,王源觉得已经是神魂颠倒了,满脑子都是“我是谁?我在哪?”的弹幕,整个人都懵了。

王俊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还玩吗?”

“玩!”王源硬着头皮说。

面子丢都丢了,不怕丢这一回了。“就玩那个,U形滑板!”

说完,他自己的脸色都白了不少。


远处的尖叫无疑都在磨灭王源的勇气,然而王俊凯却抿着嘴笑道:“你说的,不许反悔啊。”

其实刚坐上去王源就反悔了,都说不作不死,明知道害怕这玩意儿,干嘛还要来!

U型滑板渐渐开始运转,从缓慢的旋转到加快速度,再到在U型滑道上移动,阵阵尖叫声就没有断下来过。王源嗓子都喊得沙哑了,可是王俊凯依然是波澜不惊,只是嘴角上扬。

嗯,最后王源是被王俊凯背下来的,仿佛一个大型挂件。

“……妈妈,王俊凯不是人啊QAQ……”


Part 4


BGM:《摩天轮的思念》——王俊凯


经过游乐园惊魂一天之后,王源就一直很怨念地看着王俊凯。想看人家出丑,结果自己反倒蠢成猪,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王俊凯倒是很难得地心情不错,走路都哼着歌,拽着王源去训练。不过,王源的确是要强的人,训练很是认真,连王俊凯都有些惊讶了。


特警队的人敏锐地发现,王俊凯队长跟王源并肩而行的时候越来越多了,他们几乎形影不离,连训练都是一同出现的,而且王俊凯心情似乎特别好。这几个人咬牙切齿,不错嘛,在部队里也不忘了虐单身狗。

好不容易有几个人有女朋友,也不在身边啊!身为特警就是很难回家,王俊凯明显是赚到了,天天都可以看到!


有一天,天气反常地很阴冷,大片大片阴云笼罩在天空上,留下灰暗的痕迹。

那天,特警队所有人都接到了一个大型任务。


geoffery公司作为首屈一指的电子产品公司有一座很有名的桥,这座桥连接着本市最大的两座楼,叫做“凌空桥”,站在凌空桥上甚至还可以看到地面的情景,相当于从高空中俯视,还被评为本市标志性建筑物。

但是,geoffery公司最近一直都不太平,受到了恐怖分子的恐吓,扬言如果不交出公司机密就炸掉凌空桥。本来也没有什么,虽然是标志性建筑物,炸了也能建,但是凌空桥连接着两座大楼,如果起火一定会蔓延到两座楼里。这座桥是用钢化玻璃做的,如果能够轻易炸掉,那么对方肯定还有更强硬的手段。

而且,这个人一定很早就在公司里了。


凌空桥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早些年前,公司办公室遭到过偷窃。这里就藏着公司的资料,而办公室的保险箱就是障眼法。这些资料包含公司研发的新产品以及投资项目,非常重要。没有人会想到这里有公司机密,贸然拿走只会打草惊蛇。

炸弹到底在哪里?那个人又在哪里?芯片……又该如何守住呢?


公司老板悄悄报警,警方经过侦查,判断此次应该是有预谋的恐怖袭击,且背后有一个贩毒团伙——就是上次在废弃大楼里隐藏的队伍,不过那次只是小部分人员,这次的很有可能是主犯。

多年未抓获的贩毒团伙,一定有很强的手段,所以特警队就来保护公司的凌空桥,悄悄拆除了芯片。炸弹到时还会爆炸,那么什么时候爆炸就又是一个问题了,特警队寻觅许久也没有发现炸弹,不禁有些束手无策。

副总忽然提议,芯片撤走,遥控器放在这里,以此以假乱真,吸引对方注意。这个遥控器控制着保险箱——保险箱的密码,同样是障眼法。这样,能骗过敌人,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一个犯案十年的团伙,如今终于要正面交锋,所有人都难免紧张。面对未知的危险,王俊凯显得出奇地认真,争取为所有人赢得生的希望。他根本没有把握,所以就要尽力,尽最大的力。

凌空桥透明,难以隐蔽,所以只好隐藏在附近的楼层和角落。连续埋伏三天,却依旧没什么进展,根本没人来过,更不要说炸弹的影子了。


王源皱着眉头,低声对王俊凯说:“我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

王俊凯挑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为什么这么多天都没有动静?钱不是还没有汇过去吗?没道理还没行动……”

王俊凯突然开口,“我认为公司里,或者特警队里,有卧底。有人背叛了我们,知道我们安排的消息。不过,最有可能的还是公司里的人,因为我们特警队每个人的身份在入队时就严谨核实了。当然,这也不一定……只是太过巧合,所以我难免怀疑。”

“还有就是,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要死了,你无论如何都不要管我,立刻撤退去周队那里集合,知道吗?不要人没救回来还送个双杀。”王俊凯犹豫着,半开玩笑地说道。

“你放心,”王源瞥他一眼,“如果你敢死,我……”

“你又能怎么样呢?”王俊凯笑道。


是啊,在生死面前,谁又能怎么样呢?天意难违,若他就应该这么死,谁能拦得住?


“别说那丧气话,周队不是给我们派发了飞索么,关键时候打不过就跑呗。”王源想了想说。

天空越发地阴沉,云朵似乎积满了雨水。阳光无法照射大地,有些凉的风不断吹着,让人心情也阴沉下来。


王俊凯猛然发现,他漏掉了很重要的一件事。

凌空桥搜过了,大楼搜过了,全都搜过了。

那么,炸弹在哪里?

公司里,有卧底,而且一定很熟悉一切,否则不可能挑选最忌讳的凌空桥作为目标。


所以……

“不好!”


隐隐约约听见空气中有哧哧的声响,酝酿着火光和更巨大的轰鸣。

“王源,跑!”

王源瞪大眼睛,看到王俊凯很着急地把它往桥的一边推,特别用力。

眼看两个人就要走到桥的中心,火光突然爆裂开来,在阴沉的天空中,如此绚烂,如此刺眼。


炸弹!


卧底是副总,而炸弹就是,副总安排的遥控器!遥控器连接着保险箱,所以两个楼最顶层的保险箱也一定爆炸了!

“砰——”“砰——”两声爆炸声,火光漫天,坚硬的凌空桥在炸弹的侵袭下缓缓断裂,并且断裂的速度越来越快!

“跑啊!”王俊凯一把推开王源,然而桥的中心因为爆炸已经裂开了,而他,也来不及走了。

王源也明白了一切,他发现王俊凯不在身边,惶恐地回头一看,王俊凯在爆炸的火光中回过头,身影是那么孤单,露出熟悉的笑容,一如他们刚开始见面的那样。

火光渐渐淹没了王俊凯的身影,王源看见王俊凯无声地念着:

“别了。”


在眼泪夺眶而出之前,王源的声音抢先一步行动——


“王俊凯!你这个混蛋!”


火光渐渐淹没了一切,王源只能看着并肩的伙伴离他而去,浑浑噩噩地跑进大楼,回到地面。

再醒来的时候,王源在医院里。



Part 5


BGM:《Always》——T[尹美莱]


王源只记得漫天火光中,王俊凯把他推到安全的对面,自己消失在火焰中。

他无法接受王俊凯离开的事实。


真的,真的很难过。就像是被人揪住了喉咙,无法呼吸。

他没有叫,也没有闹,但是眼泪却一点一滴流下,眼睛渐渐看不清东西。

有些话,我还没有来得及对你说啊。

嗯,可能我喜欢你吧。

擦枪走火地喜欢上你。

你在那边,听得到吗?


王源的眼泪,不断地砸下来,砸下来。


原来王俊凯执行任务前说的所有话,全都是真的,他真的会死,而他也真的什么都做不了。

王源抬头看向窗外,阴云中有一丝裂缝,阳光便从那里,竭尽全力地把光芒洒落大地。阳光终于出来了。

王源此刻,仿佛在阳光中看到了王俊凯温柔的笑脸。

渐渐模糊,飘散在空中。


“王源儿——”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人。

王源不敢置信地回过头去,看到了靠在门框边上的王俊凯。

周队闪身进来,“王俊凯在刚爆炸那会儿把你送走,用飞索撤了下来,就是有些皮外伤,无碍。你……还好吧?”


王源猛地跳过去,抱住了王俊凯。

“哎呦,疼疼疼,你轻点,好歹我是个伤患!”王俊凯无奈地笑着说。

“还好,还好,”王源也笑了,边哭边笑,“你在就好。”

“傻子,我一直都在,永远都在。”


后来,特警队的人要王俊凯请吃饭。

为啥?因为王俊凯正式脱离单身狗的队伍,而且恋人天天都能看见。

王俊凯和王源当着众人的面,接吻了。

END



评论

热度(15)